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吃东西的时候,曾经塞给我两个小面包。见了食物就想吃,没有仔细想过她们是好人还是坏人,接过她们给的东西就塞进嘴里。那一点点东西,怎能满足我这个健壮如牛的大活人的胃呢?得添加一点食物,我还得坐车去惠州呢。可是我剩下的唯一的食物:一包方便面,放在背包里面。人流像潮水一样涌动着。我没有时间停下来,只好拖着饿得发软的腿、用最后一点力气,跟着人流走出火车站,向省汽车站涌过去。买了到惠州的车票,离上车还有几分钟,我打开包,找出方便面,使劲啃了几口,喝了两口水,饥饿的胃得到些许安慰,不再闹腾了。

掏出手机,准备给母亲和张木打个电话。可是手机不知什么时候电量不足关机了,怎么都开不了机。出发前唯一没有做好的准备,就是没有给手机充足电。到了惠州市效,才知道车子的目的地是惠阳,惠州只是一个过路站。在广东省客运站,是买不到直达惠州的车票的,只有天河客运站才有直达车。在惠州下车的人并没有几个,司机不愿意送我们去惠州市汽车站,在一个名为东平的地方停下来,我们下了车。过了东平,就是水口镇了,这个位置对我来说很方便。不过那天大脑短路,不知道在东平坐车去东江工业区,下了车我傻傻地从东平车站往水口的方向走。那天太阳很大,我从老家出来的时候还穿着小棉袄。走了没有几步,觉得太热了,脱下了棉袄,穿着毛衣继续向前走。在太阳的照shè下,黑毛衣上的nǎi汁很快就凝固下来,毛衣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白色的圈圈。我的身上弥漫着一股nǎi腥味。可是内衣,依旧是湿的。我被nǎi腥味蒸得头晕,想睡觉。我晃晃悠悠地从东平车站一路走到水口jiāo警大队对面。抬起头一看:这就是水口jiāo警大队吗?前面几站路远的地方,就是东江工业区了。我才傻乎乎地停下脚步等公jiāo。

当我在东江菜市场旁边的路口下了车,远远地看见对面的树荫下站着易。易也看见了我。他走过来帮我背上行李。我问他:“你咋知道我会在这儿下车?”他说,凭感觉。在东江工业区,我们有三个位置可以下车,因为这三个位置下车走回家,路程同样远。他告诉我,他从外面出差回来就接到了我母亲的电话,说我应该要到了。可是打我的手机却关机了,他不放心,所以就在这儿来接我。他在这儿站了一个多小时,我才到。

第二百三十五章

第二百三十五章

洗澡,睡觉,一觉醒来已经晚饭时间。易的姐姐跳槽了,找了一家两班倒的工厂做工人。她上夜班去了。饥饿。易说好了回家给我做晚饭,却迟迟等不到他回来。下楼去以前经常去的那家快餐厅找吃的。才几个月时间没有去,快餐涨价了。三块钱一份的素菜快餐,已经涨到了五块一份。菜还是那个味道,没有变;份量还是那样多,没有变;米饭还是那个略带黄色的米饭,没有变。唯一的变化是:涨了两块钱。不仅仅只是快餐涨价了,据说大米、蔬菜、食用油,都涨价了。以前常喝的袋装牛nǎi也涨价了。从一块八毛钱一支涨到了两块六毛钱一支。房租也涨了,那间小小的农民房,一个月涨了十块钱。可是易的工资却没有涨价。依旧是那样多。我对易说,为什么我一回广东,啥都涨价了呢?易说:你真是孤陋寡闻,早在我回去以后不久就涨了价呀,以不是昨天刚刚涨的。看来我回家的这几个月,严重脱离了社会。

我真是严重脱离了社会。看看我的模样:脚上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鞋子,那是我花三十五块钱在镇上的小鞋店买的。头发乱蓬蓬的,流海是自己用剪刀对着镜子剪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脸是黄色的,一个十足的黄脸婆模样。易说:要找到好工作,你得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

去理发店把头发拉直、再染酒红色,买了高跟鞋,把从老家穿出来的破鞋子扔进垃圾桶,打开箱子找少女时代曾经穿过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试着穿,身材居然恢复得不错,大部分衣服还能穿。重新打扮了一番,我照了照镜子,与背着背包出现在东江工业区的那个乡下小农fù有了天壤之别。于是挂上我的包包,去人才市场找工作。

南坛人才市场,惠州人俗称它为八达楼,因为人才市场所在的那一栋楼,名叫八达楼。我对这里最熟悉不过了。jiāo了十块钱的门票进去找工作。才一年多没有去,它往日的繁华已经不在。记得零六年夏天我去找工作,招聘的台位从三楼一直摆到五楼。我们淘工作从三楼淘到五楼,又从五楼淘到三楼,适合自己的工作很多,投出几份简历,马上就会有一大堆面试的电话打过来。而二零零八年初,只有四楼零星地摆着几张台位。从第一家转到最后一家,再从最后一家转到第一家,适合自己的工作不多。我的目标很简单,找一份差不多的工作,当然,最理想的工作地点是:东江工业区。因为易的公司在这里。这个有我的家。我只想做一个守着家的女人,等着易回来。我的运气不错,刚好单车厂招文员。投了简历,下午去面试,与许多应聘同一职位的人进行着无形的较量。我的运气不错,面试上了。文员写了体检通知单,让我第二天早晨去水口医院体检,下午到工厂门口等体检结果。如果体检没有问题,这份工作就是属于我的了。

第一天就找到了工作,而且是听说效益不错的单车厂,易那几天在自己公司上班,回来吃晚饭的时候,特意买了一瓶白酒,非要庆祝一下。几杯酒下肚,说起令人头痛的工资,心里却不是滋味。工资超低!还扣生活费!我想了想:这份工作还真是鸡肋。如果我去单车厂上班,我可能就错过了好工作。八达楼里,每场招聘都有新的公司新的职位,说不定比单车厂好很多;如果放弃,下一份工作在哪儿,我还得找多久?还真是个未知数。在我自己下不了决定的时候,我把决定权jiāo给了易。易说得很简单: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接着找工作就是了。说完他开了个玩笑:这几天我在东江上班,你从家里背出来的腊ròu也还有很多,我们还能够美滋滋地享受几天,等腊ròu吃完了再出去工作也不迟!

窗户开着,有风吹过来,喝了酒之后的脸吹了风,特别凉爽。借着酒劲,我从包里拿出体检通知单,走到窗前扬了一下,体检单就顺着风顠出去了,不知道飘到了何方。单车厂,再见了!不知道这个选择是对还是错,我已经做了选择,就没有后悔的余地。我只能继续找工作。

南坛人才市场,每周二周四周六有现场招聘。每一场我都不能落下。易是一只随时会飞走的大鸟,公司一个命令,他就知得背着包包出发。我得赶在他离开以前离开东江工业区以前,找一个可以上班说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