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我说:“你别这样奉承我了,就算去了办公室,我也只是小兵一个,以后说不定还得让你帮我在经理面前说好话呢。”他说:“哪里哪里,我们厂的事情你不知道,”说着他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前加工段这边,一直在厂里面没有地位,工厂的提拔机会也很少给我们这边的。你上去了,给前加工段开了个先例。听说你是湖北人是吧,经理也是湖北人,你们是老乡,以后肯定能帮上我们这边的忙。”guó mín dǎng这个家伙,嘴里说话的时候,心里在怎么想我猜不了全部,也猜得到一多半了。他就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家伙,生怕我在经理面前说他的坏话,才说这一番话,他总会为自己算计。当然,如果没有这一手,他一个小学生,怎么可能以一个小组长的身份在展顺厂混得下去呢?反正他说的话,我不直接顶撞他,也不把那些话放在心上,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是了。在他那儿坐了一会儿,回到小锡炉前继续工作。不一会儿,刘助理也来上来说恭维的话了。我当然是笑着同她说话,手上的活儿也不敢慢下来。拉上的人,很快就知道我提拔上去了,自然少不了说一些恭维的话。有人嚷着说得让我请客。我说,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做好这份工作呢,请客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就算我上去了,我们还是同事,大家整天见面,下了班还可以在一块儿逛街聊天,就不要说见外的话了。说完了该说的话,静下来仔细想想,人真的是很世故的一种动物。以前每天在生产线做着最苦的事情,没有谁恭维你,那些基层的管理人员,只要瞄准你做了什么坏事,总会想尽办法让你难堪。现在我沾上了狗屎运气上去了,他们就来恭维,说着一些假惺惺的话。说不定,他们嘴里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还想着要看我的笑话呢。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不管杨小成guó mín dǎng之流的人是想看我的笑话,还是希望我做好,第二天早晨八点钟,我准时到了办公室。经理给了我工作的机会,我当然得去。不去尝试一下,我不不甘心。办公室里面,就三张办公桌。最前面的桌子是课长的,中间是助理的,后面的金海马办公桌,配着软皮转椅的,是经理的宝座。按说,助理的位置应该在最前面的,因为按级别来讲,助理的级别最低,当然坐最前面,然后才是课长,最后是经理。可是助理的位置却在第二。或许这跟电脑的摆放有关。生产部办公室,只有一台电脑,放在助理的办公桌上。cāo作电脑这档子小事,当然是助理的事情,这张桌子也只好给助理了。电脑是很旧的那种,据说各部门提电脑,都是从写字楼退役下来的,想必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不过,对我而言,那已经是奢侈品了。走进办公室,经理就对我说:“你自己把办公桌收拾一下吧,以前的助理走的时候,办公桌都没有收拾,乱糟糟的。”不知道前一任有没有私人物品放在里面,我站在办公桌前,不知道从哪儿下手。经理说:“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办公桌了,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就保存下来,没有用的扔掉就是了。”听他这样一说,我才收拾了办公桌,开始了我的助理生涯。

收拾完办公桌,经理拿着几张加班报告单给我,对我说:“这些加班报告单,每天早晨八点半以前,你要jiāo到人事部去。去晚了人事部那边就骂人的。写字楼那边的人,我不敢说他们的素质怎么样,但是目前人家比你的级别高。有时候,他们对我有不满,但是不敢冲着我发火,就会把怨气发泄到你身上,因为生产部历来与写字楼那边不合。生产部办公室里面,你的级别最低,写字楼那边的某些人就想欺负级别低的人,你不理他们就是了。和他们的关系闹僵了,以后他们会处处为难你的。”我说:“是的。”这就是我初做职员时,经理给我的忠告。这个忠告跟随了我很多年,以后在别的地方做职员,再也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忠告了。或许,在他对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把我当作了老乡,晚辈,才说出这番话。听经理说完话,我准备拿着加班报告单去写字楼的时候,质检部的文员就过来了,她是来约我同去写字楼那边的。以前我和她都没有任何jiāo往,虽然经常去她们宿舍,不过每次去都是找子严,同她都没有说上话。在去写字楼的路上,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也是湖北人,大家是老乡,难怪她会对我这样好。去了写字楼,jiāo了加班报告单,刘英就冲着我这个新上任的生产部小助理发威了:“你回去以后问一下你们经理,看今天有没有加班,如果有加班,四点半前要把加班申请单jiāo到我这边来,加班时间到十一点半的,饭堂得准备夜宵,你得写好夜宵申请,以后都是如此。表单怎样填写,你回去问你们经理吧。”领教了刘英的话,刚离开她的座位,她又把我叫住了:“生产部今天的出勤表还没有jiāo上来给我,你回去以后到各条拉把出勤表收集起来,然后再写一张全部门的出勤总表,jiāo到我这儿来。按照规定,出勤表八点半之前就得jiāo上来,现在都已经过了八点半了。”我答应说马上jiāo过来。然后和质检部文员走出了写字楼。谁知刘英却从后面跟上来了。

到了生产部办公室,刘英先看了看办公室里面的一张小白板,原来当天的出勤情况,办公室的白板每天早晨都有更新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更新。刘英就又发话了:“你看,白板上面的数据还没有更新,这上面还是三天以前的数据。”我还是第一天来上班,三天以前,是前任助理在做事情。她已经连续旷工三天了,经理和课长每天都要忙着大事情,他们当然没有时间来更新数据,所以白板上面自然没有动静。刘英发完了牢骚,见我也不反驳她,似乎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她的态度居然变好了,在经理的办公桌上找到了各部门报上来的出勤表,和我一起统计了生产部出勤的情况,然后从我的抽屉里面找出一份上报人事部的出勤表,教我填了上去,然后拿了出勤表走了。临走的时候,吩咐我把白板上面的数据更新好。

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我打开电脑,开始浏览电脑里面的表单。这些表单,以后我经常会用到。风扇慢慢地吹着,办公室里面开始热起来。工厂规定,空调得十点钟才开启,下午三点半以后就得关掉。生产部办公室,美其名曰办公室,其实只是在车间的一角,用几块铝合金夹了一个小小的,不足十平方米的空间,摆了几张办公桌,几只文件柜,外加一个大的会议桌而已。车间里面虽然也是装着大吊扇,但是空间广阔,空气对流好,十点钟以前,车间比办公室还要凉快。所以每天的十点钟以前,经理和课长如果没有正事要做,他们往往会钻到车间里面,宁愿到车间里面帮帮忙,也懒得呆在办公室里面流汗的。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