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见广州火车站里面黑压压的人群,每个人背着沉重的行李,揣着并不多的钱,向着家乡的方向逃跑。

我们工厂的订单突然少了。每次老板来工厂,总要问几个业务员:有没有接到订单?有没有开发新的客户?开发新客户,在那个时期是一个难题。我们工厂只是塑胶加工厂,靠天吃饭。即便有新客户愿意同我们做,订单来了,得先给财务确认是不是可以做。财务多方面打听新客户的声誉:工厂规模大吗?工厂固定资产多吗?工厂付款及时吗?付款不及时的,就算利润再多的订单,咱们也不做!新客户把关,老客户也把关。财务每天催着业务,让业务收货款。不管工厂利润有多少,钱收回来才算真正的利润。放在外面的钱不算自己的。说不定客户明天晚上就倒闭了。

工厂虽然没有订单,却没有裁员。真感谢工厂呀,在那个特殊时期,每个打工仔的打工妹的神经繃得紧紧的,生怕工厂突然裁员。被裁员的人找工作难呀!在那个时候,极少人辞工。有一份工作的,都守着工作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更别说跳槽了。我们工厂虽然订单不多,不过却也没有放假。不过工人的加班少了。八个小时准时下班。我们比往日又闲了很多。许多人坐在办公室里面并没有真正干活,只不过是在熬日子。熬一天就有一天的工资。我们的工资并不曾少发一分钱。不过,工资不变,但是物价却也不便宜。老家的开支一定不能少,豆豆牛nǎi钱不能少,豆豆穿衣服的钱吃零食的钱不能少。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勒紧腰包。该买衣服的时候,不买,将就着穿;该换手机的时候,不换,将就着用。

我们老板是广东本地人。工厂的厂房是他自己的,新洋塑胶厂所在的位置,叫新洋工业园。整个工业园里面的房子都是老板的。工业园里面除了新洋塑胶,还有其它两家工厂,都是租老板的房子。所以就算工厂没有赚钱,想维持下来却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个时候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在混着日子,老板却并没有裁一个员工。不过,辞工离厂却很容易。往日辞工得一个月时间,那段时间随时辞工都行。不过在那个时期,谁会辞工呢?我正是在那个避风港湾里面顺利地度过了金融危机。

第二百四十九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一天,易突然心事重重地告诉我,他们公司出现亏损了。公司总裁给高层开会的时候,还没有发言,倒先给跪在高层面前,哭着鼻子求他们把公司看紧一点,不要让公司倒闭了。在东江工业区,我们也曾听到外界传言,说易的公司快倒闭了。我问易:你们公司真的要倒闭了吗?易若有所思地回答:公司倒闭没有可能。他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在那儿工作了十多年。只不过十多年来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物而已。对于公司,他也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看着公司从一个小小的加工作坊一步步发展成几千人规模的大集团公司。所以,当别人造谣说他们公司快倒闭的时候,他当然会站出来说:不可能。说完,他接着若有所思地说:我怕公司这一次会朝我们开刀!

易的猜测没错。虽然易的公司,订单并没有减少,但是前段时间还给高层下跪过的总裁,突然变了脸,开始变相裁员。裁员,在东正公司还是第一次。裁员进行得非常残酷,从高层往下裁,工作久的先裁。公司不直接终止劳动合同,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有文件规定不许裁员了。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裁员每时每刻都在珠三角的每个角落进行着。

东正公司的裁员,从放长假开始。每个被点到名的,先放四个月长假。进人事部办公室的时候,早就有人事部经理等在那儿,同公司签一份放假协议,按了手印,然后开始休息。第一个被裁下来的,是总裁的拜把子兄弟。当东正公司还是只有十来个人的小作坊的时候,那个兄弟就进了公司。那个时候的东正总裁,不过只是一个开始创业的年轻人。他同他的拜把子兄弟一起在车间里面打铁片、一起抬机器。后来东正集团慢慢发展壮大,总裁也没有亏待这个兄弟,所有的装配车间都安排给他管理,部长级。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东正公司一度陷入困境,不过总裁没有对任何老部下开刀。可是这一次,他开刀了。

他的那个拜把子兄弟接到通知,没有去人事部签协议,而是去了总裁办公室,找总裁说理。总裁却说,公司有困难,虽然你是我的兄弟,但是我也得为公司大局考虑。我已经猜到了你会来找我,不过我做出的决定,就不能改了。你也例外。如果我开了先例,会有更多的人来找我。你要是对我有气,你打我两耳光吧!打完之后你还得去人事部签协议!所谓的兄弟情谊,在金融危机的时候,薄得还不如一张纸!连自己的拜把子兄弟都裁下来了,还有谁不能裁?

部长裁下来了,副部长去顶替,级别不变工资不变,却要履行部长的职责;经理裁下来了,副经理去顶替,级别不变工资不变,却要履行经理的职责;主管裁下来了,副主管去顶替,级别不变工资不变,却要履行主管的职责。第一拔被裁下来的人,居然有几十个。东正公司裁员,裁下来的全是管理人员,生产一线的员工倒是一个都没有裁掉,而且还招了一些新工人。理由很简单:产品得由生产一线的工人去生产。

一时间,东正公司本部、东正公司下属的工厂,掀起了裁员潮。每个被裁掉的人离开的时候,同办公室的人都悄悄地送行。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谁也不知道明天被裁下来的那个人会不会是自己。易依旧在惠环。我对易说:“你去请你主管吃一顿饭,然后快点调回公司吧,不要在外面工作了。假如你们公司收回了外面的订单,说不定你就跟着被裁员下来了。”易其实有很多次调回公司的机会,不过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二零零八年会闹金融危机,所以他不回去。在外面自由,而且工资比在本厂高多了。易被公司调到外面去,一去就是几年。易叹了一口气说:“以前有大把的机会回去,我不想回。现在我想回去,却没有机会。公司里面的人都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的泥饭碗,哪还要人呢?”易说完,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我,他告诉我说,主管私下和他的jiāo情不错,曾经对他承诺,只要他们部门还在,易就在。

我们诚惶诚恐地过日子,生怕哪一天,易就被裁员了。易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失业了,靠我的这一份工资很难养家糊口。易所在的部门开始裁员了。因为公司开始收回在外面的订单,把所有外发加工的模具全部拉回本厂生产。在订单不充足的情况下,当然得先养活自己工厂的工人。他们部门在外工作的有五六个。每收回一个供应商,就有一个人跟着放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