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我们不一样。单车厂早期进厂的文员很幸福,加班有加班费,难怪她们即使没有事做也要在办公室里面呆着,有钱啊!我们可不一样了,我们就算二十四小时都守在办公室里面,也就那一点工资。月薪!单车厂的工资是保密的,她们拿多少工资不告诉我们,但是还是有别人告诉我们她们的工资大概是多少,比我们高得多!全都是混加班费混来的。

真相大白以后,我私下对胡静说:“我们不管那样多,晚上九点钟准时走。现在还是试用期,不要太老实了。太老实了会被欺负。”胡静说是。她们爱加班,去加吧,我们九点钟就走人。我们已经免费加班三个小时了,我们要回家。胡静要在厂门口坐公jiāo回龙津,我要步行回去。走回去得半个小时。而且我回家的路上,有一段路荒无人烟,没有路灯。那一段路治安不好。我得趁着那条路上还有人迹的时候,冲过去!

九点钟下班,九点半到家,洗濑完毕,同易通一会儿电话,十一点睡觉。一个人不敢睡觉,得打开电灯,然后在枕头底下压一把菜刀,即使是大热天,我也得关紧窗户,关紧蚊帐,得用胳膊按住眼睛,然后在恐惧中睡去。我一个人提着箱子一路摸索着来到广东未觉得害怕,一个人晚上从东江路口回家,从埋满了骨灰坛子地路下走过未觉得害怕,可是让我晚上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却觉得害怕。住在东江夜市的时候如此,住在乡下也一样。每个人都有天生的弱点,不敢晚上一个人呆在家里,就是我最大的弱点!

在恐惧中入睡,睡眠质量严重不合格。只能在中午的时候补睡一会儿。可是走进宿舍,却像进了蒸笼般。小小的宿舍里面住着十多号人,窗户特别小,空气不流通。没有空调,两台不小的壁扇在天花板上,有气无力的转悠着,风是热的,吹在身上只会招来更多的汗水。好不容易流着汗睡着了,刚想再睡一会儿,闹钟响了,得起来上班。累呀。于是盼望着星期天快点到来。一周工作六天,只有星期天才能在家里多睡一会儿。

每个星期六晚餐加餐。吃过了加餐,一周的工作结束,第二天就是休息日了。快下班的时候拿到了加餐餐票。拿到加餐餐票的同时,我们也得到了一个消息:星期天与星期一对调。所以,星期六晚上还得加班。星期天还得有八小时的工作。星期一,才是我们的休息日。

好心情一下子没有了。去饭堂排队,打属于我们的一荤一素两个菜。然后,拿着加餐餐票,去另一个窗口领我鸡翅。鸡翅不大,油zhà的鸡翅很好吃,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ròu就被我们吃进了肚子里面,只剩下骨头渣渣了。这是公司给我们的唯一的福利。不扣钱的。

从星期六坚持到星期天。我和胡静从星期四开始上班,熬到星期天,已经为单车厂贡献了四天的劳动了。好不容易盼来了休息,到了星期早晨,却突然没有了睡意。我又在动摇。这一份工作,我不想做了。没有理由,就是不想做。我打电话给易。告诉他,我不想做了。易说:“不想做你就不做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出去找工作就是了。”

得到易的同意,我突然一下子高兴起来。一路小跑着去单车厂,去了一趟办公室,师傅在加班。我问她知不知道胡静的电话,她惊奇地问我:“你找胡静干什么?”我随口说,我昨天同胡静约好了去逛街,结果没有她的电话,不知道她到了哪儿。然后,我拿起我的杯子,借口去洗杯子,出了办公室。再去饭堂收拾碗筷。走过门卫室,把厂牌扔到桌子上,对保安说:“明天早晨帮我把厂牌jiāo给人事,我不干了。”然后迅速离开工厂,回家。单车厂的这份工作,是我轻轻松松地拣回来的,现在我也轻轻松地把它扔出去。错过了这一次,以后我不再和它有关系。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想工作,去八达楼吧。星期二一大早我就到了那儿。远远地望见单车厂招聘台位,我躲开了。当逃兵的我在这个地方见到熟人,总不好意思。投简历,面试,复试,没有结果。星期四再去。星期五接到两个通知面试的电话。惠环镇惠台工业区。一家是塑胶厂,另一家也是塑胶厂。坐车到了惠环镇,再转公jiāo车进惠台工业区。按先来后到的顺利,谁先通知我,我就先去谁家面试。坐在惠环镇内公jiāo车上,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向着目的地走去。我惊喜地发现,我看到了要面试的第二家工厂。对不起,你排在第二。等我搞掂了第一,再来你这儿,行不?

走进第一家工厂办公室,看见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在扫地。后来有人告诉我,那个人正是老板。一看这办公室,和三峰塑胶的摆设差不多,又勾起了我对三峰塑胶的回忆,三峰后遗症立即上来了。我在心里想着:这家工厂有休息日吗?每天都要加班吗?老板也同三峰塑胶的老板一样低素质吗?面试进行得很顺利。待遇谈得合我的要求。面试完了并没有立即让我离开,而是让我等人事过来。估计是过关了,需要jiāo待一些事情吧。我坐在接待室里面等了老半天,人事还没有过来。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第二家工厂打电话催我了,问我在哪儿。罢了罢了,这和三峰塑胶差不多的工厂,我不要在这儿工作了。我得去进行第二场面试,不等你了。

我告诉第二家工厂,说我在车上。堵车了,很快就会到。然后,离开接待室,叫了一辆摩托车,向着第二家工厂奔去。面试,谈工资,结果很幸运,被录取了。后来才知道,我的这一次选择是正确的。几个月之后,金鬴危机来了,我面试的第一家工厂没有订单,放了长假。易在金融中被公司裁员,正是靠着我在那里挣来的工资维持了最艰难的几个个月。

这个工厂的位置,比第一家好多了。从东江工业区开往惠台工业区的二十七路公jiāo车就从工厂门口驶过。车费四块。那天是星期四。想着星期六还有一场面试,我想给自己制造更多的工作机会,所以我对工厂说:我下周一过来上班吧!工厂欣然答应了。

连续几天下雨,除了出去面试,其余的时间都是穿着拖鞋在雨里面跑来跑去,脚烂掉了,痛呀!星期五,雨停了,不过路上仍有积水。去楼下聊了一会儿天回家,手机显示有未接电话。是易打过业的。没有话费了,我趟着积水,去离家最近的公用电话亭回电话。拔通了易的电话,他焦急地问我:“你在哪儿?”我告诉他,我就在离家最近的公用电话亭。他说:“带上钱来江西医生诊所,我在这里。”一听说易在诊所里面,我的心里一沉:他生病了?严重吗?我二话没说,趟着积水飞快地往家里跑。积水顺着脚跟溅起来,淋湿到我的裤子上。我顾不了那样多,只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