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办公软件。学费比年前便宜了一些,据子严说,年前的时候,整个一三八工业区的培训中心,学办公软件还要四百,一个年过过来,就只要三百二十块了。这与工业区里面又新开了几家培训中心有关。我们对李老师说,我们两个人结伴而来,学费得优惠一点吧,李老师说,你们jiāo三百吧。我们又对李老师说,我们已经懂一些基本知识了,学费你就再少一点吧。这句话并没有骗李老师,子严年前学过几天电脑的,我呢则是几年前,上学的时候,也学过一点皮毛。jiāo谈了老半天,李老师说,这样吧,如果你们俩一起来学,每人jiāo二百八十块钱,不能再少了。就这样,那天晚上我们每人挣了四十块钱回来。然后我们又说,学费两百八十块,我们的工资很低的,一个月才三百来块钱,能不能分几次jiāo清学费呀,李老师说,行呀,你们可以先jiāo一部分学费,等发了工资再jiāo齐也行,她还告诉我们,不少学员也和我们一样,是分批jiāo清学费的。看来我们的计划就要实现了。价钱谈拢了,不过我们还得考虑几天。当然不是考虑要不要去学,而是考虑要不要去书山学。我们还得旁敲侧击打听一下这家培训中心的底细才敢去!我们对李老师说,现在我们没有钱,等发了工资就去报名,李老师依旧是笑着对我们说,行。似乎她的心里已经有底,我们会去学习一样,而且我们走的时候,还把我们送到培训中心门口。

我和子严很快就从别人口中打听到了培训中心的情况。培训中心对学员的承诺是,包学会。当然,该教的东西,老师确实是一点都不漏地教给了学员,而且附近哪家工厂在招聘文员,他们知道消息,也会告诉学员。但是实际上,真正从那儿学到东西的人少得可怜。这当然不能怪老师,更不能怪培训中心了,只能怪学员自己。因为前去学习的学员,都是业余的,有很多人去几天就懒得去了,所以钱就打水漂了每期差不多三十个学员,能坚持到最后的,连一半都不到。其实那个时候的我,虽然决定要学电脑,但是能不能一路坚持下来,我自己都没有底气。不过,有子严在,没有过几天,工厂发了工资以后,我还是和她去了,而且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的是,我居然一路坚持下来了。就是凭借在书山电脑培训中心学到的那一点知识,我改变了自己的处境。当然,那是第二年的事情了。

发了工资以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去报名了。子严的工资高,拿了六百多块,她jiāo了一百八十块钱,欠着一百块钱学费。我还是第一次从展顺领工资,才上了十多天班,总共才领到了一百八十多块钱,所以我就jiāo了一百块。当然,我口袋里面的钱是足够我jiāo清学费的,从家里带出来的钱,还有好几百块呢。那是我冬天的时候在小县城挣的苦力钱,每一分钱上面,都沾着两分钱的汗水,这笔钱我真是舍不得花。可是有谁知道,那笔我舍不得花的钱,就连生病都舍不得拿去治病的钱,几个月之后,却被小偷偷走了呢?都是舍不得惹的祸。jiāo了一部分学费,培训中心发给我们一本教材,一只圆珠笔,一个软壳笔记本,一只塑胶袋,我们从此就开始了学生生涯了。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时间过得真快,四月份进展顺,转眼就是五月底了。在老家,五月底已经是夏天了,广东这边就更不用说了,如果用一个字形容广东的夏天,那就是:热。不过热一点也没有什么,多洗一把脸,多冲一次凉就行了。工厂里面的自来水是免费供应的,又不用收我的钱。冬天就不一样了,冷的时候,可就得自己掏钱买棉袄了。相对来讲,我喜欢夏天。夏天的时候,就算沦落到了露宿街头的地步,也不用担心冻着。天亮得就早,五点多钟就大亮了。或许是白天的时间长的缘故吧,我感觉自己也精神了很多。当然,精神了很多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月底发工资的时候,我也有份了。时间一过二十五,几乎所有的工人就在盼望这一时刻的到来了。这个时候,上个月领过工资的人,口袋里面估计也见底了,得添加一点进去。没有领到工资的人,更是渴望有收入了。

记得有一天早晨,时间才到五点多钟,那个时候,壁扇正不紧不慢地转悠着,我也在迷迷糊糊地睡着。当然,通常在这个时候,许多人也和我一样在酣睡,除非极个别的睡不着,或是太早就醒来的人在睁着眼睛看床板。就是在这样好睡的时候,宿舍楼下突然传来了哨子声。这个时候,外面还很静。哨子声传入耳朵的时候,特别清晰。接着就听见周姑娘在楼下叫:“起床啦,发工资啦,发工资啦!”这几句还真是灵,刚才本来还寂静得鸦鹊无声的宿舍,一下子就有了响声。起床的、穿拖鞋的、拿水杯的、拧脸盆的、开门的声音迅速在小小的宿舍里面响起来,有的人,半眯缝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伸手去床头摸工衣,有的人,从枕头底下摸厂牌。宿舍里面有一个贪睡的,哨子声和周姑娘的叫声都没有足以叫醒她,这时只见一个同事扒开她的蚊帐,拧了拧她的耳朵,对着她的耳朵大叫:“猪头,别睡觉了,起来领工资啦。”被叫作猪头的那个贪睡的家伙,马上闭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才睁开眼睛问:“真的发工资吗?”拧她的同事说:“你要工资就快起来,不要工资就睡觉吧。”只见猪头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也没有来得及换睡衣,就拿着洗濑用具向冲凉房跑去。有人在后面叫:“猪头,你穿着吊带就敢在走廊上跑呀,快回来换了衣服再出去。”可是猪头哪儿还听得见别人在后面的叫声,只顾梳洗了,去饭堂排队领工资了。

等我梳洗完毕到达饭堂的时候,饭堂里面早已排成了长长的队伍,我站在队伍的后面。有两三个文员坐在桌前,走上去一个工人,jiāo上厂牌,收厂牌的文员按厂牌叫名字,另一个文员找工资袋,还有一个文员在旁边监督。发工资的速度不快也不慢,没有等多久,就轮到我了。我走上前,把厂牌jiāo上去,叫号的文员念了名字,工资袋很快就找出来,jiāo到我手上了。这是我来广东以后,第一次领工资呀,心里还真有一些激动。我接过了工资袋。其实所谓的工资袋,也就是一个牛皮纸信封,信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工号。我一只手拿着工资袋,另一只手小心地从信封里面掏出了工资,把工资袋归还给文员,在签收单上写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走到饭堂的一个角落,小心地打开缠着工资的工资条。先看了看上面的数字。做了十多天工,加班无数,扣掉了十四块钱的所谓治安管理费,净得一百八十七块钱。数额不多,不过我也很高兴了。这可是我在广东挖的第一桶金呀。不过,现在看来,那并不是所谓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