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物控员,我们正在招,我给你写一张单,你下午去面试吧。”

收好面试通知单,我沿着人才市场转了一圈又一圈,却没有投出第二份简历。罢了,罢了,老老实实地去单车厂应聘吧。面试我的还是同一个人。他问我上次面试上了为什么不去,我依旧说,弄丢了体检通知单。面试进行得很顺利,我又被录取了。工作搞掂,下楼来,当初同我坐在接待室里面等候面试的人,算上我只有三位了。那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生也在,后来才知道她和我居然是同一间办公室的,她面试上了采购员,不过单车厂的采购员没有油水可捞,同我一样只有辛苦卖力的份儿,我们同命相怜,居然成了好朋友。

写体检通知单,文员笑着对我说:“这次不要弄丢了。”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去水口医院体检,下午去工厂门口等体检结果。当医院的体检结果用电话告之工厂,我的身体没有问题,没有乙肝没有结核,非常幸运,我是一个健康的劳动力,我进厂培训去了。长得非常漂亮的小妹,后来我才知道她叫胡静,她也在。

培训课非常简单,不过就是讲一讲厂规厂纪,当文员告诉我们,试用期为四个月时,我们才知道被忽悠了。面试的时候口口声声说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过后加工资,突然又延长了一个月试用期。不过没有人为这突然多出来的一个月试用期离开,我也一样。然后,最致使的一招来了:买厂服!拿现金去,一手jiāo钱一手jiāo货,不开收具!这家台资工厂真狡猾。本该免费提供的厂服,居然也要出钱购买。你花钱买了厂服,因为没有留下收据,所以去劳动局告状都没门。你说你是花钱买的,对不起,能提供出相应的证据吗?没有证据就是在瞎说,没有人相信你。单车厂比螺丝厂还要黑呀,螺丝厂的工衣虽然要钱,但是那是从工资里面扣的。离厂的时候如果过了试用期,这笔钱会退还的。单车厂呢,管你是谁,要进厂就得买工衣。不穿工衣就不能上班!工人的工衣十七块一件,我们的因为质地不一样,白色的紧身短袖衬衣,比工人的贵两块钱。共三十八块钱买了两件工衣,在结束螺丝厂的工作后没有几天,我进单车厂上班了。我的职务是物控员,属于生产计划部。这些年在外打工,做了工人做跟单员,做了跟单员做物控员,跑来跑去没有离开过生产的大圈子。珠三角是一个廉价劳动力市场,制造行业是工资最低的行业。多年以后,我回望自己的人生路时,才后悔当初入错了行。不过那个时候不觉得。进工厂打工,光明正大地挣钱,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就算工资不高,我居然很知足。

买了厂服,开始分床位。单车厂的床位不是免费提供的,一个床位四十块。我没有要床位。离家这样近,我想每天晚上都回家。胡静住在龙津市场,离工厂有两站路,坐公jiāo不过几分钟时间,她要了一个床位。那张床位是下铺,我在单车厂短暂的几天,每天中午都去胡静那儿挤一下。

离家近,上班基本不用带啥东西。一只杯子、一只饭碗就够了。工厂不包吃住,但是提供免费的水。办公室里面的饮水机还行,冻出来的水冰冰的,如果放一点糖,就是冻糖水了。空调也很凉快,据说我们办公室的空调是全厂最好的空调。坐在办公室里面喝着免费的水(我进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提供免费的水,不过单车厂也有免费的水供应,那是一个奇迹),吹着免费的空调,坐在师傅旁边看她干活,想象着师傅离职以后怎样做这份工作。人生的角色转换太快了。几天以前,我坐在螺丝厂市场部办公室里面骂我的小徒弟,说她笨;几天之后,我却在东江工业区的某个小角落里面给别人当徒弟了。我的师傅比我还小呢。不过,她不敢骂我笨。她要是骂我笨,我就会骂她:“你狗日的懂得什么?我出道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要多,你居然好意思说我笨?”她不骂人,也不对人亲近。她安排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们并没有在同一张办公桌上干活。我有我的办公桌,办公桌是新的,电脑也是新的,不过电脑运行的速度却比蜗牛还慢。

进厂第一天就遇见了一周一次的生产大会。去会议室给每个参加会议的人发报告,坐在师傅后面听她汇报物料的到料情况,以及未来几天的计划。对不起,我只是一个南郭先生。她说的那些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也不认识。

第二百四十五章

第二百四十五章

在我和胡静的强烈要求下,有一天晚上加班,台湾经理拿了半辆单车(所谓的半辆单车,只是一个单车头和前轮,没有后轮),给我们讲解单车的构造兼每个零件的名称。小小的单车看起来不咋样,但是零件多得很,装配的时候少了一个螺丝都不行。正在培训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螺丝厂一个jiāo情不错的同事打过来的。师傅小声示意我:按掉。我才不理她,不接电话也不按掉。经理瞪了我一眼,对我说:“你接电话吧。“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接了电话回来,经理才说:“公司规定,上班时间不允许接听私人电话,你不知道就不怪你了。以后不允许有第二次。”接听私人电话要挨罚款,五十块人民币。这个破工厂,居然还有这样的破规矩。许多工厂的这一条禁令,都是来约束一线工人的,职员不在约束范围内。可是单车厂的这一条禁令,把所有人都约束起来了,连台湾经理都不例外。这一条我还真受不了。我可以不接私人电话,甚至可以把旧同事的电话号码都列入黑名单,但是我不敢保证我上班不打私人电话。就连在工作量压得人快透不过气来的螺丝厂,每天我都要在上班的时候抽几分钟时间打私人电话。有时候打给豆豆外婆,有时候打给易。豆豆开始牙牙学语了,想她听她的声音的时候,我忍不住要打电话;想听易的声音的时候,我也忍不住要打电话给他。好个单车厂,你们不允许我打私人电话,坐在办公室的时候我不打电话行不,不和你们废话,我想打电话的时候,躲到空无一人的会议室、躲到洗手间打电话行不?我照旧打我的电话。你们的这一条规定,去约束别人吧,不要来约束我!你可以要求我提前上班,要求我推迟下班,但是你不能要求我不打私人电话!最讨厌这一条规定了!

当然,工厂的上班时间也有规定来约束。白天八个小时,晚上还得免费加班三个小时。一天十一个小时的工作量。坐在办公室里面没有忙到哪儿去。每天晚上从六点开始加班,加到九点钟。我和胡静拿月薪,一到九点钟就想走。可是那些老人却不走,她们还在。问她们为什么不走,她们说:责任制就是这样,得把工作做完才走啊!后来才知道,她们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