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打包的薯条去易的哥哥家。豆豆到了他们家,就把一整包的薯条倒在地上。这可是九块钱一份的薯条呀!她要找我给她买荔枝。出了易哥哥家的小巷就有水果店。宜昌这座城市不大,但是买时令水果却不麻烦。在路边的一家水果店我们就买到了豆豆最喜欢吃的荔枝。不过没有广东的新鲜。荔枝是用冰块冻起来的。个头很大,但是一看就知道品种并不好。好品种的荔枝还没有运到宜昌,早就被广东人吃光了。六块钱一斤的荔枝一点也不贵。给豆豆买了荔枝提回去,豆豆不吃晚餐,就吃荔枝。豆豆大婶对豆豆说:“豆豆,快吃饭呀。”豆豆不吃,哭着要回家,哭着要nǎinǎi。原以为我能够独自把豆豆带到广东,原以为有了我,豆豆不再找nǎinǎi,谁知没有走出宜昌,她就不干了。我告诉她:我们晚上住在伯母家,明天我带你坐火车。豆豆不知道什么是火车,她说好不坐火车,她要找nǎinǎi。我才说:今天晚上住伯母家吧,明天我带你去找nǎinǎi。她说:这又不是我自己的家。我说:伯母说了,把她们家给我们了,这儿就是我们家。豆豆哭闹了半夜才睡下来。

第二天买票并不顺利。硬座没有了,卧铺的下铺也卖完了。不想再在宜昌呆多一天,买了一张卧铺的中铺。豆豆大婶把我们送上车,然后我们在车上作别。我和豆豆就这样离开宜昌去了广东。

第二百六十三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易豆豆小朋友背着书包上了幼儿园。我成了家长,每天早晨送她上幼儿园,下午接她回家。小家伙上在上幼儿园之前就同老师混熟了,所以上幼儿园第一天,当教室里面传来一阵高似一阵的哭声时,易豆豆小朋友像看稀奇一样,看着那些哭鼻子的家伙,用湖北方言问他们:“你们哭什么呀?”只会说湖北方言不会说普通话、没有午睡习惯的易豆豆,进幼儿园虽然没有哭,但是着实让我们担忧了好久。她不会说普通话、不会午睡,怎么办?幼儿园不允许家长陪读,她去上幼儿园,我坐在家里惶惶不安。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上幼儿园不到三天,就会说普通话,而把湖北方言忘在一边了。小孩子的语言能力真是天生的,比大人强多了。至于不肯午睡,确实让老师头疼了一段时间。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她就乖乖地午睡了。至于老师用了什么方法让她午睡,我们不得而知。

有一天豆豆在家里背起了儿歌,在家里跳起了舞。这都是她从幼儿园带回来的。每天早晨去幼儿园的时候,朝她的书包里面扔一支牛nǎi,一个水果,晚上去接她,牛nǎi水果全被她吃光了。老师说,小家伙的胃口好,不过有时候挑食。遇见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逼着她吃也没有用。小家伙进幼儿园就被人家叫她的小名“豆豆”。因为名字很特别,所以全班的小朋友都认识她,不过她认识一个班的小朋友,却花了很长时间。至于我呢,想开店的理想却暂时被搁置了。谢岗太小了,适合开店的地方很小。用很多人的那句话说:生意好的店,人家不会转让;转让的,都是做不下去的。你拿着钱去搅那趟混水干什么?我的生活很简单,接着孩子上幼儿园,在家里做家务,做完这些,如果还不嫌累,背上大背包,去离家二十分钟的谢岗最大的菜市场逛一圈,拧一大堆蔬菜回来。那儿的价钱是全谢岗最便宜的。如果不想去大市场,楼下有超市有小菜市场,去那儿买菜也行,只不过价钱贵一点点儿。在家里闲得无聊,我只能整天抱着电脑玩。我们住的这一栋房子,虽然是单间,虽然没有之前的一室一厅舒服,但是这儿有网络有闭路电视。闭路电视免费看,电脑网络是现成的,每个月jiāo四十块钱就够了。没有事情做又没有瞌睡的时候,玩电脑写是我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楼下有搓麻将的声音传上来,还有人在吆喝着“三缺一,三缺一”。我对打牌不感兴趣。打牌打来打去,输输赢赢没有分晓。我不想把钱输给别人,也不想从别人那儿赢钱回来,所以写是最好的方式。写虽然没有挣到一分钱,但是也不至于输钱给别人。我从不告诉身边的人我在写,要是说出来肯定被他们笑掉大牙:你一个九十年代末期的中专毕业生,一个打工的家伙,你也坐在家里写,做起你的作家梦来了?我不是作家,如果想尊敬我,叫我写手吧。我是一个未出名的网络写手,业余的。所谓业余,就是有空余时间的时候我才写。没有时间的时候,就暂时搁在一边了。

易的工厂有了起色。在工厂里面,人们叫他“老易”。我直接叫他的名字。豆豆叫他爸爸。有时候豆豆也叫他的名字。他并不生气,笑着对豆豆说:“叫爸爸。”豆豆不叫爸爸,依旧叫他的名字。他假装生气。我问他:“难道你没有名字呀?你不是叫这个名字吗?”名字不过只是一个代号,为什么你可以叫孩子的名字,孩子不可以叫你的名字呢?孩子与你的关系是平等的。豆豆有时候叫我的名字“万传芳”,有时候叫我“万传芳小朋友”,有时候叫我“妈妈”,不管她怎样叫,我不都高兴地答应着她吗?至于尊敬,并不是孩子叫了你的名字,她就不尊敬你了。尊敬,是建立在你值得尊敬的基础上的。小孩子觉得你值得尊敬,她会自然而然地尊敬你。易说我在胡说。我对易说,咱们中国人教孩子,总用棍子作为教孩子的工具,用棍子镇压孩子的思想孩子的天xìng,这是不对的,所以我不像其他人那样教孩子。易说:你教出来的孩子,是一个脓包。所以,豆豆多了一个外号叫小脓包。不过没有几天,豆豆给易取了一个外号:易脓包。易叫豆豆小脓包的时候,豆豆也叫他:易脓包。有一天,豆豆问我:“妈妈,谁是易脓包呀?”我故意问豆豆:豆豆,易脓包是不是你呀?豆豆说不是,她指了指易,告诉我:他才是易脓包。

易只得向我妥协。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豆豆常常背着小书包,走到易的工厂门口,对着车间里面叫易的名字。易如果不答应,她就会冲进车间里面接着叫。所以,豆豆常常跟着易在车间里面跑来跑去,一边跑一边叫易的外号。豆豆给易取的外号特别多,比如说,易蠢蛋,蠢蛋易,易脓包。豆豆会在易中休的时候骑到易的头上,朝易的脑袋挥上小拳头,豆豆会晚上等在易的车间门口,等他下了班带她去买零食。当然,遇到做错了事情,该教育的时候,该拿棍棒的时候,我们毫不含糊。比如说,跟着一帮孩子拿着石头砸来砸去,不小心砸到了人家的车窗,所幸并没有砸坏;比如说,老师布罩了作业任务没有完成,如果易在家里面,豆豆肯定逃不脱罚站的惩罚,不过我在家就不惩罚她了,我的理由是:国外有法律规定,幼儿园给孩子布置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