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银行是不给你取出来花的,而是要你每个月往银行里面还钱的。豆豆外婆终于弄明白了什么叫房贷,显然有一些失望,不过,她又问我:“你手上有多少钱?”我告诉她,我能借给她的就只有两万块,不过只能借给她几个月。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豆豆外婆在家,根本不用那样多钱。肯定是幕后有人指示她做的。想到这里,我才问她:“你错钱干什么?”她说得很轻松,办厂。我问她:“你办什么厂?”她说办电子厂。她对我我说:“你入一点股吧,我们一起去办厂。”我的两万块钱,她居然不嫌少呀!豆豆外婆办电子厂?我当然不相信。种了一辈子地,随便拿一个电子元件给她她都不认识,连一个复杂的帐都算不透彻,办养猪场养鸡场我还相信,办电子厂我当然不相信。这肯定是个骗局。肯定有人指使她来找我弄钱。不用问,这个人一定是大妹。

我问她:“你要办电子厂,你知道怎样经营吗?”她说,有人经营。我问她:“你把工厂办在哪儿,在老家吗?”她说,在广东东坑。我再问:“是大妹要办厂吧?”她说是的。非常不幸,我猜对了。我说:“这样吧,她要办厂,我当然会支持她。找我借钱也好,拉我入股也罢,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应该由当事人双方去说,你让她打电话给我吧。”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每次大妹要钱的时候,都是让母亲打电话给我要,然后借了就不曾偿还过。最后问豆豆外婆,豆豆外婆就会说:她把钱还到我这儿了,钱被我用了。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过现在我有自己的家,进进出出的每一笔帐,都要是清白帐,而不能是糊涂帐!

在大妹面前,豆豆外婆就是个傀儡、她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可否认,豆豆外婆确实为我付出了很多。这两年时间,多亏了她帮我带豆豆,我才能出来工作。不过,我挣的钱绝大部分都寄回了家。除掉豆豆的生活费,其余的都给她了。自己的女儿有多大能力,明摆在那儿,我手头上也就几万块钱,这几万块是我创业的资金。连这笔钱,她都想骗去给大妹。不过只是大妹跟她姓,所以我们三姐妹,她最宠的就是大妹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

回家的时候赶上了雨。在村口下了车,冲入雨帘。我就想早一点见到豆豆。我背上背着包、肩上挂着包、双手各拧一个包,像一只蜗牛一样,在雨中的村道上向着慢慢地走。走到一个上坡处,我看见豆豆外婆背着豆豆来了。紧接着,听见豆豆叫:“妈。”声音很小,像猫叫一样。我走过去,小家伙蹲在背篓里面。刚才的雨很大,淋湿了她的头发。她的额头上有大粒大粒的水珠往下掉。一年多没有见面,我早就忘了她的样子。这个依旧穿着蓝布罩衣,扎着马尾巴,皮肤黑黝黝的乡下小姑娘,就是我的豆豆。

我递给她一罐薯片。她张大了嘴巴,拿起薯片吃起来,眨巴着小眼睛望着我。雨依旧在下,雨水流进装薯片的罐子里面。小家伙看了看罐子,舍不得丢掉一片薯片,拿着被雨水浸湿的薯片,一块接一块地吃。快满三岁了。正是贪吃的年龄,没有什么比零食更重要。这一次她对我没有上次那样陌生。雨停下来,她从外婆的背篓里面溜出来,要追我。我走在前面,她在后面紧跟着,最后面的外婆,我们三个人,就像一条线上的三个点,慢慢地向着家里移。

还没有放下行李,豆豆外公就给我汇报,无非就是家里建房子欠了多少外债,还给人家多少,还要多少债务要扯清。我告诉他,我手头上的钱要拿去开店,等店面弄好了,赚了钱,还掉这一点外债不是问题。然后再告诉我,豆豆在家里又收了一个红包,是他兄弟家的儿子豆豆堂舅给的,包了五十块,等豆豆堂舅的儿子来我们家,包五十块就少了,得包一百块。我听了很不耐烦。为人之道我早就懂了,该怎样包红包我自己知道,不用他告诉我。我说知道了知道了,他还要一个劲儿地说。我说,下次你把这五十块钱还给他吧,我不想欠人家的人情债。豆豆外公依旧说个不停。豆豆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妈妈,你去洗澡。”她知道我淋了雨,得洗一个澡。豆豆这个家伙,真会为我解危呀。

豆豆外婆把豆豆一年的成果陈列在我面前。全是豆豆穿坏的鞋子。豆豆玩坏的玩具。豆豆弄坏的家具。豆豆外婆递给我一只穿坏的鞋子给我看。鞋底上粘着厚厚的泥巴。鞋帮上也脏脏的。她告诉我,豆豆是个坐不住的家伙。一天到晚跳来跳去。即使下雨,也要去外面溜一转。去了外面专门拣有水的地方走。脚踩进水里,再用力跳。玩一会儿回来,脚冷了,把脚伸到火边烤火。一双鞋子很快就报销了。至于弄烂的那些玩具,有的是被她踩坏的有的是被她扔坏的有的是被她故意砸的。豆豆站在旁边,兴奋地告诉我:“妈妈,那是豆豆弄坏的。”小家伙的破坏力丝毫不比男孩子差!

天热的时候,在院子里面打开水龙头,朝盆里灌满了水,脱光衣服跳进盆里面玩水。家里装了自来水,从山沟里面牵回家的山水很凉快,豆豆不用去河边上玩,在家里就能玩个够。豆豆外婆倒不心疼水,水是活水,水龙头一年四季不曾关闭,就让水这样流着。我对豆豆外婆说:“你不是说没有自来水被人家欺负吗,现在我们有了自来水,豆豆爱怎样玩就怎样玩,谁也管不着。自来水你不要关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这支永远不关的自来水还真为你出一口气呢。”结果真被我说中了。那年冬天,家里结了厚厚的冰。邻里家的自来水全被冻住了,没有水吃,就我们家这支一直不曾关掉的自来水管没有结冰,四周的人都来我们家提水。不过那时我和豆豆早就离开乡下回广东了。用豆豆外婆的话说,我们都是客人,留都留不住。

从老家带豆豆去广东并不容易。豆豆不肯走路。我依旧同回家的时候一样,有许多只包包。豆豆走一段路,就在地上耍赖,我只好抱她走一段。然后再哄她自己走。她走一段,我再抱一段。从家里到村口两里路,走了好久才走到。老家的路面不好,豆豆坐上车就开始呕吐。我抱着豆豆,看着自己的行李,从村口坐车到小县城,再从小县城坐车到宜昌。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一路颠簸着,傍晚时分才到宜昌。

在汽车站上了车,等车去易的哥哥家的时候,我汽车站旁的麦当劳买薯条。豆豆吐了一个下午,得吃一点东西。麦当劳的服务员看着我穿着一件脏兮兮的T恤(那是被豆豆吐过许多次后弄脏的),什么话也没有说,没有问我是坐着吃还是打包,直接给我打了包。穿脏一点居然不能坐着用餐,这就是麦当劳。

豆豆并不领情。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