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澡,因为他们是不提供洗澡水的,而且也没有洗澡间。反正还要赶路,再怎么洗,到了第二天,依旧是一身汗,所以不洗也罢了。而且那个时候并不太热,在宜昌我还穿着两件衣服,一个晚上不洗澡也没有汗臭味。那个旅馆其实更像一个小社会。到了吃饭的时间,住在里面的客人就全部从阁楼上下来了。有的人带了干粮,就着店里面的水充饥,没有带干粮或者不愿意吃干粮的人,就在店里炒一个快餐。不管有没有在店里面叫快餐,店老板娘对大家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并没有因为你没有买她的快餐而对你不高兴。那时的快餐似乎很贵了,五块钱一份,我带了干粮,自然是啃干粮了。拿出一根香肠啃了几口,太油了,吃不下去,于是干吃了一包方便面。旅客都坐在店里面聊天,我没有江湖经历,自然只有听的份儿了。到了九点钟以后,聊天的人都陆续回房歇息去了。同我住一间屋的,是去浙江打工的小女孩子。旅店的床单看上去很脏,我们就合衣躺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走来楼一看,外面下雨了。第一次去广东,就遇上了这样的天气。在旅店里面呆到九点钟,我就呆不住了,提着行李就朝火车站跑。旅店老板娘好心地对我说,下雨了,你不用去那样早,去了也是淋雨,就在我这儿等吧,十一点出发都不迟,从我这里走上去才几步路,火车站的广播都听得一清二楚,你等通知检票上车了再去排队。可是那个时候,生怕坐掉了车,没有听从老板娘的建议,依旧提着箱子走进了雨里。所幸雨下得并不大,在车站广场淋了两个小时的雨,居然没有感冒。那个时候的宜昌火车站,似乎没有现在好,只有一间小小的候车室,坐不了几个人,大部分坐火车的人,就是在广场上站着等。而且貌似检票是在上车前进行的,检票的时候,全部的人都得到广场上排队,拿着自己的车票通过检票口。现在的宜昌的站好多了,有了专门的候车大楼,乘客再也不用冒雨站在广场候车了。

好不容易到了检票的时候。我跟着队伍,有点兴奋地向站里面走,我知道,有一列开往广州的客车,停在站台上,我将乘着那趟车,去开始我全新的生活。

第四章

第四章

好不容易进了站台。火车就停在眼前了。远远地,就看见车厢外面挂着的车次,真的是从宜昌开到广州的没有错。可是人们却没有急着向车厢奔去。只见前面的人聚成了一团,被一个红袖章指挥着。红袖章一手拿着扩音器,一只手指挥着背着大包小包行李的人。很快,混乱的人群在短时间内,排成了方队。我站前面,把那个红袖章给看清楚了。那个人穿着火车站工作人员的制服。当然,在这里即使没有穿制服,每个旅客也该知道,他就是火车站里面的。要不,几千个乘客,凭啥都听他一个人的调度呢?

队伍站好了,制服男像一个老校长一样,对着我们的队伍喊了几声立正,稍息,向右看齐之类的命令以后,然后就说废话了。大致内容是,大家都是去广州挣钱的,能在宜昌火车站坐车去广州,是火车站的荣幸,也是每个旅客的荣幸。在宜昌上车,作为火车站工作人员的他,当然要保证每个旅客安全上车,旅客们上车以后,在旅途上,要各自保重,人在江湖,平安是福之类。当然,那个工作人员当时说的话可没有我今天写上去的这样文明,时不时地还带一句宜昌的地骂。估计又是上面要对火车站进行安全检查了,所以火车站就搞形式主义,对我们乘客进行所谓的安全教育。说不定就在那家伙说话的时候,某些宣传人员,正在远处用摄像头制作录相呢。那家伙说来说去,在我看来,也没有说几句正话,反而害得我们在站台上淋雨。至今十年时间过去了,他曾说的一句话,当场就把我逗笑了,而且十年以后的今天,我居然还没有忘记:“你们上车的时候,不用挤,每个人都能上到车。我们宜昌有一句话叫先上船的后上坡,对啦,先上船的后上坡。你们先上火车的,等到明天下火车的时候,就是后下火车了。”先上船的后上坡,确实是宜昌的方言,没有想到在我离开宜昌的时候,还能听见这句话。制服男说完话,对着队伍说:“大家排成队上车吧。”话音刚落,队伍就乱了,人们各自小跑着,向自己的车厢走去。我年轻力壮,很快就到了车上,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其实在始发站坐车,不用那样着急的,有充足的时间供你上车找到座位。可是,习惯了奔波的人们,总喜欢跑,似乎不跑这几步路,就上不了车了。并不长的一段距离,在经过小跑之后,背心都冒汗了。坐了好久,终于到了开车时间,火车徐徐始出宜昌火车站,向着广州的方向开去了。我这个小乡巴佬,也跟着这趟车,去广东看世界去了。

其实从宜昌到广州,走捷径,就是过枝城,下松滋,进湖南,然后一路南下到广州。2288次车走的就是这条线路,十八个小时就能到广州。但是2176次车,却是经襄樊,过武汉,再下湖南到广东,绕了一个大圈子,从宜昌到广州,要足足行驶二十五个小时。火车从中午开始行驶,天黑了好久,还在武汉,走了老半天,居然还没有走出湖北省。漫长的黑夜终于过了,天亮了的时候,湖南省也就快走完了。火车继续向前行驶了一会儿,一个老江湖模样的人说:“已经进入广东省的地界了。”我的心中一阵欣喜,立即向窗外望过去。可是印入眼帘的,却与我想象的广东相差十万八千里。那儿,看到的全是山,间或有一些农民的小屋,从车窗前飘过,全都是矮矮小小的房子,和宜昌的乡下没有两样。就这样,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在盼望着早一些下车。那个时候,我既没有手表,更没有手机了,只能估算时间。在二00一年的春天,手机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还是奢侈品呢。

火车快到站的时候,突然车厢里面冒进来了几个人,他们穿的都是火车站工作人员的制服(后来才知道那是冒牌的),为头的一个拿着大喇叭,牟着车厢里面的人叫道:“各位旅客朋友,我现在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修路的影响,广东省汽车站已经停止售票,流花车站停止售广东省内的短途车票,这样给各位朋友的出行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为了让旅客朋友顺利到达目的地,我们为您准备了客车,有要到东莞大朗、黄江、樟木头、塘厦、凤岗、雁田,深圳观澜、龙华、布吉、坂田的乘客,可以在我这儿买票。买过票的旅客请注意了,下了车以后,请注意站台上的小红旗,大家跟着小红旗走,我们带您坐车,我们是广东省第二车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车队),是全新的客车,大家可以放心乘坐。”喇叭男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