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违法的,只有中国的孩子上幼儿园才写作业。老师对我们说,豆豆在幼儿园不爱写作业。易对老师说:你们给她一点教训,让她写完作业才回家;我对老师说,她能做多少算多少,不要让学习任务打压了孩子爱玩的天xìng。易说:你这样对老师说,老师肯定不高兴。我说:我不管她们是不是高兴,小孩子才多大,写作业干什么,玩好就是最好的。结果是,我们终于等来了幼儿园孩子不用做家庭作业的那一天,豆豆不用为家庭作业烦恼,据说是上面出了文件,不让幼儿园的孩子做家庭作业了,不过在幼儿园课堂上,孩子们还得继续写作业。汉字、数字、汉语拼音,小学一年级才学到的东西,在幼儿园大班就已经开始学了。依旧是学习好的孩子受老师喜欢,学习不好的孩子老师不喜欢。豆豆学习不好,还能画一手画。所以,每当我去幼儿园接豆豆,老师就会告诉我,豆豆画的画是班上最好的,不过要是能把画画的劲头用在学习上就好了。我笑而不答。病态的中国应试教育,教出了一群病态的幼儿园孩子。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秋天,每天送豆豆去幼儿园,总能听见小孩子的咳嗽声。我搬着凳子给豆豆找座位,找来找去总找不到一个清静的位置。每条课桌上都有感冒的小孩子。豆豆很快就被传染了。不停地咳嗽。去医院看病,吃yào。治不好。打针。一连打几天吊针。打完吊针,不咳嗽了,再去上幼儿园。在幼儿园呆上两天,又复发了。于是,又去看病,吃yào,打针,如此循环着。每个星期都去医院,医生开的yào似乎没有作用。天天用yào养着,居然还检查出了肺炎。在医院打了一个星期的吊针,肺炎治好了再去上幼儿园。结果没过三天,又感冒了,又是变本加厉的咳嗽。又是肺炎。那一个秋天,只要听见豆豆咳嗽,我们的神经就被绷得老紧。可是,豆豆的咳嗽仍然在继续着。

易的同事对易说:“你换一家医院给孩子治疗吧。”然后,她告诉我们,樟木头有一家医院不错。问了坐车路线,我们带着豆豆去了那儿。验血。四十分钟等结果。豆豆感染了肺炎支原体。正是这个名叫肺炎支原体的东西在作怪,所以豆豆老是感冒。别的孩子感冒了,吃一点感冒yào就没事了,可是豆豆的一次小感冒,就可能引起肺部感染。慢xìng病治疗不容易。

开了消炎yào,吃三天停四天,一周去医院检查一次。每次去的时候,豆豆依旧在咳嗽。有时候轻,有时候重。一个月的疗程吃完了,再验血。肺炎支原体病dú还在。又接着吃yào,吃三天停四天。有一天天气突变,豆豆半夜里突然咳个不停。肺炎又犯了。前期的治疗作废。重新治疗。

一个星期的吊针。每天一大早我们就带着她去医院,吊针从早晨打到下午。中午在医院对面的快餐厅里面叫外卖。易要上班,只陪了我们几天就没有时间。我一个人带着豆豆,从谢岗坐车去樟木头,又从樟木头转车去医院。打完针回来,从医院坐接送车到樟木头,再从樟木头坐车回谢岗。每天如此轮回。豆豆打完针,回来的路上就睡觉。睡着了就尿裤子。我在公jiāo车上一只手抱她,一只手帮她换裤子。

虽然生病了,豆豆依旧很调皮,在家里跑个不停跳个不停。我们紧紧地盯着她,不让她出汗。可是盯着也没有用,小家伙胖乎乎的,又爱动,哪有不出汗的?小毛巾买了一块又一块,专门为她隔汗用。每天上幼儿园,书包里面也塞上几块毛巾,特别吩咐老师:记得帮豆豆换毛巾。即使是晚上睡觉,床边上也放着小毛巾。半夜杨醒来,一个习惯xìng的动作,就是伸手去摸豆豆的后背。出汗了,得拿毛巾擦干。秋衣汗湿了,得给她脱掉秋衣。治病的yào物有副作用。豆豆经常尿裤子、尿床。很多个夜晚,好不容易睡暖和了,床单却是湿的。一定是豆豆尿床了,于是我们得赶快把豆豆抱起来,换床垫换床单,还得给豆豆换裤子。换完这些,我们早已冻得发抖了。慌忙钻到被子里面,用自己的体温暖被子。不敢保证晚上不会再起来第二次。有一个晚上,豆豆连续尿了三次床,我们起来了三次。那一个冷啊,真是无以言表。

医生下了命令:只能让豆豆呆在家里,不许去幼儿园。豆豆不习惯了好久。每天早晨醒来都盼着我送她去幼儿园,可是我却带她去楼下吃早餐,买一点零食就回家。老师打电话过来问豆豆为啥没有去上学,我对老师说,豆豆感冒了。我只能说感冒,绝对不能说豆豆感染了肺炎支原体。要是老师和家长知道豆豆得了这个传染病,以后即便是病治好了再回去,她肯定受到老师和孩子们排斥。

两个月到了,我们又去给豆豆验血。依旧没有好。医生再给她开了两个星期的yào。两个星期以后再去验血。还没有好。医生说,豆豆吃一种yào物太久了,有了抗yàoxìng。两个半月的治疗作废,重新开始,换一种yào物进行治疗。这一次吃的yào是成年人的yào。白花花的yào丸,每天都得吃,不停地吃。我们用水把yào丸泡散,撒一点白糖,把yào水调成甜味,豆豆不配合吃yào。于是我和易,一人抱豆豆,一人给她灌yào。豆豆被抱着,不停地扭动着头,手脚乱动,几个月时间下来,对于吃yào这门功课,她早已厌烦了。我和易对付不了她。易叫来同事帮忙,抓住她的手和脚,一个按住她的头,把yào灌下去。又是一个月的治疗。做完一个月的治疗,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我们赶在年前去复查。依旧没有好又得吃yào。开了十天的yào,吃到正月初七。易正月初八上班,我们赶在他上班的头一天,带着豆豆去医院复查。豆豆已经很少咳嗽了,对这一次检查,我们充满了信心。冬天,血液检查的时间由以往的四十分钟延长到六十分钟。检查结果出来,血液在yīnxìng与阳xìng中间徘徊。医生看到这个结果,终于对我们说:“放一个月假吧。不用吃yào了,调养一个月之后再来复查。”

终于不用吃yào了,回到家,我们把yào盒子全部扔进了垃圾桶。从秋天到冬天,转眼又是春天了,折腾了我们四五个月,也该好了。易特别高兴,逐个打电话告诉家里人:“豆豆的病好了,不用吃yào了。”新学期开始了,我准时给豆豆报名。这个学期,豆豆一定是最棒的,一定会每天都坐在课堂上,不会像上学期那样缺席了!回到幼儿园,豆豆就像鱼儿回到大海里一样,在教室里面疯玩,在游戏场上疯跑。我们不怕她出汗,不怕她咳嗽。偶尔有一点小咳嗽,去yào店买一点感冒yào吃下去,睡一会儿觉起来,咳嗽就好了。我们很享受这一段时光。豆豆生病在家没有上幼儿园的时候,每天坐在电脑旁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特别喜欢那个懒羊羊,每天下午放学了,总要在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