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是第一桶泥。但是就是这第一桶泥,却让我兴奋了好久。来广东一个多月了,终于领到薪水了。算起来也不少了,我已经很满足了。记得在老家的小县城打工的时候,有一个月做学徒,辛辛苦苦上了一个月班,吃的苦不比在展顺少,才挣了一百块钱呢。那个时候,工厂只提供住宿,还得自己管生活呢。在这里,十多天时间,净挣一百八十多块钱,值得了!可惜的是,我同那些上满了一个月班的老工人一样卖力地干活,按说我上了半个多月班,也该给我一半的奖了吧,但是别说四十块,连四块钱都没有。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下个月发工资,就会多八十块钱的全勤奖,拿的钱就会多一些的!

发了工资的工人,个个高兴得像过节一样。仔细想一想,一个月才发一次工资呢,而且钱又不多,当然和过节一样隆重呀!按工厂的规矩,发完工资后半小时内,工人不得出厂门半步,这样做也是安全起见吧,我见过的工厂,大都有这条规定。还真谢谢工厂为咱们工人的安全考虑。在工厂封锁厂门的这半个小时,已经有一些工人等在厂门口了。发工资了,很多人懒得在饭堂吃早餐了,守在厂门口的那些人,就是等工厂大门结束封锁以后,去外面吃早餐的。其实饭堂的早餐也不错,不过外面的就更好吃了。花一块五毛钱,就可以在路边摊上吃一个炒米粉或是炒河粉,加鸡蛋的。如果花上两块钱,就可以去店里面坐着吃,依旧是炒米粉炒河粉,汤米粉汤河粉之类,加鸡蛋,加几片青菜,还有几根ròu丝,还可以喝上店里面刚刚泡出来的茶水。如今这个价钱吃不到了,路边摊涨到了四块,店里面已经是五块了。当然,要吃便宜的也有,便宜的也是路边摊,五毛钱可以买一只烙饼或麻圆,油条也是五毛钱一根。十年时间里,这三样东西似乎没有涨价,还是卖五毛。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去外面吃,依旧在饭堂里面吃早餐的。因为少了一部分人吃,所以早餐的份量比平时多了一些。平时炒米粉,都是每人一勺子,这个早晨的炒米粉,一人一勺半。吃完了米粉,走到汤桶边上去打汤,那大半桶紫菜鸡蛋汤居然还没有动多少。捞了半碗汤,又捞了一点紫菜和鸡蛋,坐在饭堂里面美滋滋地喝了一顿,喝得我流了一身汗。吃饱喝足了,离上班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进了车间,拉上又少了一两个老面孔。这在展顺电子厂已经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很多人不想在这儿混了,就等发了工资,旷三天工,在旷工的三天时间里,吃住在展顺,吃饱了就出去找工作,找到比展顺电子厂好一点的工作,然后就提着行李走了。时间到了五月底,一年中最艰难的找工作时节已经慢慢地走过来了。一些专门做外国的圣诞节生意的工厂,就开始招兵买马,等待着生产旺季的到来了。当然,要想找到理想的工作,就得六月底以后再跳槽。那个时候大部分工厂都进入了旺季,要人多,许多本来招工严格的大厂,在那个时候用工条件也会放松很多。可是,展顺电子厂一过五月,就已经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了,一些人迫不及待地找新的东家,他们才等不到六月底呢。老工人走了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了,这个时候的展顺,并不赶货,也不用招新工人,前加工段又不是流水线,走一两个人,余下的人不用加班,也能在八个小时以内做完一天的事情。当然,老工人不走,我们这些新工人就熬不到出头之日,他们走了,我们才会慢慢地变成老工人。

这个时候,我的目的并不是熬成老工人,而是想趁着生产淡季,和子严两个结伴去学电脑。进展顺以后,我发现做文员是一份好工作,工作轻松,每天不用加班,而且还拿着月薪,据说展顺厂的文员,一个月的工资就有六百块呢,比起我们这些工人,真是强多了。我的目标,就是要做文员。不管在哪家工厂做文员都行。目标已定,当然得马上行动。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进了电脑培训中心以后,我才发现,几年前学的那一些电脑知识,早已归还给老师了。几年没有摸键盘,它似乎已经不认识我了,我得像那些没有任何电脑基础的人一样,从头学起。唯一占有的长处,就是在学校的时候,花了很长时间才背熟的五笔字根口决,我还记得。当然,早些年在学校学电脑的时候,办公软件还是WPS系统,当我再次学电脑的时候,WPS早已过时了,早已被WORD程序,EXCEL程序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它们取代了旧的办公室系统,反正老师告诉我们,现在学的这些东西,进工厂做文员都有用。我当然听老师的话,做一个好学生。每天五点半下了班,吃过了晚饭,回到宿舍,拿了书本,就出发去电脑培训中心。很多时候,子严吃饭的速度比我快,总是我刚回宿舍,她就来了。也有时候,我收拾好书本,她还没有来,我就去找她。她住四楼,我住二楼,找她也挺方便。

展顺电子厂的女工宿舍,二楼三楼住普通工人,四楼住质检员文员之类。子严她们宿舍的女孩子全都是质检员。原以为质检员都是积极上进的人,去过几次她们宿舍,就知道其实也有很多人是不思上进的,下了班就看,听音乐,还有的人,居然抱着个布娃娃玩来玩去。子严算得上是宿舍里面出类拔萃的了。她不像她们一样,整天只谈着吃喝玩,也难怪她不喜欢和她们玩,而找我玩了。每当子严拿着书本出发的时候,宿舍里面总有人笑她:“你又去学习啦!”子严也不理她们,径直出宿舍走了。我这边还好,还没有人对我冷嘲热讽。当然,同事们在背后怎样议论这件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在那个时候,虽然每家工厂里面,都会有那么几个上进青年,工作之余会出去充电,不过那些人总是少数,所以和一大堆不用功的人在一起,就显得有些异类。异类就异类吧,做自己的事情,不管别人怎样说。知识学进了我的脑袋瓜子里面,又没有学进别人的脑袋瓜子里面去。

书山电脑培训中心确实是一个好地方。在这儿,我又接识了一些新朋友。她们大都和我一样,在工厂里面做最底层的员工,也同我一样,不想永远就在底层摸爬滚打,所以工作之余来学电脑。在二00一年,广东的许多工厂,开始普及电脑了。那个时候,会电脑的人可是很吃香的。每当坐在电脑前面练习打字的时候,我仿佛觉得自己就坐在办公桌前,有一台属于自己的办公电脑了。一个人,希望得到某个职位的时候,总觉得那个职位是最理想的职位,就像一个没有钱的人,希望得到一大笔钱一样。为了这个目标,我得跑步。不停地跑。

有一天下班以后,我又去学电脑。那天子严要开会,没有同我一起去。走出厂门不远,就遇见了大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