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文员吧,能力又不够,所以周姑娘就给她安了个管家的位置,每天帮她买买菜,洗洗衣服而已。周小梅本来也只是一个会计,但是自从周姑娘喜欢上她以后,周姑娘就给她冠以高级会计的头衔,工资比另一个会计高了两百块;而且因为周小梅姓周,同她一个姓,所以她就认了周小梅做干女儿。想起来真好笑,周姑娘肯定是想孩子想疯了,在认周小梅做干女儿的时候,也不问问周小梅是周姓的哪一支,是不是和自己同一支的,如果是同一支的,仔细排起辈份,说不定周小梅是她的姨,或者她是周小梅的nǎinǎi呢。可是这个周姑娘,就喜欢做这类无头厘的事情。

张小雨进厂的时候,也只是工程部的一个普通员工,开线路板机的。她进厂后没有多久,刚好生产部要一个助理,周小梅去周姑娘那儿一说,周姑娘就让她就做助理了。不过,做了助理以后,张小雨却仗着自己的表姐是周姑娘的干女儿,居然不把自己的顶头上司刘经理放在眼里,经理说的话总是爱听不听的,而且喜欢在写字楼那边打刘经理的小报告,自然和经理的关系很僵。她在做助理,也只是把这个位置当成了一个跳板,有表姐周小梅在展顺,她迟早一天会进写字楼的。正所谓张小雨之心,展顺人皆知。可是这个张小雨也真是太幼稚了一点,自己目前还只是一个部门助理,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居然找刘经理无理取闹,让刘经理把她的工资加到写字楼文员平齐。这可不是刘经理能决定的事情。刘经理没有答应她,所以她就生气了,呆在宿舍不去上班。旷了三天工以后,当然得按厂规办事,自动离厂,刘经理以为她走了,所以才出个内部招聘启事。子严还告诉我,我被提拔上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展顺电子厂了,周姑娘都知道了。在展顺厂,部门经理是没有资格提拔部门文员的,要提拔也得先出纸到写字楼那边,让周姑娘签了字,才能生效。刘经理搞这个内部提拔,显然是冲着周小梅来的,所以知道一点内情的人,都不会去自荐。只有我这个傻瓜,才写了这份自荐书。据说整个内部招聘,也只有我一个人写了自荐书,难怪经理那样快就决定让我去做助理。就算提拔上去了,也没有什么,先斩后凑,写个单给周姑娘或许就没有事了,毕竟周姑娘还得给他这个生产部经理的面子,因为工厂的业绩还有他的一份功劳。偏偏这个周小梅抢在刘经理前面到周姑娘那儿告了状,而且周小梅去告状前,可是查清了我的底细,一看我进厂还不到两个月,连试用期都没有过,又是湖北人,刘经理也是湖北的,她就说刘经理有意提拔自己的老乡,故意撵走她的表妹张小雨。子严还问我:“上午周小梅是不是打电话找刘经理的麻烦了?”我说是。而且我还奇怪,子严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子严说,展顺厂就屁大一点地方,这样的事情,不消半个小时,就可以传遍全厂呢。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早知道张小雨的来历,我宁愿在前加工段剥线,守小锡炉,也懒得去和这一团稀泥。不过,现在上去了,只能看上面怎样处置我了。在展顺厂,周姑娘一句话,可以个死人活过来,也可以叫一个活人去死。子严对我说,你不用怕什么,反正该做什么事情,你自己做好,不要让写字楼那边找到你的岔子。不管你能做多久,现在有机会用电脑了,有时间你就多练练电脑,就算不在展顺做了,以后出去找工作,你对电脑熟悉一点,找工作也顺利一点。这倒是实话。练习电脑是头等的大事,我还得珍惜这个工作机会。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在展顺厂短期的助理生涯,在以后的工作中还真帮了我的忙。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上面的人暂时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我每天做着自己的事情,刘英再也没有为难过我,有时候在路上碰了面,还会同我聊几句话。写字楼的其他文员,和他们少有直接接触。那边有一个跟单员,瘦瘦的,长得一副苦瓜脸,一看就觉得她是苦命的女人。这个人每天是必须到生产部办公室的,因为一些生产的任务要下达。不过每次来的时候,她都是找经理的,当然大多数时候经理都不在,只有我一个人守着办公室。她每次来的时候,象征xìng地敲一下门,然后推门进来,也不和我说话,把生产通知单放到经理的办公桌上就出去。似乎经理在座位上的时候,她也很少说放话的,经理问她一句她就说一句。与这个人没有太多的接触,不知道她是本来话少,还是因为自命清高,懒得搭理我们这些部门的人。写字楼二楼文控室的两个文员,都是好人。我做助理的时候,对工厂的文件并不熟悉,但是很多工程资料都得经我的手下发到各条生产线。她们两个人手把手地教我如何查找文件,更新文件。在我短暂每次在的助理生涯中,与这两个文员接触最多,电脑方面有不懂的,我也会去请教她们。只是在公司规定的不许开空调的时间段去她们那儿太热了。二楼是太阳升起来就能照shè到的地方,文控室的空间小,窗户也小,屋里面连一把风扇都没有。不开空调的时候,里面就像一个蒸笼。每次进去的时候衣服是干爽的,出来的时候后背就湿润了。如果工厂没有开空调的时间段限制,我倒喜欢在文控室里面同那两个女孩子聊天。文控室里面的两个女孩子,大一点的那个我忘记她的名字了,只记得她瘦得皮包骨,鼻子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小一点的那个是个小不点,才十七八岁,她告诉我,自己以前也是生产一线的员工,后来提拔上去做文控的。因为经历相似,所以她特别喜欢同我说话。那个小女孩子挺单纯,善良,不知道如今她是什么样子了。展顺厂的牛人,当然就是周小梅,还有一个财务文员阿敏,这两个人都是周姑娘身边的红人,当然比别人的面子大,不过我很少与她们接触。

做助理,要做的全是杂七杂八的事情。不过一天要做正事的时间少,很多时候,我就坐在办公室里面练习制表。电脑的键盘太旧了,像死猪一般,用起来特别费力气。很希望换一个好一点的键盘,可是这个老爷级的键盘还能动,在它没有死掉之前,我不能申请购买新的。所以,也只能和这个老爷级的键盘玩儿了。不过,这个键盘倒是帮了我。短短几天时间,白天在办公室里面专机练习,晚上去培训中心听课,走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路子,我的电脑水平进步还挺快的。除了打字的速度还没有提上来,软件应用倒是还能免强应付过了。

这天上午上班没有多久,就见guó mín dǎng压着正在哭鼻子的玲玲来办公室了。他是把玲玲压过来找经理的。从经理与他们两人的对话中,我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几天,玲玲一直在剥线,按常规,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