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上一个创可贴,比缠纱布简单多了,工作起来自然方便很多。

回到家觉得很恶心。这两天流出去的可是宝贵的血呀,流了一次再流第二次,流了第二次再流第三次,平白无故地流了三次血,估计已经在贫血的边缘了,不恶心才怪。我躺到床上休息,易收拾了行李,对我说:“我今天就出发啰。”我说:“你等一会儿,我收拾好行李,我们俩一起出发。”易却让我第二天早晨才走,他说流血太多了,随时都有可能晕倒,一个人出去不安全。我听他的话,没有出发,继续在家里躺着。刚睡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易回来了。他没有走。他说:我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在想,今天我出去了,谁帮你冲凉,到公司里面转了一圈就回来了。不过明天我们都出去上班了,你就得自己冲凉了。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二百四十一章

噩梦、被刀砍伤手,只是坏运气的开始。星期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起床就给豆豆外婆打电话。关机。中午再打,还是关机。直到晚上,豆豆外婆打电话给我了,她告诉我,就在我被刀切到手的那天半夜,豆豆突然病了:发高烧、呕吐。第二天豆豆外公外婆带着豆豆去小县城fù幼保健院看病,打完了针回到小县城客运站,准备坐车回家的时候,豆豆突然又开始呕吐。豆豆外婆不放心,当即返回fù幼保健院,办了住院手续。豆豆闹腾了一天半夜,刚睡下,所以豆豆外婆才空打电话给我。我问她:“您带的钱够吗?”她告诉我,钱的事情不用我cāo心,就算我一分钱都不给,她都会给豆豆治好了病再出院。

我早就忘记了自己的伤痛,心里时刻牵挂着豆豆。第二天早晨,刚回到工厂,还没来得及去上班,先打电话给豆豆外婆。同豆豆外婆没有说上几句话,她的电话就关机了。虽然外婆带着豆豆,我却不放心。打了查号台,查到fù幼保健院往院部的电话打过去,打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人接电话。我才想起,还没有到八点钟,医生还没有上班。坐在办公室里面,心里一点都不踏实。我做一会儿事情,就抽空打电话给豆豆外婆,可是手机依旧关机。直到傍晚时分,豆豆外婆用公用电话打给我。她告诉我,豆豆睡了,把豆豆托给邻床的照顾,才有空出来打电话报个平安。

豆豆外婆告诉我,守在豆豆旁边,连睡觉都不敢睡着。怕豆豆突然发烧。同病房的孩子,一个孩子被两三个人轮流照顾着,而她要一个人独自照顾豆豆。我说:“我请假回来吧,等豆豆病好了再回广东。”豆豆外婆想了想,说:“豆豆刚习惯你不在身边的日子,你就不要回来了。你回来几天,等你走了她又要找妈妈,又要哭好久。”我想了想,也是。只能狠下心不回去。豆豆外婆还悄悄对我说,豆豆总是在半夜发高烧,不知道除了病以外,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她说的那个别的东西我懂,不就是鬼呀神的什么吗?我们小时候如果半夜发高烧,第二天早晨在村口准能看见有一碗用淋了冷水的饭倒在大路边上,俗称“送水饭”,那个时候几乎每家每户的家长都这样做。据说“送水饭”这一招特别dú。客气一点的人家,会在晚上在大路上烧几张纸。豆豆外婆的意思,让豆豆外公找一个半仙问一下,如果真有那些东西,赶快烧几张,让小鬼去别人家吧。我不相信鬼,不过养豆豆的时候,却也变得迷信了。比如说,半仙说,豆豆一岁以前不能看到新房子上梁。所以,隔壁家新房子上梁的时候,我把豆豆关在家里关了一天;半仙说,豆豆一岁以前不能参加别人的婚礼。所以,村里人结婚,我和豆豆外婆在家陪豆豆玩,让豆豆外公出去赴宴。心里明白,豆豆不过只是病了,没有得罪小鬼也没有得罪大神,但是豆豆外婆这样一说,我居然唯心地对她说:您让豆豆外公在村口的三岔路上去烧几张纸吧。

豆豆外婆告诉我,豆豆好了一点。可是我心里依旧不踏实。我对她说:“明天您打电话的时候,抱着豆豆出来同我说两句吧。”果然第二天豆豆外婆就抱了豆豆来电话亭。我听见豆豆在电话那端牙牙学语,又听见豆豆在叫“娃哈哈,娃哈哈”,她要喝娃哈哈呢,才相信豆豆外婆说的话:豆豆的病确实在好转。母亲高兴地告诉我:豆豆半夜没有发烧了。我问她:是不是快出院了。豆豆外婆说,医生说得再观察几天。

豆豆这一场病,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有一天傍晚豆豆外婆告诉我:豆豆明天出院,豆豆外公来接我们。我对豆豆外婆说:您去小县城菜市场买几样菜,回家好好地庆祝一下。豆豆外婆对我说:是呀,豆豆的病好了,是一件大喜事,值得庆祝一下。

豆豆外婆在菜市场买了菜,和豆豆外公一起回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了,好不容易坐在饭桌前吃了一顿饭。豆豆这个家伙回到家异常兴奋,不要外婆抱,只要外公。看见外婆走过去就哭。

不知道豆豆预感到了什么。就在豆豆出院的这天半夜里,豆豆外婆突发胆结石。好不容易回到家,忙完了家务躺到床上就睡着了。没有睡多久,却被疼痛吵醒。原以为只是普通的肚子痛,一会儿就会好,豆豆外婆没有吵醒豆豆外公,这一个星期豆豆外公在家里面也挺累的。豆豆外婆一个人支撑着,可是后来实在支撑不了,痛得在床上打起滚来。豆豆外公一看形势不妙,离我们家最近的诊所,是村口的诊所,有两里地,诊所里面有一个赤脚医生。他不敢半夜丢下豆豆外婆和豆豆去诊所找医生。豆豆外婆从半信夜一直痛到天亮,天亮以后,豆豆外公请邻居打了村赤脚医生的电话,赤脚医生来家里一看阵势,他也不敢下yào,直接打电话到镇卫生院叫了救护车。

豆豆外婆坐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又是住院。豆豆外公得在家里cāo持家务,照顾豆豆外婆的事情,只得请了一个亲戚。豆豆在医院里面,被外婆辈的亲戚抱着沿着各个病房跑,见了人就伸出手叫:“给呀,给呀。”她找别人要零食吃呢。见了别人吃饭也要,自己做的饭却偏偏不吃。豆豆见了年轻女人就叫妈妈。外婆告诉她:叫阿姨,她不理外婆,还是叫妈妈。住院部有一个护士,每当那个护士过去巡房,她就会一边叫妈妈,一边伸出手要护士抱。护士还真抱了她,对她说:“你今天就跟我回家,我带你睡觉,给你买牛nǎi,好不好?”豆豆居然点头说好。豆豆外婆说:看豆豆的样子真可怜。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豆豆见了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人,就叫别人妈妈。妈妈地模样早已在她的记忆里面模糊,可是她心里还记得妈妈。

第二百四十二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螺丝厂突然控制加班,市场部也在受控范围内。以前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