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炒出来的,并没有把我们没有吃完的东西打回去。看来这个副经理人还不错,知道尊重工人。只可惜不久之后他就被炒了。

现在想起来,五一劳动节那天虽然没有休息,不过我也挺满足了。先是跟着大货车去看了外面的世界,然后还在外面美滋滋滋地吃了一顿,比起那些在工厂里面呆着,从未走出过厂门半步的同事们来说,我算是幸运的。吃完晚饭,走在回去的路上,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的景色真的很好看,只是没有时间看夕阳,我们还得回去赶货。

回到车间,我们就像上了发条的指针,不停地干活,一直干活到深夜,吃了点零食当夜宵,因为出去买饭太远了。副经理沿着车间转了一圈回来,对我们说:“现在时间很晚了,你们也很累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轮流睡一下,明天我们要上班到很晚才能回去呢。”一听说可以睡一下,我有点兴奋,看来在外面干活还真好,困了还可以睡一下。我小声地问:“床在哪儿呢?”有同事笑了,所谓的床,就是在车间的一个角落,铺了几张纸皮。不过,可以睡一下纸皮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要是在展顺自己厂上夜班,连睡纸皮的机会都没有呢。我们每个人轮流去睡了一会儿。那儿真不是个好地方,蚊子特别多,地板也不太干净,虽然铺了纸皮,但是仍然很脏,不过,瞌睡的时候,也顾不得那样多了,只记得人倒在纸皮上,很快就睡着了,等我被别人叫醒的时候,腿上痒死了,抬起腿一看,有几只大蚊子正在吸我的血。用一首民工版的春晓来形容当时的情景再好不过了: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一咬一个包,不知是多少。在地板上小睡了一下,并没有赶走瞌睡虫,反而更想睡了,于是又一边打瞌睡一边工作,从凌晨做到天亮,又从天亮做到中午时分,头天下午运过来的一车货终于包装完了,我们才回厂去。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我们又连续上了几天的夜班,该出到小日本手里的那批货终于赶完了。我们结束了上夜班的日子,各回各家忙活去了。我依旧是和红安妹轮流剥线。红安妹一见到我就诉苦,说我被调到三楼包装的日子,她每天都在剥线,没有人来替换她,她的手都痛死了,而且刘助理和guó mín dǎng还老是骂她,说她速度慢。这个刘助理和guó mín dǎng,也不知道他们当初是怎样一步一步爬上来的。相信肚子里面没有多少墨水的他们,初到广东的时候一定也吃过了不少苦头,但是为什么他们摇身一变之后,就是另一副嘴脸了呢?不错,剥线机是要人来cāo作的。可是,人不是机器。况且机器工作久了都会累,人难道不会累吗?有本事让他俩每人给我开半个月剥线机试试!那个时候我就想,以后等我万某人翻了身,这两个家伙千万可别落到我手上,落到我手上了,老帐新帐一起算!算他们这两个坏家伙幸运,十年了,我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蓝皮子了,可是他俩却没有再在我的视线里出现过。

剥了一天线,去浸锡,依旧是我以前常常坐的那个工作台,依旧是那台小锡炉。锡炉底下的松香依旧是不紧不慢地燃烧着,锅里的锡油依旧沸腾着。不过,坐在我对面的已经不是巴东姐了,而是一个四川大姐。我环顾了一下整条前加工段,并没有巴东姐的身影。我问四川大姐,巴东姐怎么没有来上班。她告诉我,巴东姐回家去了。我问四川大姐:“听说工厂里面,工人辞工走的时候,都结不到工资的,她的工资不白白地丢了?”四川大姐说:“她是自动离厂走的,可惜呀,四月份累死累话的,才挣了五百元多块钱工资,就这样丢了,真可惜呀。”没有几天,四川大姐也走了,她在发工资的前几天走的,也是没有拿到四月份的工资。记得那天早晨,去饭堂吃早餐的时候,看见四川大姐神情忧伤地靠着饭堂门口的墙壁站着,身边放着一只装满行李的包装袋。我问她:“你是不是也要回家了?”她说:“是。”我说:“等拿了四月份的工资再走吧,就四月份的工资还多一点。”她告诉我,她婆婆过世了,家里的小孩子没有人带,她得回家种地,带孩子,让老公在外面挣钱。想必她一定不想离开广东,可是在那个时候,她不得不离开,从此以后,她就不会再来了。我进厂以后的这段日子里,老工人走了好几个了。

回到前加工段不久,工厂就不赶货了。记得有一天临下班的时候,杨小成面无表情地对我们宣布:“今晚不加班。”终于盼到了不加班,这是多么开心的事情呀!一下班,我就跟着拉上的几个小妹仔一起出去玩了。记得似乎从那天开始,我们就很少加班了。拉上的那一帮女孩子似乎比我会玩,就算口袋里面只剩下两块钱了,她们也敢揣着这两块钱在一三八工业区附近走。记得有一天下班以后,我们去莲湖村里面玩。记得那个时候的莲湖,路面特别滥,就像我们老家乡下的路一样,满是泥巴。幸好去的时候是晴天,路并不算太难走。我跟着她们沿着市场溜跶,看着一家又一家服装店里面的漂亮衣服,虽然没有买,可是心里高兴。展顺电子厂有一条规定,平时十点钟关厂门,节假日十点半关厂门,这在一三八工业区已经是很苛刻的了。一三八工业区的许多工厂,是晚上十一点半关厂门,节假日的时候,十二点钟关厂门的。不过这样也算是对我们负责吧,因为工厂里面全是女孩子,没有什么社会阅历,晚上在外面玩久了,说不定就会遇上坏人呢?不过不得不承认,十年以前的广东,社会秩序比现在还稍微好一点,虽然也听说某某人被人家拐卖了,或是被带进红灯区挣大钱去了,但是事情发生的频率还是没有现在这样多。我们在外面玩,通常也不敢玩到很晚,一般八点半的时候,就会转身回厂了,通常在九点钟以前就会回到厂里面了。那个时候,在回厂必经的路口,有一个卖烧饼的,五毛钱一只,闻起来很香,那个味道很具有诱惑,每次闻到那股香味,我就特别想吃。那个时候胃口真是大,明明肚子不饿,却一个劲儿地想吃东西。不过我们并不是每天晚上都会买。如今的烧饼,都卖到一两块钱一个了,我依旧很少吃它。当然,十年前和十年后不一样。十年前,口袋里面没有钱,想吃却舍不得吃;十年后,吃一只烧饼,口袋里面的钱不成问题,不过看见路上尘土飞扬,不知道那些烧饼上面,沾上了多少灰尘,觉得路边的东西就是脏,不想吃。

有一天,公告栏里贴出了补休假的公告。我们五一被占去的的三天假期,终于补上来了,记得从星期四一直放到星期六,再加上一个星期天,总共就是四天假期了。我们乐了,终于盼到不加班了。不过,却有工人,比我们做得久的工人,却不高兴地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