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来到路边的小面馆。早餐便宜,三块钱一份。舍不得多花三块钱,我只叫了一碗馄饨。豆豆只吃馄饨皮。馄饨被她啃过皮以后,馅儿归我。我一边吃早餐,一边望着我眼前曾经非常熟悉的宜昌市。过年了,穿行于街上的人并不多,除了像我这样的流浪汉,土著的宜昌市人这个时候正在屋子里面热闹着。马路对面是欧洲城,那是传说中最贵的宜昌楼市。

易的哥哥曾经很自豪地告诉我们,他的一个朋友在欧洲城买了房子,给宠物狗装修的狗窝,比人的卧室还豪华。当然,易的哥哥尽管比我们人经济状况好一些,但是在二零零八年,就算他掏光了口袋,也买不起宜昌最贵的楼盘。不过,就因为口袋里面比我们多了两个子儿,才可以像炫耀家世一样,对我们说那样的话。我听了很不舒服,对易说:“过几年等你有钱了,我们也在这里买一套房子就是了。”当然我的这句话易却不领会,得到的结果是,易说我说话不用脑筋,不考虑自己身上有几个钱。我们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里以后,我骂了易。我告诉他,每个女人其实都是穷人。自己嫁的男人有本事,女人就由穷人变成了富人。我不相信我就比那些穿金戴银、花钱不眨眼的女人差,只是我的男人没有本事,所以我只能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易听了我的话,无语。二零零八年,我们流落到在别人家蹭年饭,也全托了易的福。如果咱们有钱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我们会这样吗?老家农村的房子,不是我一个人所有。那儿不算家。我要的家,所有权只属于我,没有别人抢我的房子,没有别人打扰我的生活。

欧洲城看起来并不漂亮,特别普通。卖得贵,全托了长江的福。江边的房子据说空气好,所以贵。咱没有钱买欧洲城的房子,坐在马路边上看一看它,饱一饱眼福,说不定真有一天,我们还能住上这儿的房子呢?看,我又做白日梦了。一碗馄饨吃得还剩下最后几个的时候,易气势汹汹地从巷子里面跑出来了。见了我就朝我吼道:“都要吃团年饭了,我们还要四处找你。”我说:“你找我多久了?不过只是出来吃一个早餐而已,还要同你打招呼?”他说:“你出来多久了?”我说:“一碗饭的功夫。今年过年呢,我们老家的规矩,过年不能饿肚子。我饿了就得吃。”易说:“给钱。”我问他干什么,他不说,却踢了我一脚。我不给。他说,你不给你就不要去吃团年饭了。我说:“你以为我稀罕那一顿团年饭啊?不吃又怎么样?你看吃吃去吧。”大年三十这天,将近中午的时候,本该是礚家团圆的时候,我们两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带着一个小流浪汗,在宜昌街头吵架。易在大骂,我抱着豆豆一边哭一边骂。我们一边吵一边向北山超市走去。有好心的大妈过来劝架。大妈几句话就把我们劝开了。我擦干眼泪,过马路,去北山超市。

易买了一箱罐装啤酒,买了一条烟,算是送给他哥哥的过年礼物。即便刚才在大街上吵过架,我也不得不强装欢笑,抱着豆豆跟在他身后,挤进易哥哥的家,吃这顿所谓的团年饭。每个人拿着一瓶罐装啤酒,拉开拉环大口大口地喝起来。宜昌的瓶装啤酒超级难吃,就像白开水一样淡然无味。只有罐装啤酒还有一点酒的味道。他们一个个一边说笑一边喝着我买的啤酒。每一罐啤酒都是我省下买衣服的钱、省下吃的钱,一分一分地积攒起来的。当别人领了工资就出去外面下馆子的时候,我却坐在工厂饭堂里面吃免费的晚餐。当别人去惠州市买名牌衣服的时候,我却在翻箱子找能够穿出去的旧衣服。易的哥哥一个劲儿地劝着自己的小舅子一家多吃一点多喝一点,一个劲儿地同那两个小舅子干了一杯又一杯,全然忘记了自己的亲弟弟也坐在他旁边。我们不是亲戚,我们是没有地方过年的流浪汉,不小心流浪到他家,然后赖在那儿了。所以,他当然不用理会我们的感受。

二零零八年的团年饭,是对我的侮辱。后来我对易说,以后过年,如果我们实在没有地方去,可以睡桥洞、睡水泥管,没有钱过年,买几包泡面也成了,但是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别人家过年。富人有富人的年,我们穷人也有自己的年。一年下来,不管有没有挣到钱,不要把“年”也输给了人家。从那个时候开始,后面的几个年,我们哪儿也不去,就留守在小小的出租屋里面。虽然是出租屋,只要不欠人家的房租,没有谁在过年的那一天撵你走。有钱就买贵一点儿的菜,没有钱就买便宜的菜。实在不行,就真的买几包泡面煮了,也算过年。至少这个年你是在自己家里过的,就算是喝白开水,也不用看别人的眼色。所以,二零零八年以后,每到过年的时候,易的哥哥就会打电话问我们:“过年要不要回来?”我们告诉他,等过完年再回去。而事实上,从那以后,我只回去过一次,是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回老家接豆豆来广东。易从未回去过。这几年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有时候也为很多事情恼火,不过再也没有受过那种气。

第二百五十四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三十晚上,易的哥哥告诉我们,他们从年初一到年初三,三天时间都得走亲戚。他们走亲戚的时候,当然不能带上我们这三个尾巴,所以这三天时间,拜托我们不要打扰他们。房子的钥匙jiāo给我们,家里有大量的剩菜剩饭,这些剩菜剩饭放久了会坏掉,所以我们就是这他们收拾剩菜剩饭的最好人选。

巷子里面少有人声。易也觉察出了自己亲哥哥对我们一家的冷淡,不过他比我沉得住气,他会装傻。正月初一,一大早我们就被鞭pào声吵醒了。宜昌土著居民,总喜欢在新年的第一餐,在饭桌上摆上满满一桌好吃的,然后放一串鞭pào,庆祝一年的第一餐开餐,然后才动筷子。我们在震开响的鞭pào声中起床。易的嫂子早已梳洗一新,等我们等得不耐烦了。见我们过去,拉长了脸,从裤腰上取出钥匙给易,然后拍拍屁股就跟在易的哥哥身后走亲戚去了。

屋子里面很冷。易说,豆豆来一次宜昌不容易,带她去逛逛吧。宜昌免费的去处还真多:滨江公园儿童公园夷陵广场。豆豆是儿童,先带她去儿童公园吧。进了儿童公园的大门,小乡巴佬易豆豆却不知道怎样玩,买来的热气球,她死死拽住绳子,生怕它飞跑了。这是豆豆第一次见到热气球,她怕它飞跑了。当儿童公园的上空,热气球被地上的孩子拽着绳子飞来飞去的时候,豆豆却捏着汽球在地上跑。她不让别人碰她的热气球,怕别人会抢走她心爱的玩具。可是这个热气球还是被她弄丢了,她不小心一松手,热气球就飞上天空。从豆豆手里挣脱出去的热气球,才几秒钟功夫,就飞得不见了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