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最快的速度回家取钱,然后去诊所。

易坐在江西医生那儿,刚挂上吊瓶。他轻描淡写地对我说:“打架了。”我问他:“你和谁打架了?”他说,和阿华。阿华是他的同事,两个人一起被调出去,易管理品质,阿华管理生产。两个人打架的原因说来可笑,就是因为看电视。易晚上要睡觉,阿华要看电视,易说阿华看电视打扰了他的休息,两个人就干了起来。易的眼皮被打bào了。看到他伤成那个样子,我都心疼死了,不过他却说:“阿华也受伤了。”男人总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到头来却是两败俱伤。我问他:“公司知道你们打架的事情吗?”他说,已经知道了。等着吧,等挂完吊水去公司jiāo行犯罪经过吧!

我身上只有几十块现金,问医生要多少yào费。医生倒是很和善,对我说:“钱不够没有关系,先给他冶。他这个样子,至少得打三天针。”三天针,几十块钱当然不够了。我把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jiāo给易,然后再回家,取银行卡、取存折。银行卡是螺丝厂办的,不知道螺丝厂的工资有没有进帐,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自动柜员机前。假如工资没有进帐,我就只能拿着存折去龙湖的银行取钱了。螺丝厂的工资已经到帐了。这家工厂,在我为它服务的几个月里,从未按时发过一次工资。我走了,它居然准备把工资打到了帐上。

易伤成这个样子,得补一补。取了钱,去天和百货买了排骨、煲汤的yào材,扔进电饭煲就去诊所接易。我们从诊所回来的时候,汤煲好了。把汤倒进碗里面,用电饭煲煮饭。易坐在桌边一边喝汤一边问:“这一碗汤花了多少钱?”我告诉他,二十多块,没有算上水电费。他感慨说:“太贵了。”他都好久没有去买过菜了,哪知道ròu贵呀?排骨可要十六块钱一斤呢。这一碗排骨汤,是一斤多排骨去熬成的。

一斤多排骨,中午我们就消灭光了。看着碗里的yào材,觉得倒掉了可惜。下午易回公司jiāo行事情经过,我又去买了一些排骨,连同yào材一起煮汤。易和阿华回公司,各自见了自己的主管,公司有规定,打架立即解雇。两个人的主管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把这件事情私了,没有让公司高层知道。不过,处理的结果还算满意:阿华伤得轻,所以他的yào费全部由自己出;易伤得重,易的yào费由阿华和易各出一半。一场架打下来,易共了两百块钱为自己买单,不过没有被公司解雇,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易在家里养了几天,伤口好了很多。公司把他派往惠环。那家工厂离我的工厂很近。星期一下午,易接到了调令,我和他一起从东江工业区出发,坐二十七路车来惠环。他在惠环市场下了车,过马路,去位于斜下的工厂。我一直坐到工厂门口。因为是一起出发,两个人工作的地方又离不了多远,所以这一次当我背着行李去上班的时候,居然没有掉眼睛。用易的话说:我还是一个小妹妹。走到哪儿得要一个人带着哄着才行。他说,这次他离我不远,我肯定能在那儿安心地工作下来。这句话真被他说对了。正因为他离我不远,所以刚进厂最难适应的那几天,我居然很快就度过来了。在那家工厂做了两年才离开。

第二百四十七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在这家名为新洋塑胶厂里面做的事情很轻松。每天下生产计划,有需要电镀的产品,打电话让供应商拿去电镀。八个小时工制,不过正儿八经地工作的时间,每天不超过两个小时。其余六个小时坐在办公室里面发呆。

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建房子的日期请人看了,农历九月初九开始拆老屋,农历九月二十一开始建房子。我放在家里的钱,母亲拿去买了材料,不过钱不够,有一部分材料是赊来的,同人家说年前结清帐。母亲让我寄两千块回去,要做生活费。每天一大桌人吃饭,虽然米油腊ròu家里都有,但是光这些东西不能整出一桌饭菜。村里面建房子的有几家,每家都在攀比,看谁家的生活好谁家的生活差。农村人就爱攀比,总喜欢比来比去。母亲说,咱们不做最好的,也不做最差的。自己菜园有菜就从自己菜园里面摘,没有的才去外面买。一天花三十块钱买菜就够了。可是房子不是一天建成的,前前后后得花两个月时间呢!

易发了工资我们就寄钱回家,母亲要的两千块一分不少,外加豆豆的牛nǎi钱一千,三千块钱就跑在回湖北的路上了。寄完了钱,如释负重。不过,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还得勤紧腰带,省下每一分钱寄回去。

那几个月,每当发了工资,我们就会回一次东江工业区,把两个人的工资凑在一起,留一点零花钱,其余的全部寄回去。寄钱是一件大事,我和易一起去,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守着那一点钱,直到看见汇款单被输进电脑,营业员给我们开了发票,我们才拿着包票,小心翼翼地装进钱包才离开柜台。那一年从秋天到冬天,我们没有为自己买过新衣服。就连过年回家,我们都是穿着旧衣服回去。

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不仅仅只是我们过得艰难,父母、豆豆的日子也过得艰难。我们建房子的时候,没有借用别人家的房子作住处,挨着柴棚搭了一个棚子,把家具搬进去,支了两张床,就是临时的家。才一岁多的豆豆,也跟着外公外婆住在大棚子里面。

不过那段日子似乎是我和易最开心的日子。我们离得太近了。偶尔在下班以后,两个人相约着去惠环市场走一走,去吃两块钱一份的铁板烧土豆或是铁板烧豆腐,或是买了瓜子坐在草坪边上嗑瓜子。不是每个星期都回东江工业区的家。我每个星期天都有空,但是易却不是。

两个人约好了要回家的时候,总是我等他。我从工厂走出来,去他工作的厂门口,等他下班,然后一起走到惠环市场,等着二十七路公jiāo车载着我们回东江工业区。我们坐在公jiāo车上,穿越整个惠州市区,看着市区外的灯火,心中感慨万千。到天和百货下了车,我们一起去买一包速冻饺子,回到家我煮饺子,易剥几颗大蒜,淋了酱油和醋,放在一只小碟子里面。饺子熟了,每人端一碗饺子,沾着刚剁好的蒜末吃饺子。易说那种吃法最有味道。

后来猪ròu突然降价了。我们回家总要吃ròu。有一个星期我们没有回去。到了星期天下午,易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回家做晚饭吃吧。”我到惠环市场的时候,他已经买好了龙骨。回去喝着自己熬的龙骨汤,感觉就是不一样,比工厂大桶里面装着的骨头汤好喝多了。

在艰难岁月里面度过的甜蜜日子,总是那样难以记人忘怀。而这样的日子,随时会被一颗定时zhà弹打破平静的日子。有一天去仓库办事,刚进仓库,阿春就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