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她看见我手里拿着书,问我:“你在干什么?”我告诉她,我在学电脑。她说:“你哪有钱学电脑?”我告诉她,我发工资了,有一百八十多块,先jiāo了一百块钱学费,剩下的等下个月再jiāo。然后,我说,我请你去吃东西吧。她说,才不要你请我呢,我的工资也发了,有六百块。我请你喝拉罐。我们在小店门口坐下了,叫了两罐可乐,又买了一点零食。那个时候的拉罐,还卖两块五一罐,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贵,现在倒便宜了,小店里面都只卖两块了,超市里面卖一块八。两块五毛钱,可是我两个半小时的工资,我可舍不得拿自己的钱买了喝。因为没有钱喝,所以当我吸了一口可乐之后,觉得那简直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饮料。可乐喝进口里,汽泡一个劲儿地在嘴里钻来钻去,冰过的可乐透心的凉。真想坐下来慢慢地享受可乐呀,不过我还得去电脑培训中心抢电脑呢,所以三两下喝完了可乐,就往书山去了。

培训中心的电脑似乎永远都不够用。不过,每次我们去的时候,都能抢到电脑,我们的优势是,离培训中心近,其实培训中心就和我们的女工宿舍背靠着背,但是因为有一堵围墙,走过去要绕一个小弯弯而已,不过也挺近,顶多两分钟就走到了。我们厂是五点半下班,一百多号人的工厂,打饭的速度快,十多分钟打饭、吃饭就全部完成。而且我和子严都是女光棍一个,没有男士同我们约会,也不会有人耽误我们抢电脑的时间。当然,唯一不足的就是,工厂关门的时间太早了,其他工厂都是十一点半关厂门,我们厂偏偏十点钟就关了。星期六星期天也才推迟半个小时关门。回厂迟了,是要罚款的。十分钟以内罚十块,超过十分钟就是二十,超过了二十分钟,那就是三十块了。如果彻夜不归,那就是五十块了。当然,这个规定不是针对某一个人,全厂人都一样,厂里面的一个课长,有一天去老婆那儿,晚上没有回宿舍,第二天就签了一张五十块钱的罚款单,而且处罚决定还公示于众。迫于罚款的压力,每当时间一过九点五十分,就得准备收工了。当然,进了培训中心,就算抢到了电脑,老师也不会让你一个晚上就坐在电脑前练习的。人多电脑少,每个学员都要顾及到。每天晚上,固定的有两节课,先去的人练习电脑的时候,没有电脑cāo作的学员就去上课了。等他们上完课从教室里面出来,我们就得让位了。他们练习电脑cāo作,我们去上课。不去上课是不行的,每天都有新课程,不听课当然不知道怎样cāo作。还有一个问题是,就算你不想去,人家上完课的人一走出教室,就站在你的身后,等你让位给他了。遇上一两个不自觉让位的,老师就会点名叫你去听课。虽然我们去得早,每天练到八点多钟,就不得不去听课了。等我们听完课,时间就到了九点半。这个时候,有一部上早课的学员,练习了一下,懒得练习已经回厂了,我们还能找到电脑cāo作。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珍惜学习机会的。上完课,坐在电脑前把学过的知识练习一遍,也就到了回厂的时候了。两个人做伴,两个人都注意着时间,所以能在关厂门前几分钟回到厂里面。不过,有一次我们还是回去晚了二十分钟。那天是星期六,老师讲很重要的一节课,那节课讲了很长时间,讲完就十点钟了。星期六嘛,工厂晚半个小时关门,我们想着,还有半个小时才关厂门,而且刚好又有电脑,每人占了一台电脑,坐在电脑前练习了。刚开始练习的时候,心里头还记得:不要超过半个小时,结果越练越投入,居然把时间忘了。连一向很小心的子严,也忘了时间。等我练了两遍,准备再练第三遍的时候,猛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钟,糟了,快十一点了,于是叫了还沉迷在练习中的子严,两个人一起回厂了。进厂门的时候,保安倒没有说什么,放我们进去了。展顺电子厂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工人出厂门的时候,得把厂牌放在保安室,回厂的时候再取。所以我们没有按时到厂,人家保安早就知道了,只是在我们拿厂牌的时候,记一下我们的回厂时间就行了。原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谁知到了星期一上午,中休的时候,人事部的刘英就拿着一张罚款单让我签字了。处罚的理由是,回厂迟到二十分钟,记两次警告,罚款二十元。记我的警告倒没有什么,关键是罚款的事情可就大了,这二十块让我心疼了好些天。那时我就想:以后有机会,这二十块钱我一定会挣回来。事实上,后来我用电脑知识挣回来的钱,远远不止二十块钱。

星期天电脑培训中心九点钟才开门。星期天的时候,人也多很多。我和子严依旧得去抢电脑。夏天太阳很早就出来了,电脑培训中心下好是太阳升起的方向,一大早屋子外面就没有一处yīn凉了。不过它的对面有一块草坪,那块草坪旁边有一栋宿舍楼遮挡阳光,所以阳光很晚才照过去。每个星期天八点多钟,我就和子严坐在草坪上等培训中心开门了。等待的时间总是很难熬,我们坐在草坪上看笔记,看书本,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聊天。那个时候,坐在草坪上,看着太阳慢慢地照shè过来,心里仿佛也升起了一轮太阳。

在书山,因为一件事情,我拥有了一个绰号:“工作狂”。那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刮着台风,我们那个片区停电了,工厂就放我们假。其实培训中心和我们厂用的是同一条电网,我们停电的时候,培训中心理所当然地也停电。可是我还是不死心,心里想着:或许那儿有电呢,我就可以练一会儿电脑了。外面的雨很大,风狂得雨点四处乱飞。子严不去,我就一个人去了。我走下宿舍楼,打着雨伞走出工厂,厂门口的路上,早已是一滩洪水。我一脚踏进洪水里面,朝培训中心走去。更大的风和雨来了,风吹得雨伞左右摇摆。小小的雨伞无法遮挡风雨,很快我的裙子就湿透了。当我走进电脑培训中心的时候,浑身湿漉漉的。培训中心当然没有电,屋子里面很暗,没有一个学员,只有李老师一个人守着空dàngdàng的屋子。见我进去,她吃了一惊,问我:“万传芳,你怎么来了?”我告诉她,厂里面停电放假了,我是过来学电脑的。她说,你不知道呀,我们这儿和你们厂是同一条电网。我说我知道,但是我一定要亲自过来看一下才安心。李老师说,我办培训中心一年多了,教过的学员也有好几百了,你是最执着的。我想你以后一定做出一番事情来。虽然被雨水淋过的身体有一点寒冷,但是李老师的话让我感到特别温暖。那个时候身体真棒,淋了一场雨,回去居然没有感冒。年轻就是好。

第三十二节(一)

第三十二节(一)

中午下班的时候,生产部公告栏上贴出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