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个月。有一天,易告诉我:“我们在外面的人,只有我没有被放假了。”他说,据可靠消息,公司要保留一家外发加工商。所以,他还会在。

每天早晨醒来,打电话给易,我总会问他:“你在哪儿,有没有裁员的消息?”转眼旧年就要完了,快到元旦了。易对我说:“只要过了元旦还没有放假,我就没事了。”按照惯例,过了元旦,过了农历年,他们公司的订单就会增多,自然也不会裁员了。于是,我们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盼望着过元旦。

可是易却仍旧没有逃过被裁掉的噩运。圣诞节这天下午,他接到主管的电话,让他回厂。他被放假了。四个月。签了放假协议,回到东江工业区的家。易数了数身上的零花钱,才几十块,花不了几天。我把存折递给他。存折上其实没有多少钱,不过吃饭喝水还能应付过去。我们早就商量好,过年一起回家去看豆豆,看一看我们花钱修的房子。正好快过年了,正好可以好好地休息几天再回家。农历二零零八年还剩最后一截尾巴,一切事情等过完年再说吧!

第二百五十章

第二百五十章

我上班的工厂一到年关,订单就少了。每到这个时候,工厂就开始统计过年要提前回家的人员名单。工厂平时请假难,但是到了年底却特别容易。二零零八年,一场金融危机让工厂对我们开了大恩,提前回家的,想啥时候回都行。

火车票得提前预订。即使在金融危机之初回去了一批人,但是到了年底,火车票依旧紧张。确实了离厂的日期,中午下班就去订火车票。对于这些事情,易并没有我熟悉。坐公jiāo车到了惠环市场,一路小跑着过马路,去订票点。到了中午,这儿买票的人倒不多。不过订票却没有订到。十天以内的车票都卖完了。临客还没有开始售票。刚好要放元旦假,有同事约我:听说这个网点凌晨四点钟开始卖票,咱们去订票点旁边的网吧守夜,在订票点开门的时候,第一个进去订票,肯定能订到车票!我们约好了,但是到了三十一日,两个人去各自回家,没有去守夜。

不过,即使回了家,也不敢怠慢了订票的事。元月一日早晨六点,在闹钟的吵闹声中醒来,裹着厚厚的被子打订票电话。运气不错,打第一遍的时候电话就通了,订到了两张站票。从广州开往宜昌的火车票,票价涨了。不再是七十九块,而是一百五十八块,正好翻了一翻。订了两张站票,我不甘心。六点起床呀,裹着被子打电话呀,我不想一路从广州站回宜昌,而且还是翻了一翻的车费!得弄两张既便宜有座位的票来!反正都已经起床了,索xìng再打一通电话吧!

占线。占线。占线。还是占线。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按照提示订票。却连站票都没有了。再打,再订票,依旧如此。我就想弄两张有座位的车票,又怎么啦?不弄到有座位的车票,我不甘心!

我揭开易的被子,把他拉起来,对他说:“快起来,向龙湖市场进军。”易问我干啥,我说:龙湖市场不是有订票点吗?我们去那儿排队碰运气,说不定能买到便宜又有座位的车票呢!一听说弄车票,易毫不含糊地跟着我挤公jiāo去了龙湖市场。订票点还没有开门,但是门口却排起了长队,队伍一直从门口延伸到人行道上,在人行道上拐了个弯,排起了长队。我看了看队伍,借口去逛超市,让易排队。

我在超市里面一边转悠着,一边想该给豆豆带些啥玩艺儿回去,易打电话过来了:“你快点过来,马上就要轮到我了。”接到电话,我一路小跑着去订票点。很顺利地买到了车票,有座位,而且价钱是七十九块钱。我们又买了两张惠州到广州的火车票。从惠州到广州,坐汽车七十块,坐火车二十一块。两张火车票,我们就赚回了将近一百块呢。拿着买到手的货真价实的车票,我有点得意忘形。大声对易说:“早晨在被窝里面订的那两张车票,我们卖了吧?你去问一下谁要那两张车票。”易对我使了一个眼色,说:“在这里你也敢瞎说,小心人家以为你是票贩子。”我当然不敢瞎说了。说我是票贩子倒没有什么,如果没收了我的火车票,我可没有办法回家啰!

回去翻了翻箱子,全是旧衣服。过年回家没有新衣服穿。我找出怀豆豆时穿过的红棉袄看了看,还能穿出去。易的也是红棉袄,是去年过年时买的。这两件衣服,都没有穿回过老家,而且是我们最好的冬装了。烧了一大盆水,把棉袄冼了掠在阳台上。看了看脚上的鞋子,旧了。拿着一百多块钱,在东江工业区转了圈,每个人买了一双鞋,过年回家的时候,身上总有一件新的了。

剩下的日子里,易在东江工业区守着小小的家,我继续上班。还没有到发车的日子,在工厂呆一天就有一天的工资。工厂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它的人道主义:过年回家的人,回家前领十二月的工资、领一半年终奖,剩下的一半开年过了十五发放。留守在工厂的工人,在一年的最后一天上班时间里才发年终奖。

火车出发的头一天是我的生日。本想晚上才回东江工业区,不过心里又想:忙了一年到头,没有啥收获,难不成也不给自己放假休息一下?而且,明天就要坐火车回老家去了,一路的旅程辛苦呢,得先休息一下。于是上班到中午,就离开工厂回东江工业区。途中去人人乐超市,买了一点ròu丸,那是生日晚餐吃的菜。

易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回家穿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着。豆豆用过的折叠婴儿车被易拆掉了,装在一个袋子里面,准备带回家去给比豆豆小的家伙用。这台婴儿车带回家后还真派上了用场,后来小妹的儿子出生了,还真睡过豆豆的婴儿车。不过,婴儿车更多的时候却被豆豆拿来当玩具用。

晚餐是我过的所有生日中,最简单的一个顿生日晚餐。泡了一点晒土豆片。那几块晒土豆片来得不容易,还是易的老母亲弄的,托人带给我们的,我们一直舍不得吃;把ròu丸和泡好的晒土豆片一锅煮了当水锅吃。易开玩笑说:“你又长大一岁了。”是呀,三十了。

想起年少轻狂的时候,曾经自命不凡,曾经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是多么光辉的人生,但是到头来,女人就是女人,改变不了嫁人生小孩的命运。记得邻居家的大妈,在多年前曾经感慨道:“女孩子是菜仔命,落到了肥处就是肥处。”对不起,我没有落到肥处。不过,即便是一颗瘦菜苗,只要给它阳光,给它水,它也能开出漂亮的油菜花!我,是不是那一株瘦小的油菜花呢?三十岁,没有钱没有车,也没有在城市里面的大房子。唯一算我的房子的,就是在老家建着的那一栋农民房。不过,建房子的时候三姐妹都出了力,所以房子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