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她以前也是在生产线做员工,提拔起来做了文员,可是做得不顺心,所以自己不干了,出来找工作。看起来她没有我那样窘迫,穿的衣服自然比我体面多了,而且谈吐中充满了自信。我们走到一三八商业街,她说口渴了,要喝拉罐,而且还请我喝了拉罐。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们真的很单纯。她和我认识才多久呀,居然就请我喝水。而我呢,她请我喝水的时候,我居然毫不客气地接过来,打开罐子,chā上吸管就大口大口地喝起来,也不动脑筋想一想,她有没有偷偷地在吸管上面做小动作,会不会一口水喝下去,我就被迷昏了,然后在熟睡中就被她拐卖到穷山沟给别人做老婆去了。还好,我遇见的是好人。拉罐没有问题,吸管也没有问题,喝完了水我也没有被迷昏。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在商业街告别,各自回去了。喝了人家的水,都没有问她叫什么名字。既然没有被迷昏,没有被卖到山沟里面去,我就还得面对当前的生活。于是,我快步回厂去了,得赶着在大部队人马下班前回厂吃午饭。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回厂的时候,还没有到大部队人马下班的时间。从保安室门口走过的时候,一个保安热情地问我:“找到工作没有?”看来我被炒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很多地方了。我告诉她,上午面试了文员,不过还不知道结果。他说:“不怕,外面大把的工厂招工。”然后他就拿着今天刚到的信件,到小黑板上写收信人的名字了。保安不可能认识厂里面的每一个员工,只能写名字在小黑板上,等着它的主人凭厂牌来领取了。我没有走几步,就被他叫住了:“等一下,有你的信。”

家里又来信了。我来广东以后,每个月就会收到母亲的信,她现在是唯一一个给我写信的人。村子里面没有电话,所以只能写信保持联络。我从保安手里面接过信封。信封上面的字很漂亮,不是母亲的手笔,一看就知道是邻居家的军子帮忙写的。信纸上的字倒是母亲的亲笔。我记得我写回家的前一封信,告诉她我已经被提拔到办公室去做助理了,母亲的这封信是收到我的好消息以后写过来的。母亲的信很短,不外乎说让我在外面要听话,要争气,不要让别人小看了咱。母亲只小过三年半书,也只能写这个水平的信了。她不知道,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助理了,也不在办公室工作了,而就连展顺电子厂这个地方,也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我很快就得在新的工厂里面去干活了。要是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她不气得流泪才怪。所以收到这封信以后,我也就没有回信了。不久之后我户离开了展顺电子厂,中途有两个月没有和家里联络,那个时候大妹也离开了塘厦,据小妹告诉我,没有了我的消息,母亲都快急死了。现在好了,时代进步了,村子里面虽然依旧没有人装电话,但是家家户户用手机。有什么事情,打电话回去,三两分钟jiāo待一下就完事了。那个时候,其实也有手机了,只是手机贵得要死,而且入网也得jiāo一笔钱,接电话都要收费,我们是一群穷人,用不起那劳什子。

饭堂里面的菜已经摆放在窗口了,大部队人马还没有下班,我打了饭菜,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慢慢地吃起来。在外面跑了一圈,胃口特别好,辣椒炒ròu和蒸鸡蛋特别好吃,我三两下吃完了饭,又喝了一点汤,就回宿舍去了。休息一下,下午还得继续找工作。第二天也如此。一天三餐在厂里面吃,吃完了饭就出去找工作,天黑了就回厂睡觉。只是在外面转了一天,也没有什么结果。招普工的厂多得是,人家只要求初中毕业,依我的条件,想进就进,没有太大的难题。只是我不甘心就一名普通工人了。虽然我的电脑水平依旧很次,经不起考试。不过,看到那样多工厂招工,我的心里也一点都不着急。虽然没有招文员的,但是招质检的也挺多的。我想:凭着我跟着子严学的那几招,也可以临场发挥一下吧。没有正式走出展顺厂以前,脑子里面总是充满了幻想,总觉得天下这样大,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工作。

到了该走的日子了。我去找刘英,让她给办出厂手续,因为办好了出厂手续,我才能领到自己的那份工资。刘英说:“我都没有接到通知说要炒你。”我告诉她,两天前,刘经理就炒我了,只是放了两天假让我找工作而已。刘英说:“这件事情我知道,可是周姑娘这边不批经理的解雇单,你就走不成。”又是周姑娘不批。上次调到生产部做助理,她不批;这次刘经理要炒我,她依旧不批。看起来,她就是故意要为难我。我还是得去求刘经理了,让刘经理帮帮我了,虽然我在展顺厂丢够了脸,但是他是唯一能帮到我的人。

去了办公室,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刘经理。刘经理说,他也帮我在周姑娘那边说了不少好话,但是周姑娘就是不批解雇单。他说:“你试着自己去找周姑娘说一下吧,不过你去找周姑娘之前,先把台词想好,周姑娘这个人脾气古怪,很容易生气的,你说话的时候要委婉一点,奉承她一下,看她批不批吧。”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只好自己去找周姑娘了。于是硬着头皮去了周姑娘的办公室。前面已经说了,财务部的阿敏是周姑娘身边的红人,周姑娘正是和阿敏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面只有阿敏。她告诉我,周姑娘每天要十点钟以后才上班,我去得太早了。她说:“你今天不要出去了,在厂里等消息吧,一有消息我就去通知你。”

下午上班后不久,保安就到宿舍找我,说是阿敏要找我谈一下。我想:她找我谈,或许是可以让我走了吧。于是去了财务室。周姑娘不在。阿敏就问我为什么要走。我说,我都被炒了,难道我还赖在工厂不成,我得出去找工作。她说,现在的问题是,工厂不炒你,要你留下来。我说,我不想留下来了。她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想做了。虽然在展顺厂做了也没有多久,但是我一天也不想呆了。她说,你的情况我知道了,展顺厂车间里面,也没有几个有文化的人,或许这儿真的不适合你呆下去。听她这样一说,不争气的眼泪就从我的眼睛里面流出来了。阿敏倒没有什么,因为她只是一个局外人,她问我是不是在工厂里面呆着很受气。我就把张拉长如何整我的事情说了个大概。她说:“厂里面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张拉长那样啊,也有很好的人,你怎么不记着好人,倒是记得一个对你使过坏的人呢?”阿敏说着,自己也笑了。然后她给我讲起了她初来广东的故事。情况也和我差不多,高中毕业了,在家呆着没有事做,求着在广东的表妹带她出来打工。来了广东,找了好久的工作找不着,刚好表妹的工厂招工,表妹求人让她进厂做了员工。进厂五天,她就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