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动离职。在展顺电子厂,员工想走出去,这是唯一的一条路。再次见到李小山,是在秋天的一三八商业街。那个时候,我也早已离开展顺,进了商业街那边的一家工厂。李小山告诉我,他在一六八工业区做保安,一个月的工资有五百多块,想必比在展顺厂过得好多了。

展顺厂的新鲜事,或者说荒唐的事情还真多。去文控室找资料的时候,小娟告诉我,周姑娘又认了一个干女儿。我随口问:“她又认谁做干女儿了?”其实我心里想,她应该是收了那个叫阿敏的吧,可是小娟的话却让我大跌眼镜:这次她认的干女儿,居然不是那个阿敏,而是一个河南妹仔,叫什么陈小华的。据说这个人进展顺许多年了,是线路板车间的一名员工。小娟还神秘地告诉我:周姑娘还准备提拔陈小华呢,不过还没有找到适合她的位置。

这个周姑娘还真是一个疯子。以为别人叫她一声干妈,她就是人家的妈了。老处女总有些心理变态,这或许就是她心理变态的一种方式吧。我一直没有把这个陈小华同我的利益联想到一块儿来。她做周姑娘的干女儿,我做我的助理,各不相干。但是,没有多久,这个人居然还真和我相干了。当然,在展顺,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也都有可能不发生。这儿本来就是一个小社会,所以小社会里面也可以发生你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一天小娟悄悄地对我说:“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你听了不要心寒。”我想都没有想,就问她:“什么事情?”她说,周姑娘要找我的麻烦了。我随口说:“她找我的麻烦干什么,我又没有做错事情。”小娟说,我们都知道你没有做错事情,但是你被周姑娘盯上了。你自己还不知道,写字楼这边可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关于刘经理提拔你做助理的联络单,周姑娘至今都没有签字,为此她还把刘经理骂了一顿,说刘经理没有权利私自提拔助理。其实子严那天告诉我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就隐隐觉得,周姑娘不会放过我。时间一天一天地过,表面看似没有动静,但是周姑娘却还真的把这件事情惦记在心上,真是难为她老人家了。她要找我的麻烦,我也没有办法,该来的总会来的,该面对的,我也得面对。

果然,在下午的时候,我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刘经理对我说:“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你不要太激动。”我也猜得到是什么事情了。我说:“刘经理,您说吧,我听着。”刘经理说,关于提拔我上去的事情,时间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可是写字楼周姑娘那边直到现在才作出答复,周姑娘的意思是,我是一个新人,从员工提拔上去,怕我以这个职务为跳板,学到东西就走人,所以得让我jiāo一笔保证金。很明显,一切都是周姑娘在找借口,她真正的意图是逼着我自己退下来。我没有打断刘经理的话,继续听刘经理说:“周姑娘说,让你jiāo一千块的保证金,你必须在这个位置工作满了两年,这笔保证金才退还给你。工作没有满两年,不管你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保证金都没有退的。关于保证金,不用你jiāo现金,直接从工资中扣除。有两种方式供你选择:一种方式就是,两个月不领工资,这两个月的工资抵保证金的钱;还有一种方式是,每个月从你的工资里面扣一百块钱,连续扣十个月,直到扣足一千块为止。”刘经理说完,停了一下,才说:“其实你做助理的这段时间,我和课长都觉得你做得不错,而且在周姑娘那边,我也帮你说了好多话,但是周姑娘就是不相信别人,有些事情,我也是无能为力。我也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但是周姑娘说过的话是不会改变的。我把周姑娘的意思转达给你,你自己权衡。”我说:“两年时间太长了,谁也不知道这两年时间里面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刘经理说:“两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你自己权衡一下,可能明天刘英就会过来找你谈。”

在展顺厂也没有什么朋友,这件事情我也只有对子严说了。在去电脑培训中心的路上,我把事情告诉了子严。子严说:“你自己还不知道,我们都已经听说周姑娘想整你下来不止是一天两天了,从你上来的那一天起,她就把你惦记在心上了。我就直话直说吧,你绝对不能同意。就算你让他们扣你一千块钱,保住了助理的位置,又能怎样呢?周姑娘不想把这个位置给你做,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折磨你,让你自己主动放弃。”子严说的话当然有道理。周姑娘不把这个位置给我做,我也只有不做的份儿了。

果然第二天下午刘英就过来找我了。她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笔记本。她把刘经理头天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问我意见如何。其实子严的一席话,再加上我自己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我已经做出决定了:放弃。但是刘英来找我谈,我不想直接把话说出来,所以同她绕圈子。我对刘英说:“如果不扣我一千块钱,让我在这儿工作两年再走也不成问题。关键是这一千块钱太多了。”刘英说:“一千块钱是多了一点,但是这是周姑娘的意思,我只是转达她的意思而已。”我说:“本来助理的工资就低,再被扣钱,我都等于是在白做了。”刘英问:“你的意思是?”我说:“要扣我的钱也行,工资得给我加上去。”刘英说:“三个月之后,你的工资就是按助理的级别发放了。”我说:“我希望工资至少能和拉长平齐。”其实我知道同刘英说再多话也是白讲,因为她没有决定权,我说的话最终还是传达到了周姑娘那儿。而且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我说话的份儿。刘英说:“你的意思我回去告诉周姑娘,看她怎样说,明天我再来找你。”

第三天下午刘英又来了。她告诉我,周姑娘的意思是,我的工资肯定只能和其他助理一样,而且如果要做助理,就得立即签合同,说着刘英拿出一份合同让我看。合同上写的与刘经理给我讲的一样。我说:“让我再考虑一下吧。”刘英说:“周姑娘今天要结果。”我说:“这样啊,这份合同我就不签了。”刘英走了以后,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了刘经理。我给他当助理的日子不多了,不过无论怎么说,他都是我的恩人。虽然在办公室里面没有工作几天,但是这几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在电脑培训中心学习了那样久,其实都是理论知识,只有在办公室里面工作的这几天,学到了一点实际工作经验。如果没有这次工作机会,我哪能学到这些知识呀!

下班之前刘经理告诉我,周姑娘那边已经决定让前台在三天之后接替我的工作。反正要走了,谁接替我都无所谓。我回车间干活就是了。与此同时,工厂广播里面,原本甜美的声音变成了一个干涩的,而且不标准的话音。去文控室找小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