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易的表弟龙娃子住在一块儿,以前易时不时地去那儿转一圈。不过,让易放下面子找老李要事情做,还是头一次。如果不是被生活所迫,他不会求老李!

易跟着老李做的第一份工作,是跟着老李在惠州市麦地路一家即将开盘的楼盘里面的打线槽。二零零九年,惠州市中心正由南坛向麦地路一带转移。一时间,原本是一块荒地的麦地路,如雨后春笋般建起了房子。人们从那个时候开始,管南坛叫老城区,管麦地路叫新城区。易打工的那个楼盘是个小高层,他们的任务是用切割机切割用于水电安装的线槽。每天早晨穿得干干净净地出去,只要走进了房子里面,切割机开起来,屋子里面顿时灰尘满天飞。一天忙下来,全身上下都是灰。易曾经告诉我,每天下班以后,挤公jiāo回东江工业区,他非常自觉地不坐座位,即使公jiāo车上有空位置,他都一路站回家,因为只要一上车,他就看看到很多双眼睛,露出鄙夷的眼神望着他,那个眼神传达着人们的思想:又是一个在建筑工地打零工的!脏!没素质!

每天中午有半个小时吃午餐。易和老李的速度快,不用十分钟时间就吃完饭,剩下二十分钟时间,他们两个人,还得带上老李的憨弟弟一起,在这栋楼里面看来看去。这三个打零工的人,整天在屋子里面打线槽,自己却不能住进这栋房子里面。所以他们就利用二十分钟的空闲,一层楼挨一层楼地闲逛。易告诉我,那一栋楼的地下停车场好大呀,停车场建得特别牢实,柱子全钢筋的,一点儿都不掺假。易还告诉我,那儿是一个小区,小区里面有许多栋楼房,小区的绿化搞得很好。我问他:“你现在整天在那儿打零工,有没有想过啥时候也在那儿买一套房子住着。”易说,从来都不敢想。他现在想的是,如果四月份等来的是和东正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他该拿什么来养活豆豆。尽管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尽管生活是那样艰难,我时刻都想着,有一天有钱了,得买大房子住。可是易却不敢想。这就是区别。如果把我的思想传输给易多好呀,男人有了野心才会去奋斗。女人呢?女人有野心,只是瞎扯。

易从一个工地做到另一个工地,打线槽、水电安装,甚至连修马路的事情都干过。老李那儿并不是每天都有活儿。干一段时间歇一段时间。有时候老李耍滑,好干的活儿自己带着他的那个憨弟弟干了,不好干的活儿,才会找易。找老李要活儿干,让他放下了面子,开了第一次口,他第二次找人家开口的时候也不害羞了。他找在外面打零工的熟人问:帮我介绍一份活儿行吗?金融危机过后,零工也比往日少了很多。易跟着老李干活的时间多,跟别人干活的时间少。

那一个春天,易跟着老李走遍了惠州市最好的楼盘:麦地路、河南岸、江北。每次去的时候,都是楼盘进行装修的时候。每次走的时候,楼盘就要开盘了。有时候,易会跟着他们同伴们,在一间没有门窗的房子里面暂时住几天。春天的蚊子特别多,得吊上蚊帐。工地里面的工人,素质参差不齐,每天晚上睡觉前,这些缺少爱的男人,总会说一段黄段子再睡觉。工地上有小偷,易就在工地上被别人偷过一台风扇。

易在麦地路做零工的时候,很多个星期一早晨,我和易一起从家里出发,挤同一趟公jiāo车。易在惠州市沃尔玛下了车,看着他提着包包向着麦地路走,一年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背竟然有一点驮了。他和其他工友一起,在惠州市最贵的楼盘里面流着汗水,得到了却是少得可怜的报酬。和老李一起干活的时候,他的工资是老李一起接了再给他,老李耍滑头,每次结工资的时候,总喜欢把易的工资弄一点儿走。

易在江北跟着老李干活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大包工头。那是老李上面包工头的包工头。他同易聊过几句,主动递名片给易,有意让易跟着他去。我对易说:“这是你的贵人呀。你跟着他去干吧,说不几年之后,你就是现在的他了,有钱有车有房,还有二nǎi三nǎi。”易不敢。他没有那个胆量。我说:“你把他的名片给我,我去找他。我说我是易的老婆,让他给我们一点活儿干,因为我们眼下最缺钱,你知道吗?”易于是把那个家伙的名片扔掉了。他知道,我要动起真格来,肯定会打那个大包工头的电话。易说,搞包工头这一行,就是在污水里面混,这世上的包工头,没有几个是好家伙。易不愿意掉进污水里面弄脏自己,易觉得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好,你高尚去吧,你清高去吧,你甘愿过平凡的日子,对不起,你也只能做一个平凡的人,一个为柴火油盐奔波的家伙!

第二百五十六章

第二百五十六章

终于熬到了四月,易结束了四个月的长假。其实就在四个月假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他就知道了等待他的命运将是什么。那个时候,整个工业区里面都在议论着东正炒人的事情。虽然在金融风暴时期,有文件规定工厂炒人的数量超过二十人要报告,但是这个文件不过只是一张纸,可以相信它也可以不相信它。

当初被放了四个月假的人,都陆续回厂了。不过,人事部在他们回厂的前一天,注销了他们的IC卡。当初放假的时候,几百号人分批放假,所以回厂也不是同一天回厂。每个回厂的人,到自己部门主管那儿报个到,然后就去人事部了。早有人事部的人在办公室等着他们。

他们并不说太多的话,而是扔出一份结束合同的协议。赔偿也在这个时候提了上来。赔偿并不合理,当初被放假的人,领的工资远远高于惠州市最低工资,但是赔款的时候,却要对这批人按惠州的最低工资标准赔偿,赔款的金额按工作的年限减去四年,剩下的年限,一年赔一个月,然后,总金额再打七五折。易为东正公司卖力十多年,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但是也算得上开国元老级别的人。在赔款的时候,他的数额也和大家的一样。十多年的工龄,公司拿几千块钱就把他扫地出门了。拿到了赚钱,退了社保、住房公积金,三项钱的金额加起来,才一万多一点点。一万多块钱,拿在手上一点份量都没有。但是这是这薄薄的一点钱,代表着他与东正公司十多年的恩恩怨怨,从此一笔钩销了。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易加入了找工作的队伍。我用办公室的打印机帮他打印好简历拿回家,又用公司的网络在网上给易投简历。被东正公司裁员让易伤心了好久,找工作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人才市场一个三场招聘会,他有时候去一次,有时候一个星期都懒得去。他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跟着老李出去做零工,做零工无非就是使着力气干活,不用思考明天该怎样工作。但是做零工的活儿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