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8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走多远,我这个做师傅的早就知道了。不过,我不会说出来,尤其不会对我的主管说出来。我还没有傻到这个地步。我说我的徒弟不好,主管可能就会又来找我:万,你多带她几天吧,把她带熟了你再走。我告诉主管,我的徒弟很优秀。虽然从未做过文职,但是她肯学。你看,她整天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连我去厕所也跟着,连睡觉也跟着,足以证明她是个好徒弟。即使是她没有工作经验,即使我走的时候,她还没有上路(绝对有这种可能),但是相信在我离开以后,有你的调教,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棒的跟单员。主管对我的话半信半疑。你当然有资格半信半疑。不过,人是你招进来的,你要怀疑,也只怪你自己眼花了,没有找对人,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有最后几天了,所以我不想在临走的时候突然节外生枝。

徒弟跟我学一个星期。当然也有被我骂的时候。我骂人特别难听。对不起,我心情不好。对不起,我在螺丝厂几个月时间受够了。我得找一个出气筒,把我所受的气转嫁出去。我不想把这一股气窝在心底,走的时候一并带走。这样会影响我找工作的心情。我的可怜的徒弟,就是那一只出气筒。我骂她:“你真笨。你会不会电脑呀?会不会cāo作ERP系统呀?你从未做过文员,你干嘛要来做跟单员呀?你不知道,跟单员是所有文职里面最难做的?”我骂她:“我教过你多少次了,你还不会呀?你知不知道,我进来的时候,可没有一个师傅坐在我旁边教我呢,我的工作经验全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这是我私人的劳动成果。我要是不教给你又怎样?我教给你了,你就得给我记住。记不住的,麻烦你用笔记本记下来。忘记的时候,翻一翻笔记本,你就知道该怎样做了。连笔记都懒得记,你能学会吗?”我骂她:“我不想教你了,你真是笨极了。我们无法沟通。”最后,我连骂都不想骂了。到了该出货的时候,我说:“我们下车间。”转一圈,打送货单,出库,她跟在我后面学。出完货,我回办公室处理邮件,她继续在车间转悠,让她做我的跑吧。她乐意跑腿,至于处理邮件、接电话,那是她的弱项,她刻意逃避。不过,这却是我的强项。我有三寸不烂之舌,还有一只会用文字忽悠别人的脑袋。两个人,十六个小时,完成八小时内的工作任务。我轻松。她也轻松。不过,她能学多少东西,靠她的造化。谁也帮不了她。强迫一个不爱学习的人学东西,是一件麻烦事情。

当我在办公室里面坐累了,我去车间转悠一下,发现我的徒弟,并没有在追货,而是躲在质检部里面同一群质检员拉关系。她告诉她们,我的小姨是某某某。啊,原来你是某某某的侄女。有一两个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翻。啊,原来你和你姨还真像。是呀,我们真像。你为什么跑到某某某(我们主管)手下干活呢?某某某这个人,以前在质检部的时候,我们就不喜欢她。你不知道,她这个家伙,是一只笑面虎。当着你笑,背地里捅你一刀。你师傅就是不喜欢她的这个德xìng才辞工走的。在你师傅之前,已经有好几个跟单员,来了没有做到三天半就走了。不信你问你师傅。

我走走质检部办公室的时候,有一个质检员告诉我,刚才我们正在谈论你呢。我说,有啥好谈论的。她说,我们说,你就是不喜欢某某某的德xìng才辞工走的。某某某,我确实不喜欢她。她确实是一只笑面虎。不过,我辞工的主要原因,不是这个,是工资太低。控制加班,拿不到多少钱。我说我辞工的理由时,小徒弟睁大了眼睛,张大了耳朵,听着我的理由。仿佛这个理由,也可以作为她辞工的理由。我对小徒弟说:你还是好好地干吧。如果想长久地干下去,就把刚才你听来的话放在心底,当你从未听到过。如果你不想干,随你怎样,那是你的事情,我无权干涉。小徒弟说:我知道了。

终于熬到了星期五。控制加班开始了。星期六不上班。下班前半个小时,我停止工作,jiāo了厂牌,办离厂手续。工资算好了,不过没有发现金。螺丝厂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离职的人员不发放现金,工资待发工资之日打入银行卡。曾经为工厂会不会赖帐这个问题,我走访过几个同事,他们是早前离开过工厂,后来又回来的,二进宫了。他们告诉我,工厂倒是不赖帐,欠你多少工资,打入卡中多少,一分钱不多一分钱不少。听他们这样一说,我倒放心了。不过有同事调侃说:假如你离职以后,还没有到发工资之日,工厂突然一夜之间倒闭了,你就没有钱领啦!那种情况只有万分之一,我不会那样倒霉。祝我自己好运吧。

老天爷真不给我一丝情面。办理离厂手续的时候就开始下雨。等我回宿舍收拾好行李准备回东江工业区的时候,小雨变成了大雨。我望了望窗外,一下子是走不成了。我想等雨小一点再走。我得在今天赶回去,明天一早就去八达楼,像卖狗皮膏yào一样,拿着我的破简历,推销我自己。

第二百四十四章

第二百四十四章

老天故意和我作对。雨越下越大,天快黑的时候还没有停下来。虽然是夏天,下过雨之后却有一点凉意。我打开收拾好的包裹,铺床、支蚊帐,在宿舍住了下来。第二天早晨醒来一看,雨停了。赶紧收拾行李出发。

回到东江工业区,已经九点多钟了。太晚了,不能去八达楼了。星期六的招聘就这样错过了。在家里一下子玩了三天,星期二一大早就去找工作。从汝湖回来,我对东江工业区的家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亲热。这是我的家。我对自己说:找一个离家近一点的工作吧,最好在东江业区,每天下班都可以回家!

人才市场的招聘不多。我曾经问过易:为什么二零零八年的招聘比往年少很多呢?易说:许多工厂生意不好。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二零零八年金融危机的先兆。几个月之后,当全球金融危机试席卷珠三角,珠三角一夜之间像地震一样,倒闭了数千家工厂以后,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半年找工作特别难。我在人才市场转了几圈,也没有投出一份简历。这个时候,有一家招聘台位刚刚挂起了用大红纸手写的招聘启事。还没有来得及看,招工的小妹就在朝我微笑。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个小妹,正是单车厂的人事文员,上次也是在八达楼,她给我写下了面试通知单,后来又帮我写了体检单,不过体检单被我扔掉了,单车厂的工作当然也被我放弃了。她问我:“上次你怎么没有去呢?”我骗她说,上次我弄丢了体检单,又不好意思找她重新写单,所以就没有去了。她说:“这没有什么啊,我还以为你嫌工资低不去了呢。”我说:“哪有啊。”然后她说:“你上次面试的那个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