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和浸锡的工人是换着工作的,在前面我已经提到了。可是这个刘助理不知道是忘记了安排这件事情,还是故意要刁难玲玲,连续几天,其它两台剥线机的人员运作都没有出问题,就玲玲cāo作的这台不换人。玲玲其实是一个很老实的女孩子,头几天她都在坚持。坚持了好几天,想必手也难受死了,早晨见刘助理还不找人来替换她,就在车间里面大声叫了起来,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刘助理安排不当引起的,但是她却仗着自己是助理,恶人先告状,把玲玲告到了guó mín dǎng那儿,说玲玲不服从工作安排,顶撞管理。guó mín dǎng当然是为着自己手下的狗儿们说话,不帮工人说话了。算起来玲玲也是河南人,还是他的老乡呢,他却故意要整她。他对经理说,玲玲虽然连续剥了几天线,但是她的产量始终是最低的,说她上班老是偷懒,故意放慢速度,还说早就该惩罚一下这个员工,以示天下了。本来guó mín dǎng不这样胡乱说一番,事情也许就过去了,经理顶多也只是从中调解一下,让玲玲回车间干活去算了,可是经guó mín dǎng这样一说,经理就说,工作不积极的员工,那是要受惩罚的,因为我们吃了展顺的饭,拿了展顺的工资,就得为展顺干活。guó mín dǎng说要记玲玲大过一次,说着就从我的办公桌里面找到了一张空白的罚款通知单,鬼画桃符地写了几个字上去,让经理签字。记大过罚款的数额可是五十块呀!经理拿着guó mín dǎng写的罚款通知单看了看,皱了皱眉头,然后玲玲说:“你工作不认真,肯定是要受罚的。不过,”他转向guó mín dǎng说:“你罚她五十太多了,我们的工人,底薪也才三百多,五十块是几天的工资。这样吧,大过就不记了,但是小过得记一个,你重新写一张罚款通知单给我签字。”一听说罚款还得罚,只是数额小了一点,guó mín dǎng的愿望也算满足了,他重新拿了一张罚款通知单写过了,jiāo到经理手上。经理签了字,把罚款通知单放到我的桌上,对我说:“这件事情你打一张公告,贴在生产部公告栏,罚款通知单jiāo到刘英那儿去。”事情就这样决定了。看着玲玲走出办公室,我的心里特别难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是同我一天进厂的同事,我们曾经在guó mín dǎng的统治下,在前加工段做着最辛苦的事情。可是现在,让我把她挨罚款的事情告之于众,我还真是于心不忍。但是,领导做出了决定的事情,我当然没有办法改变,我也只是一个服从命令的小角色,就算我不贴公告出去,罚款单签了字,人事部那边就一定会从她的工资里面扣掉这笔钱。我拿着罚款通知单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打印出了公告,jiāo给经理签了字,贴到了生产部公告板上。贴公告的时候,我还在想,如果我没有提拔上来,或许今天挨罚款的人里面,除了玲玲以外,还有我。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永远就是任人宰割,自己却没有说话的份儿。

贴完了公告回到办公室,刘英就打电话给我了,她问我:“你们这边是不是有一张罚款通知单呀,快送过来给我归档。”刘英这样快就知道了消息?自己部门产生了罚款通知单,经理当然不会去通知人事部的,肯定是guó mín dǎng打电话给刘英了。开了罚款单出去,还生怕写字楼那边不知道,非得打个电话过去告诉他们,以为自己有权开罚款单就有多了不起呀?或许有一天,当他流落街头的时候,比玲玲还不如呢!我把罚款通知单送到了刘英那儿。见我过去,刘英对我说:“还有一件事情,你的出勤表上,怎么算少了一个人?”我告诉她,我没有算少,我按各条拉jiāo上来的表单统计数据,再写单给她的。她说:“这就怪了,明明生产部现在有一百三十四个人,每天你统计出来的总人数,上班的,请假的加起来,只有一百三十三个。”我说:“我回去以后查一下拉长们写的出勤表核实一下,再给你电话吧。”我还是怕自己算错了。

回到办公室,我算了几遍,我统计的数据没错,打电话给刘英说明了一下。刘英说:“我过来,我们俩去生产线点人数吧。”很快她就过来了。我们逐条拉清点了人数,回办公室核对,查了一会儿,刘英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对我说:“前加工段有一个工伤的,他们这几天都没有上报。”工伤的?我接任助理以后,都没有听说过谁工伤了。我问刘英:“工伤的人是谁呀?”刘英的记xìng还真好,她说:“我进厂以后,这还是第一起工伤,就是那个李小山。他还没有好,这个刘助理也真是过份,人家还在厂里面,只是没有来上班,她也不把这个人算进去。”原来李小山还在,没有来上班,当然是伤没有好。我想:什么时候见了他,得问候他一下了。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饭堂里面碰到了李小山。他比以前黑了很多,进饭堂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把伞,额头上正冒头汗水,一看就知道刚从外面回来。我问他:“你去哪儿啦?”他告诉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刚回来。我说:“从你出事以后,就没有见过你,心里还想着,见了你得看一看你的手。”他伸出双手给我看。手上已经看不到伤痂了,看样子好得差不多了。不过,机器在他手上留下的伤痕还没有退掉,他的十个指头,全是暗红色,手掌也有一部分是暗红色的,一看就知道是新长出来的ròu。我问他:“伤到骨头没有?”他告诉我,骨头没有伤到,只是压到了ròu。虽然只是皮ròu伤,但是那双手要想恢复以前的模样,估计也得需要很长时间吧。我又问他:“你的手现在能自由伸展吗?”他说,差不多了,医院说他的伤口已经好了,再休息几天,等新的ròu长好一点,就可以回去上班了。我说,你回车间去上班,心里会不会害怕?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说,他不想回车间去上班了,他听说厂里面缺保安,正想找人事部那边谈一下,看能不能让他去做保安,因为他也有几年的工作经验了。我说,能做保安你就去做保安吧,先把手养到原样了,再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几天之后,我坐在办公室里面向窗外望去,看见李小山坐在工厂院墙边上的一个保安亭里面。高高的保安亭,里面有一张大桌子,一把椅子,他坐在桌子前面一动不动的。我以为人事部已经把他调到保安队了,心里替他高兴。做保安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也可以好好地养那一双手了。后来有一天见了他,才知道工厂并没有答应让他做保安,。只是临时有一个保安请假回家一个月,所以让我代一个月的班。一个月之后,他还得回车间去干活。可是他的那双手,在短时期内,怎样做车间里面的那些活儿呀?工厂真是黑心,根本不为工人的身体状况考虑。李小山后来没有回前加工段,而是离厂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