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顺厂今年没有什么盼头了,以后我们每个月就只能拿三四百块钱的基本工资了。”一问才知道,原来展顺电子厂虽然看上去很美,工厂的条件确实也不错,而且管得也不严,但是这儿是什么好地方。一年当中,就三月份到五月份的这段时间忙一点,只有在这个时候,日本的一家大客户才下一大批订单到工厂来,工人们于是才有机会拼死拼活地加班,口袋里面也才稍微胀得起来。除掉这几个月,工厂就是惨淡经营了。平时工厂也有一百多号人,没有订单的时候,大多数工人都在玩着,许多人巴不得被炒掉,因为据说只有被炒的人,才能当场结清工资走人。可是展顺厂从开厂到现在,除了炒过几个管理人员以外,工厂的工人,无论你多滥,都从来不曾炒过一个。辞工吧,也没有用,因为你走的时候,也不会给你结清工资。而且走出工厂大门以后,你就根本没有机会再走进大门一步,你的工资永远别想拿回去所以工人离厂的唯一办法,就是自动离厂。不过,也有几个老工人,进了厂以后就没有出去过,据说在这间工厂呆了四五年了,底薪都熬到了四百多了,他们当然不用cāo心,就算工厂生意再惨淡,他们的工资也不会低到哪里去。那个时候我挺羡慕他们的,底薪四百多,那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不过,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四百多块钱,是用多少年的青春年华才守到的呀!我们拉上的几个年轻妹仔悄悄地议论着,说等到了六月,外面招工的厂多了,一定得走,下半年好挣钱,得进一家订单多一点的工厂去挣一点钱,然后揣了钱回家安心过年。说这些话的是河南妹仔,guó mín dǎng的同乡。平时guó mín dǎng处处照顾她们,没有想到也留不住她们的脚步。

我平时和拉上的小妹仔们在一起玩,差点忘了进展顺厂时立下的雄心壮志了:好地混,争取混一点出息出来。直到有一天下班了,子严来找我。那天吃过晚饭回到宿舍,就看见子严坐在我们宿舍。见我回来,她说:“我等你一会儿了。”,虽然她待我很好,但是以前仅仅只限于在车间里面,工休的时候在一起聊一下天而已。她来宿舍找我,有什么事情呢?她对我说:“走,陪我逛街去。”一听说要我和她出去逛街,我还真有一点受宠若惊,当然是满口答应了。然后我就跟着她出去了。

第二十九节(一)

第二十九节(一)

我和子严出了厂门,向着一三八工业商业街走去。路上子严问我:“这几天没有加班,你都在干什么呀?”我告诉她,每天都和拉上的小妹仔出去瞎逛。她说:“你进厂以后还没有拿过工资,不会先花完了从家里带出来的老本吧?”我告诉她,我们出去逛街,很少花钱的,多半只是看看而已。她笑了,说有什么好看的,她都看讨厌了。她说的话我相信,她来一三八工业区都三四年了,想必这一块地方,对她而言,已经没有什么色彩了。子严还告诉我,她刚进展顺的时候,也和我一样,就喜欢到处乱逛。因为刚到广东嘛,总觉得好玩。那个时候她是生产一线的工人,下了班没有事情做,当然只有出去逛的份儿。直到后来有一天,遇见了一位做质检的大姐,那个大姐教她学知识,她下班以后就玩得少了,看书的时候多了,也因此学到了好多东西。这样直到有一天,周姑娘发现了她,于是提拔她上来了。从此以后,她就换上了红工衣。听她讲起自己的故事,我对她说:“其实我也想向上爬,但是进厂没有多久,也没有机遇。”她告诉我,机遇是自己创造的,关键是要爱学习。我从她的一席话里面受到了启发,从此以后,我就下决心改变自己了。她还对我说,以后有空的时候,她会教我一些电子方面的知识。

子严果然说话算话,第二天中休的时候,她就来拉上找我了。她带着去了组装线,因为她主要负责组装线的品质。那儿是展顺电子厂还有一点技术含量的地方,在那儿可以看到许多电子元件。相比之下,前加工段只是一个做苦力的地方,并没有什么技术可言。以后每天中休的时候,我就去看那些形状各异的线路板了。有时候子严会过来指导我一下,有时候她没有空,我就自己看,不明白的就问组装线的工人。算起来我是子严带过来的人,那些工人也挺好,我问他们,他们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什么。从此以后,中休的时候,在组装线的货品区,总会有一个穿着蓝工衣的女孩子,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线路板和一堆堆的电子元件。那个人就是我。子严有一个非常旧的笔记本,她告诉我,那都是她刚做质检的时候,手抄的记录,她把那个本子借给我,让我一边学习,一边抄写。下班以后,如果不出去,我就坐在床上,安静地看笔记本,抄资料,没有几天功夫,笔记本上的内容我就记住了,而且完整不漏地把子严本子上的内容抄了一遍。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的我,有一股爱学习的劲儿。我一直在想,或许是我太早就结束了蓝皮子时代,没有吃够苦中苦的缘故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没有那样的上进心了。十年时间,如果每时每刻我都像那个时候一样,刻苦努力,或许现在的我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吧?算起来,一切还得感谢子严。如果没有遇上这个朋友,说不定我现在依旧在做蓝皮子,十年都不曾翻身呢?十年了,自从离开了展顺电子厂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子严。好心的人,一定会有好报吧,她现在,也一定过得很好吧?

有一天下午下班以后,无所事是。笔记本也抄完了,车间里面一下班就锁门,我当然不可能逗留在车间里面看线路板。和子严做了朋友以后,我也很少和拉上的小妹仔泡在一块儿了。回到宿舍的时候,她们都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估计不是去逛莲湖市场,就是去一三八商业街去了。一个人呆在宿舍里面真没有劲。那个时代的工人宿舍,可没有现在的工人宿舍好,宿舍里面没有电视,要看电视,就得去一楼饭堂,那儿有一台全厂公用的电视。我可不想去那儿看大众电视,于是出了厂门,走到离工厂不远处的一条小河边上去了。

与其说那儿是小河,不如说那儿是一条污水沟。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它很少流清水,河沟里面,总有一层黑乎乎的泥。或许,许多年以前,在一三八工业区还没有开发的时候,它的确是一条小河,但是后来,工业发展起来了,小河也就污染了,成了臭水沟吧?沟边上有一家很大的电子厂,据说有两三千人规模的。还据说,那家工厂,养着一大批会打架会打篮球会玩的保安。那天走到小河边上的时候,那家工厂的保安正在小河对岸捕鱼。其实小河并不宽,顶多也就十来米吧。保安在对面捕鱼,我们在这边可是看得一清地楚。视力好一点的人,还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