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ròu足有一百多斤。同我们一起分猪的人,早就提着分好的ròu回去了,易才提着ròu回去。十多斤呢,有ròu有骨头,而且我们还意外地分到了半只猪头。在老家,过年一定得吃猪头ròu才算过年!全是一个价。我们赚了!

留了一点晚餐吃的ròu,买了一包盐把ròu腌起来。二零零九年的过年ròu,就这样屯在家里了!下午去超市买了糖果瓜子,年货就办齐了,只等着年三十的到来了。坐在家里看着地上的那一零ròu,回忆起同易认识以后过的这些大年。我们二零零五个相识。放年假的时候,易回东江工业区,我留在三峰厂,过年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那儿,因为他姐姐想见我。我当然没有去,刚拍拖,八字还没有一撇,我不用急着去见他姐姐。后来易的姐姐告诉我,其实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我了,易早就把我们的事情告诉过她,所以她就想见见我。那个时候哪晓得后来还真和易在一个锅里吃饭了,所以我没有去;二零零六年,我、易、易的姐姐,还有我腹中的豆豆,我们在一起过年。那时刚认识易的姐姐,我们俩的关系还不错。我因为喜欢张木,而喜欢了他的姐姐,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二零零七年,我和豆豆在湖北老家过年,因为雪灾,jiāo通运输曾经一度被中断了两天,不过老家的位置不错,位于省道边上,jiāo通很快就恢复了,过年的物质倒不缺乏,只是比往年贵了很多;二零零八年,我们流落到宜昌,在易的哥哥家过年,其中的辛酸自然不必说了。

仔细算起来,二零零九年的大年,算是林小娜和张木在一起过的第三个大年。虽然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面,但是那十多平方米的小屋子,那也算自己的家啊,jiāo齐了房租,人家不会把他俩从屋子里面地赶出来;没有钱去星级酒店吃年夜饭,我们只能在二楼客厅里面,用自己的那一套家当煮饭炒菜;没有钱买山珍海味,我们却有放心的猪ròu;没有客人,就我们两个人,豆豆都不在我们身边。我们刚刚走过艰难,能在一起过一个这样的年,已经不错了!我已知足!

第二百五十九章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冷。来广东八年了,没有一个冬天有这样冷。年二十八白天还热乎乎的,只用穿一件T恤就够了,晚上的一夜大风,把气温吹得下降了十多度。二十九白一在,气温只有摄氏七度。我穿了毛衣,穿了大棉袄,穿了棉裤,穿上波鞋,坐在屋子里面只觉得膝盖有冷风在吹、脚下一阵冰凉。我抬头望了望屋顶,时不时有灰尘从瓦片的缝隙里面掉下来。真见鬼。呆在家里冷得要命,倒不如去外面走一走。

我戴好帽子,走出院子,向天和百货走过去。路上的行人并不多。人们大都窝在家里不敢出来。我走到半路上就回来了。坐在床上,裹上厚厚的被子,抱着笔记本上网。时不时有风透过瓦片的逢隙、透过门缝吹进来。床上也是一阵冰凉。脚在被子里面捂了老半来,却依旧是冰冷的。我早晨不敢起床,因为冷;晚上不敢躺下来睡觉,也是因为冷。

在家里面窝了好几天,初一是情人节。情人节能在一起不容易呀。我和易从家里走出来,去看外面卖玫瑰的人。每年的这一天,大街小巷里面随处可见的是卖玫瑰的人。易早已不送我玫瑰了,一枝玫瑰十五块钱,倒不如买多一个菜回来加餐。我们出去,只是看一看,感受一下情人节的气氛罢了。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子,一路走到天和百货,路上的人人寥寥无几,并没有卖花的姑娘等着我们。没有看到一枝玫瑰,却被大风吹得够呛。我开始关注天气预报。我希望明天的气温比今天高。但是,当明天成了今天,气温却依旧没有高。即使在白天,也就七八摄氏度。盼望着气温过十度。过了十度,就暖和多了。

初三下午接到小红的电话。易的姐姐她的老妈给我们带了腊ròu,让我们去拿。她正在开往樟木头的车上,我们约好了在汽车站汇合。家里实在太冷了,倒不如出去走一走。坐在公jiāo车上还有暖气呢!把自己裹得像个厚厚的粽子,挤公jiāo出去。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公jiāo车上的人并不多。

我们还在车上,小红就打电话催了。她已经到站了。公jiāo车走一走停一停,好不容易进了樟木头车站,拧了沉甸甸的腊ròu,送小红上了回厚街的公jiāo车,我们才坐车回去。坐了二路车到沥林,再从沥林转车回东江工业区,天已经黑透了。一路寒风呼啸,我们则在同寒风赛跑。回到家,入下腊ròu,易对我说:你看我的手已经冻僵了。那样的天气,不被冻僵才怪!

易切了一大块腊ròu放进锅里面煮起来,水开的时候屋子里面就飘起了腊ròu的香味。有了腊ròu吃,我们自己的过年ròu就用绳子吊起来,放在风口上吹起来。吹它个三五天,它也变成腊ròu了。在家里美滋滋地吃了几天腊ròu,各回各厂,挣钱去了。

我们盼望着三月的到来。每年三月,工厂都会加工资。加了工资,我们手头的节余就会多一些。我们计划着,到夏天的时候,我们手头上的钱就足够开一家店了。到那个时候,我回家接豆豆来广东,我一边开店一边带豆豆,易继续在工厂里面上班。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我在工厂上班的日子不多了。不过,我打算多做几个月,等孩子们放暑假的时候再回乡下去,带着豆豆在老家生活几天,让她适应和我在一起的日子,再带她来广东。

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三月的一天,豆豆外婆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给她借二十万块。二十万呀,不是二万块。我对豆豆外婆说:借两万块还行,二十万块,我从来都没有存过二十万!豆豆外婆一听我说二万块还行,马上说:“你把两万块寄回来吧。”豆豆外婆的话让我觉得莫名其妙。自从家里建了新房子以后,我发现她的一些微妙的变化。豆豆似乎是她要钱的筹码。她知道有豆豆在家,她找我要钱,我一定会给。我说:“两万块钱我只能借你三个月。等我回家接豆豆的时候,你就得还给我,那是我开店的本钱。”豆豆外婆一听这两万块钱没戏了,不过她不死心,继续问我:“你能在银行里面弄到贷款吗?”她真是高估我的本事了。纵然我有再大的本事,银行肯放贷款给我这个穷光蛋吗?贷款,得用房产做抵押呢!我说:“我能弄到的贷款,只有房贷。”豆豆外婆不知道房贷是什么,以为也像普通贷款一样,开一张单,几十万块钱就摆在面前,可以提回家了。她有一点捨若狂:“你的意思是,可以弄到贷款啦?”我说:“办房贷得买房子。买房子就得付首付。一套房子首付信了十多万,就能贷二十多万。”豆豆外婆立即说:“那样好办,我去凑十万块钱给你办房贷,你去贷二十万给我。”我告诉她,房贷的那二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