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还有一个姓陈的副课长,也是我们湖北人,办公室里面居然没有她的办公桌,她的办公桌在组装线的最前端。每天她就是呆在组装线,看那儿的工位紧张,就上哪儿帮忙,打螺丝、测试、焊接,据说组装线的每一份工作,没有她不会做的。据说这还得感谢chā件和组装的拉长。她进展顺的时候,刚好这边的组长走了,厂里面又把她的办公桌安排在组装这边,所以就有传闻说,展顺招她进来,是专门来管理组装和chā件这两条拉的。那个时候,这两条拉的拉长,都虎视眈眈地瞧着组长的位置,因为她们来展顺很多年了,按理说,没有了组长,当然得从她们当中提拔一个上去当组长。所以这个副课长一来,就受到两个拉长的排挤,拉长们想方设法整她,想把她整出展顺厂,可是这个副课长挺有能耐的,拉长们和她过意不去,她自己以前也没有在从事过车充方面的管理,所以每天她就在拉上跟着工人学做事情,没有几天,这两条拉上的事情,没有她不会的。而且人家以前就是做管理的,管理起来当然头头是道,当然这里得补充说明一下,陈副课长是九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比现在的大学生货真价实多了,自然比那两个据说初中还没有毕业的小拉长的水平高多了,两个拉长见势也只好作罢了。后来,我去了组装线以后,相同的遭遇也降临到我的头上。只是我没有陈副课长有能耐,几天功夫就被那个组装线的拉长把我挤下来了。这是后话,以后的章节我会慢慢地讲。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慢慢地浏览表单,浏览了一会儿,我也想依葫芦画一个瓢出来了。这里得说一下,我被提拔上去做助理的时候,老师才刚刚讲制表,让我去办公室上班,还真是赶鸭上架。不过,让我上架,我也只能上了。好不容易按着原样制作了一张表格,自我感觉不错,点了打印,只见纸张慢慢地从打印机里面吐出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用打印机,就这样轻轻地一点,居然打印出来了。我欣喜若狂地拿起了我的第一份作品。见到这份作品,我却哭笑不得。在打印前,我制的表放在电脑里面看,还像模像样,谁知打印出来的东西却是浓缩版的,本来要制作一张A4大小的表格,打印到纸上居然还不到它的四分之一。看来,真应验了一句话: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没有真本领是不行的。幸好不急着用这份表格,中午的时候,得去培训中心问老师了。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时间一到十点钟,就见经理和课长回办公室来了。刚才在车间忙活了几个小时,想必他们也热够了。一进办公室,经理就对我说:“快点关窗,关风扇,把空调打开。”他一边说,自己也去关其中的一扇窗了。关好了门窗、风扇,打开空调,才几秒钟时间,只觉得一股凉风气泌人心脾。坐在有空调的屋子里面就是好,夏天都不觉得天气热。开着空调,办公桌上的纸张也不会随风四处乱飞。难怪那么多女孩子都想做文员,原来做文员的一个好处就是有空调吹,坐在办公室里面不会出汗。我继续浏览电脑里面的表格。经理和课长这个时候没有事情做了,就在办公室里面聊天。

过了没有多久,有一个穿蓝色工衣的妹仔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任助理张小雨。经理早晨就告诉过我,张小雨不做了。不想混的人,在离厂的时候,自然是很牛的。展顺厂可是有厂规规定,员工进入生产区域不能穿拖鞋的,可是她进办公室的时候,居然穿着超短裤,靸着拖鞋。她来办公室晃了一圈,见我坐在她的座位上,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没有对经理和课长说半句告别的话,就怒气冲冲的摔门走了出去。看来这个张小雨,还真是牛人。

很快经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那边的声音特别大,我的座位就在经理的前面,对方的话我都能听清楚一些。我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骂经理,说经理卑鄙无耻,要提拔自己的老乡上来做助理,就用坏手段逼走前一任助理。只听见经理在电话这端说:“你怎么说我卑鄙无耻呢,你去问一下你表妹,到底是我逼走她,还是她自己要走。前几天她就对我说,她的工资太低了,要我把她的工资涨到同写字楼文员一样高。我告诉她,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让她自己找周姑娘去谈,她就生气了,接着她自己犯了一点错误,我说了她几句,她不服气,还顶撞了我几句,接着又连续旷工好几天。到今天已经是旷第四天工了。我昨天以为她不来了,才决定内部提拔一个助理上来。结果刚才她来了,靸着拖鞋,穿着超短裤,进了办公室也不同我打招呼,至少我还算她的上司吧,一点礼貌都没有。既然来办公室了,也得同我说一句话呀,”还没有等经理说完,那边显然是不想听了,接着骂了一句:“你这样卑鄙,我会让你很难堪的。”我进展顺的时间不长,还不知道打电话的这个人是谁。不过,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就知道此人的来历了。是子严告诉我的。

中午在饭堂碰上了子严,她排在我后面。她对我面说:“给我留一个座位,我等会儿来同你说话。”我找了一排空座位坐下来。子严打好菜也过来了。她问我:“你去给刘经理(生产部经理姓刘)做助理了?”我说是。她说:“你昨天jiāo自荐书的时候,怎么不问一下我呢,你去搅那团烂泥干什么?”一听子严话中有话,我小声问她:“怎么啦?”她说:“在这里不方便说,等下吃完饭,我们出去厂外面说吧。”

吃完饭,我和子严到厂外面,找了一块荫凉的草坪坐下了。她才对我说:“你知道张小雨是谁的人吗?”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以前在最底层做员工,根本没有想到会走内部提拔的路子上去做文员,自然也没有去关心这些。她说:“她可是周小梅的表妹。”周小梅,我当然认识。全展顺电子厂的人,没有不认识周小梅的。据说周姑娘身边的红人。全厂的人,包括协理在内,上班都得穿工衣,可是她周小梅就不一样,想穿的时候就穿,想不穿的时候就不穿,工厂里面有一个专门管理厂容的保安,看见不穿工衣的人,可是要抓着问的,可是连保安队长都不敢对她周小梅说什么。我随口说:“周小梅,不就是很少穿工衣的那个会计吗?”子严说:“是呀,她可是周姑娘身边的红人,最近周姑娘又认了她做干女儿的。”前面已经说过了,周姑娘是个没有结过婚的老处女。或许是老了,也想着像正常的女人一样,儿女成群地围在身边享受天lún之乐吧,所以在厂里面,她喜欢上了哪个女孩子,那个人马上就会成为她身边的红人,据说她现在的管家,以前就是生产一线的一个小员工,没有多少文化,提她上写字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