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女儿吃什么牌子的nǎi粉?”我告诉她,伊利。她说,幸好不是三鹿。我问:“三鹿怎么啦?”阿春告诉我:“三鹿nǎi粉出事了,你还不知道?”我还真不知道。仓库的人说,头天晚上电视上已经报道过了。

阿春打开手机让我看新闻。三鹿nǎi粉三聚氰胺含量超标,许多孩子吃了这个nǎi粉得了石。她说,惠州市大超市里面已经找不到名叫三鹿的nǎi粉了,所有的三鹿都下架了。这就是二零零八年闹得轰轰烈烈的三聚氰胺事件。三鹿nǎi粉,只是拉开了这个事件的序幕。

随后,国家食品安全总局对国产nǎi粉进行了检测,不合格的nǎi粉一批名单一批接着一批公布出来,我们才知道,国产nǎi粉真不安全。一时间,各超市国产nǎi粉销量一路下降。而且非常不幸的是,伊利也中招了。有一个普通盒装nǎi粉不合格。虽然豆豆没有吃那个批次的nǎi粉,但是我不放心给她接着吃伊利。阿春的小孩以前吃国产nǎi粉,国产nǎi粉出事以后,她改吃进口牌子。她告诉我,雅培不错。她儿子喜欢吃。

我立即打电话给母亲,问豆豆还有没有nǎi粉。她说:“还有一罐多。”我对她说:“国产nǎi粉有问题,你先不要给豆豆买nǎi粉,我买进口nǎi粉寄回来。如果豆豆的nǎi粉不够,你先买豆nǎi顶几天吧。”决定下来了,我去买雅培。那段时间超市的nǎi粉推销员极力推销进口nǎi粉。进口的牌子多得眼花缭乱,但我认定了雅培,我就铁下心来买它。买了三罐nǎi粉,还有一些衣服玩具,弄了一大箱寄回去。

母亲收到nǎi粉的时候,豆豆早就没有牛nǎi吃了,喝豆nǎi。不过她不喜欢豆nǎi,捧着豆nǎi一边哭一边念:“妈妈牛nǎi,我要喝妈妈牛nǎi。”豆豆管牛nǎi叫妈妈牛nǎi,可见她与牛nǎi有多亲了。雅培nǎi粉寄回家,母亲立即冲了牛nǎi给她。小孩子的嗅觉灵敏,她一闻,不是伊利的味道,又哭了一阵子,才喝雅培。喝了几次,就习惯了雅培的味道。

寄了雅培回去,牛nǎi事件还没完。有人告诉我,进口nǎi粉也有问题,只是国家没有抽检而已。与此同时,国家加强了对国产nǎi粉的监管力度。早期生产的国产nǎi粉全部下架,超市里面销售的都贴了绿色标签。去买nǎi粉的时候,认准了绿色标签,贴了标签的才是合格nǎi粉,才敢买。我们就这样被牛nǎi牵着鼻子跑。有一天我们几个家长私下议论:国家对nǎi粉加大了监管的力度,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没有哪家企业敢生产出不合格nǎi粉了吧?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豆豆吃回以前的伊利。不过,买nǎi粉得看生产日期,要买刚生产出来的。豆豆外婆年纪大了,经不住推销员的忽悠,人家是近期生产的,她就以为是近期生产的。所以,nǎi粉还是我买了寄回去。不过牌子换成了伊利。这次我们买的是金领冠,比金装又高了一个档次,不过价钱也贵了几十块。豆豆刚吃习惯了雅培,又改吃伊利金领冠,自然又哭了好几天才适应它的味道。那一年秋天,我们就被nǎi粉牵着鼻子走来走去。每个月发了工资,我就拎着大包去买nǎi粉。买了nǎi粉再去邮局,寄包裹、寄钱。一直持续到过年,我回家去老家的超市逛了一圈,确定老家卖的nǎi粉是nǎi粉事件以后生产出来的nǎi粉,我才结束寄nǎi粉的日子。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nǎi粉事件还没有过去,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来了。每当金融风暴来袭,珠三角首当其冲,这次也不例外。资金链断裂。欠债无法收回。债主逼债。珠三角遭受了金融危机这场台风,许多工厂在这场风暴中倒闭。更多的工厂,在生死边缘做着最后的挣扎。几天功夫,街上多了许多提着行李的人。他们都是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失去工作的人。

有一天易打电话告诉我,合俊玩具厂倒闭了。我同合俊玩具厂有一点淡淡的情谊。在三峰塑胶厂做跟单员的时候,合俊是我的客户。所以合俊的许多人我都认识。合俊厂,还有我们曾经同我们桃园结义的小妹阿玲。我让易打听一下阿玲的下落。易告诉我,阿玲在合俊厂未倒闭之前就辞工走了,不知道去了哪儿。这是合俊的朋友告诉他的。

合俊玩具厂,那可是樟木头,甚至整个珠三角地区响当当的工厂呢,想当年多少工厂为了抢合俊厂的加工订单,想尽了一切办法?当年我在三峰的时候,合俊就是三峰的上帝。合俊的订单来了,其它客户都得给合俊让道!哪怕是不赚钱的订单,老板也要包揽下来,目的是为了去钓赚钱的订单。当年每个月合俊贡献给三峰的货款,少说也得几十万块呢!而每当我去合俊办事,走进合俊办公楼的时候,我就想跳槽,就想从三峰跳到合俊去!

这家工厂说倒就倒了。我和易的心里都打了个寒颤。我问易:“你们公司没事吧?”易说,暂时没有看到不正常的症状。易问我:“你们工厂没事吧?”我告诉他,我们工厂还在正常运转。工厂正常运转就好,我们都还有工作,都还没有失业。家里正在建房子,我们每个月都把两个人的工资寄了回去,没有存一分钱。

惠台工业区曾经是惠州市响当当的工业区。因为这里有惠州市响当当的品牌企业:索尼电子、LG电子,还有许多家上千人规模的大企业。据说这个工业区的工资标准,在整个惠州市是数一数二的。当然,我工作的新洋塑胶厂无法与外企相对。工资一般般,不过也过得去。然而,金融风景来的时候,我工作的工厂没事,平安度过了金融风暴,但是那些大企业,因为僧多粥少,日子却难熬。

惠台工业区的夜市,就在索尼厂门口。金融危机以前,每到晚上那儿热闹非凡,摆地摊的沿着马路两旁各自为营,光是卖小吃的都有一条街。全凭着索尼的人气,在那儿做小生意的据说都挣了不少钱,还听说有的人靠挣索尼工人的钱,在惠州买了地皮盖了房子。不过,金融危机来的时候,那儿最先受伤。

索尼工人分批放长假。没有放假的工人每天只上八个小时。对于靠挣加班费凑工资的工人来说,没有加班,拿到的底薪只够喝白开水。只够喝白开水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节省开支。他们当然只能去工厂饭堂吃饭。只能喝工厂提供的白开水。逛街的人少了,摆地摊的日子也难过了。晚上走过夜市,许多摊位铁将军把门,大门上还挂着一张纸皮,上面写着:摊位转让。

回东江工业区瞧了一下,东江工业区也中抢了。在东江夜市里行走的人比往日少了很多。自然也有摊位转让的牌子挂在关着大门的摊位门口。高音喇叭里面喊着的是:特大优惠、降价大甩卖。尽管商家降价,但是买东西的人并不多。失业的人只顾拧着箱子挤上回老家的列车。有网络媒体作过专门报道,题目叫:逃离北上广。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