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运站门口坐上了市内公jiāo车。所谓市内公jiāo,也就是中巴车,上车两块钱。几分钟之后,我就到了计生局门口。中午休息时间,计生局并没有关大门,所以我可以去大厅里面等。不过大厅里面没有板凳,我只好站着等。同我一起站大厅的,还有几个人。看样子他们也是来办事的,虽然我们并没有说话,但是因为有了那几个同伴,我并不觉得孤单。一直站到两点钟,上班了。盖了钢印,又返回县客运站,坐车去宜昌了。

提到宜昌,这里不得不说明一下。我们县是属于宜昌管辖的,宜昌相当于一个地级市。对于宜昌,我并不陌生,中专四年就是在宜昌度过的。不过,我们学校并没有在宜昌市中心,而在宜昌县县城,据说现在划成夷陵区了。所以,来广东以后,每当有人问起我是哪里人,我就会告诉他,我是湖北宜昌的。因为我们小县的名气确实太小了,我怕说出来,人们不知道在哪儿。即使说是宜昌的,也有很少人知道宜昌在哪里。这个时候,我就会告诉他,宜昌,就是三峡。三峡大坝就在宜昌。问的人于是明白我家的位置了。

第三章

第三章

到达宜昌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钟了。火车站离汽车站非常近,穿过一条马路,再爬过宜昌火车站下面长长的石阶就到了。我像一个朝圣者一样,一步一步地从东山大道(火车站的位置叫东山大道)边上的第一级石阶一级一级地向上爬,终于到达了火车站广场。不知道其他城市的火车站也是不是和宜昌火车站一样,修在半山腰,还要爬石阶才能上去(当然,从东山大道通往火车站的也不仅仅只是那一条石阶路,还有几条公路。因为火车站的地理位置高,从东山大道上火车站,不管爬石阶也好,走公路也好,全都是上坡)。到了火车站广场,就是火车站门口的那一排小饭店的人来拉客了,那都是重庆人开的小店,每家店都有几个拉客的,笑眯眯地拉你进去吃饭,等你吃过饭以后,就宰你没商量了。说好的三块钱一碗的小面,吃完了结帐,就变成了三十。这一排店在宜昌的名气特别大,大到据说后来还上了央视的焦点访谈。如今这些小店都被铲除了。后来接触了一些重庆人,才知道他们管拉客叫“捉鸡母”,拉到了一个客,就叫:捉到了一个鸡母。上中专的时候,就听别人说起过那些一排店,所以不管拉客的人怎么游说,我都没有上当。在宜昌读了四年书,学到的唯一的一个社会经验,就是我在宜昌火车站没有受过骗。

摆脱了拉客的,我进了售票厅,对售票员说,要买2176次到广州去的车票。售票员告诉我,2176次车是上午十一点半发车的,她问我:“你要明天的还是后天的?”我说:“明天的。”然后就轻易地买到了一张车票。从宜昌到广州,两千里的路程,居然才要九十七块,我当时就想:好便宜呀!不过,这个想法在后来,当我知道开往广州的还有更便宜的车以后,就改变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坐2176次车了。

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就是一个小乡巴佬。大妹告诉我她是坐2176次车去广州的,我也非要坐那趟车去,似乎少了2176次车,我就去不成广州了。实际上在二00一年时候,从宜昌开往广州的车还有另外几趟:2288次车,2115次车。2288次车晚上七点钟发车,第二天下午一点多就到广州了,全程票价才七十八块钱,而比它早半天发车的2176车次,也是下午一点多钟才到广州。坐火车简直就是在受罪,为何不坐便宜,行驶时间又短的车呢?2115次车是从襄樊开往广州东站的,在宜昌是一个大站,停留的时间也很长,也是下午发车,发车时间好像是下午三点半。那天我肯定是赶不上2115次车了,但是还可以轻轻松松坐2288次车去广州。那个时候的我就是死脑筋,不会多问一句,如果我当时问了售票员,当天还有没有开往广州的车,或许那天晚上我就可以坐车走了,也不用在宜昌呆一个晚上。本来写坐车的,无缘无故地又写了一段与坐车没有太多联系的话,并不是为了凑字数,而是为了那段即将忘却的记忆。如今,2176次车没有了,2115次车也没有了,2288次车,从二00九年元月一日开始,被K932次车取代了。发车时间,到站时间,以及行驶路线同2288次车一样,没有任何变动,只是由普快升级为特快,成了空调车。当然,票价也变了,不再是以前的七十八元,它是一百五十六元了。价格翻了一翻。这趟车我也坐过两次,一次坐的是硬座,一次坐的是卧铺,只觉得夏天在车上很凉快,其它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变。我挺怀恋2288次车的,因为在从宜昌到广州,以及从广州到宜昌的旅程中,我坐这一趟车的次数最多,而且每当快到终点的时候,车上就会冒出一些卖袜子、卖牙刷、卖儿童玩具的穿着火车站工作人员制服的售货员,他们提着大篓小篓的物品,沿着各个车厢叫卖。不过从广州回宜昌,车次是2286.。如今这几趟车都没有了,从宜昌去广东方向打工的小一辈,很多人都没有坐过这几趟车了,所以我才在这里,把这几趟车提起。或许再过十年,我们这一代打工人退出江湖了,关于这几趟车的记忆,恐怕是要彻底没有了吧。

因为是第二天上午才发车,自然得在宜昌呆一个晚上。在宜昌我不是没有熟人,小妹就在宜昌城建学校上学呢。以前,城建学校的宿舍管得不严,我来宜昌的时候,还溜到学生宿舍住过。当然,进去也只是住一宿,没有其它的目的。这一点,可以由她的同学出来作证。后来,据说女生宿舍发生了几起丢东西的事件,宿舍管理就严了,校外人员不能进里面去住宿。所以,在宜昌逗留的这一晚,我得掏钱住宿了。宜昌的酒店、旅馆多如牛毛,不过我可不敢去,太贵了。我去广州的目的是挣钱,而不是去旅游,自然是一切从简。说到旅馆,每天下午的时候,在火车站售票厅,就会出现一些旅馆的拉客党,见你买了第二天或是第三天,甚至是更远日期的车票,他们就拉你去他那里住宿。这些人无一例外地穿着火车站工作人员的制服,只是把徽章摘了,对你说,他们是火车站职工的家属,让你去那儿住,安全可靠,还可以带你上火车,不用排队进站。我也是这样被拉到了一个小旅馆。不图别的,只图价钱便宜,才十块钱一晚。后来,我又去那儿住过一次,价钱还是十块钱,而且是住了两个晚上。这个细节,我会在后面的章节里面提起。

说那儿是旅馆,其实也不算旅馆。它打着快餐店的招牌,却也招徕一些坐车的人去那儿住宿。所谓的宿舍,就是在阁楼上,用夹板夹成了许多小间,每间里面放了一两张小床,让你免强能住一下而已。在那儿住,没有水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