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不过我的运气却不太好。转眼一个星期时间快过去了,我整天几乎在外面跑,从惠州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跑了许多家工厂,却没有结果。星期六我从外面回来,易对我说:我下个星期要调到外面去了。我问他:你下周一就走吗?他说:应该是周三左右才走。还有一只腊羊腿没有吃。得把所有的人聚在一起消灭了这只羊腿再走。

星期天我和易的姐姐早早地就煮好了羊腿,等着小红、易、易的姐夫下班回来,五个人在一起吃了一顿,中午没有吃完,晚上接着吃。吃过晚饭,易说:你从老家带出来的腊货,差不多消灭光了,我也要出去工作了,你得赶快上班去啦!可是工作在哪儿?我不知道。

易走的时候,给我的工作范围划了一个圈,只能在惠城区以内,离东江不要太远,至于惠阳博罗那些地方,千万不能去,因为那些地方的工资本来就没有惠城区高!去了也是白去!可是没有工作的时候,心里慌着呢,哪管那样多,只要有面试电话,我就立马挤车过去。去过博罗,是被骗过去的,花了几十块车费,到了工厂一看才知道什么叫后悔;去过惠阳,不过走到半路上也就开始后悔了。易每天都打电话遥控我,一听说我去了很远的地方,他就说:叫你不去你偏偏要去,自己跑来跑去不辛苦呀?我当然知道辛苦,可是我辛苦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找工作。我有了工作,就能挣nǎi粉钱了,就有钱寄回家建房子了,他肩膀上的担子也就轻一点。易说,这些道理他知道,他这样管着我,也是为我好。

是的,你是为我好。可当初你知道我明明有两个选择,当初有另一个,明明条件比你好,虽然我不喜欢他,虽然我和他连手都没有牵过,但是人家的父母明明特别喜欢我,他母亲不止一次地命令他的宝贝儿子站在三峰厂门口等我下班,为的是接我去他们家吃一顿饭,在新年的时候他姐姐为了准备一顿晚饭,在家里忙了整整一天,那天你本来回东正了,我都准备下班就去他们家,可是你为什么在我下班前又从东正跑到三峰?见了你,我失约了,打电话同那个家伙闹了分手,然后跟你一起出去吃晚饭。你知道我为了你,把他们一家伤得多深吗?以前没有和别人拍拖,我同他还是老乡。同他分手了,连老乡也做不成了。你明知道我很穷,你也很穷,难道你不知道让我选择更好的吗?即使是我不喜欢别人,感情这东西,是可以培养的。如果当初没有你这个程咬金,我说不定就和他在一起了,不用像现在这样辛苦,你明白吗?好了,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两个穷光蛋,穷得只剩下爱情的穷光蛋在一起了,然后生下了一个穷二代。我不想让我的豆豆永远做穷二代。所以,我得努力。我要挣钱。我要尽快出去工作。

有一天我去了江北。这一块地方,也是易给我圈定的圈子以外。易又一次查岗了。当他知道我在去江北的路上时,又对我说:瞎花钱,这些地方即使你应聘上了,你也不会去。我告诉他,虽然远一点,但是有市内公jiāo,不用花几块钱车费。远一点就远一点吧!

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去位于江北汝湖的那空螺丝厂面试,回家等结果,然后去复试。结果出来了,谢天谢地,我被录取了。谢谢我当初做的选择,放弃单车厂。这里不用像单车厂那样每周从周一工作到周六,每天工作十一个小时,拿着少得可怜的月薪。这儿是五天半工作制。星期六上午的半天还有加班费。包吃住不扣一分钱。体检、收拾行李,准备去报到。易的姐姐姐夫都辞工了,准备回家。华子从深圳过来了,也要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他们回家和我报到正好是同一天。把他们送上了开往惠州火车北站的公jiāo车,然后回到家,拎起行李,关窗锁门,下楼,怕自己没有关窗或是没有把门锁好,又折回去再检查了一遍,然后坐车去江北。报到、上班,进的是螺丝制造厂,我也是工厂的一颗螺丝钉。

我进的部门美其名曰市场部。我的职务是市场部跟单员。我的座位在我的主管后面。看到这张红木办公桌,我笑了。这张座位,是前任市场部经理的位置。后来经理调到另一个部门做经理,公司从外面招了新的市场部经理。不过他不坐在我们办公室,他坐在采购部那边。他的这张座位,在空余多日之后,被我坐上去了。让我坐在前任经理曾经坐过的座位上沾一点灵气吧。工厂规模不大,一百多号工人,但据说在螺丝制造行业,已经是大工厂了。

宿舍和工厂不在同一个院子。宿舍很大,每间宿舍只住着三个人。我们舍友,一个是阿华,也是市场部跟单员,是前任主管阿兰的妹妹,正因为是前任主管的妹妹,所以和现任主管的关系不太好;另一个是阿珍,采购部的,阿珍都身怀六甲了,还在上班。三个人的宿舍很安静,下了班各忙各的。星期四开始上班,感觉不错。轻轻松松地做到星期六。吃过午饭回宿舍。阿华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玩了,阿珍坐在电脑前看电视。阿华私下对我说,阿珍特别难相处。这台电脑是阿珍的私人物品,我同她不熟,不好意思上去凑热闹,在宿舍坐了一会儿,突然想回家。于是拎起包包向宿舍外面走。阿珍问我:“去哪儿?”我告诉她,我回家住一晚,明天再过来。这是我们第一次说话。

出了宿舍,走到汝湖镇,坐了十路公jiāo车到惠州汽车站,再从汽车站坐公jiāo车。出发的时候天气晴朗,在惠州汽车站转车的时候,走来走去鞋子进了水,成了名副其实的水鞋。我穿着水鞋回东江工业区,在东江工业区的标志xìng建筑物——天和百货门口下了车。出发的时候把钱和手机放在包包里面,在天和百货门口,我做了一件我自己到现在都无法解释的事情——我把钱、手机从包里以出来,塞进了牛仔裤口袋。然后,过马路,向东江菜市场走过去,去买晚饭吃的菜。

雨不大,我打着伞走过马路,要上菜市场门口的人行道时,突然感觉后面有一辆摩托车猛地窜过来,抵住了我的后背。我的心迅速下沉:糟了,我要被摩托车撞倒了!我咋这样倒霉呢,刚回广东没有几天,刚找到工作,就遇见这样倒霉的事情,这一撞不知道要在医院里躺多久,存折上仅剩的那一点钱,也要随之报销了。

不过,万幸的是,摩托车虽然是冲着我来的,但是它的目的不是撞我,而是抢我的包。因为就在我感觉我被摩托车抵着后背的时候,包包的带子被人拉住了,然后在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摩托车突然加足了马力,向前驶去。我被拉着向前窜了几步。不就是要我的包包吗?我突然反应过来,包包值几个钱?给你们拿去吧!我松开了手,摩托车像一条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