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顺产,先天发育好,所以长得好。

豆豆的衣服又小了,得去买衣服;天气转凉了,晚上睡觉得给她盖一条毛巾,早晚得加背心,得穿袜子。养孩子的经验,不是听别人说,而是自己去摸索出来的。长辈能告诉你什么?每一个不同的年代,养孩子的方法都不一样。比如:老人说孩子得穿多一点,捂着好。可是医生却说,孩子得冻着,冻着好。比如,老人说,孩子一岁以前不能照镜子,镜子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大人看不见孩子却能看见,会吓着孩子,可是育婴专家却说,小孩子应该从小就要照镜子,对健康发育有好处;就像上次豆豆得了黄疸,房东阿姨让我用黄裱纸给豆豆洗澡,她告诉我,洗两次就好了。可是抱到医院,当医生问我自己有没有给孩子治疗,我告诉医生,用黄裱纸泡水给豆豆洗这澡,结果我被医生骂了一顿,医生说,黄裱纸洗澡治黄疸,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是易的姐姐却坚持说,我们送豆豆去住院是在烧钱,因为她相信黄裱纸能治好黄疸,因为房东阿姨家的外孙子就是这样治好的,豆豆一定能治好。

我坚持每天同豆豆说话,当豆豆张开嘴巴发音时,我就会把走到她面前,让她能看见我的嘴形,教她发音:啊,哦,呃,豆豆也跟着我读:啊,哦,呃。易的姐姐问我对豆豆说什么,我告诉她,我在教她发音。她说,才多大的小孩子呀,哪会发音。我告诉她,这个世界总是充满着神奇的色彩,据报载,国外有一个孩子,生下来才二十八天就会叫妈妈。易的姐姐不相信。我说,这是真的,中国也有这样的孩子。她说:小孩子八个月叫妈妈的都少得可怜呢,哪有月子里的孩子就会叫妈妈?我告诉她,那得益于胎教。易的姐姐不知道胎教是什么。我说,我怀着豆豆的时候,每天给她听同样的歌曲,就是在做胎教。易的姐姐立即下结论:说我们是闲得无事了瞎折腾。她说,以前她怀着两个孩子的时候,都怀孕七八个月了还得下地干活,还得像一个男人一样挑担子,没有时间折腾这些。她说,我不是对豆豆进行了胎教吗,咋不见豆豆二十八天就叫妈妈?我告诉她,不是每一个进行过胎教的孩子都能二十八天就叫妈妈,这就是所谓的因人而异。

不过,豆豆却给我带来了惊喜。有一天豆豆在床上玩,我好不容易忙完了家务,坐在屋子里面休息。我听见有个小孩子在叫“妈妈”,轻轻的一声。我没有留意。会叫妈妈的孩子多着呢,我以为是楼下孩子在叫妈妈。不过,过了两天,我和豆豆在家里玩的时候,我又听见一声“妈妈”的叫唤。这一次,我听清楚了,是豆豆在叫我。豆豆会中妈妈了,她才两个月零二十八天呢,她就会叫妈妈了。我告诉易,易说我在胡说。我告诉易的姐姐,易的姐姐也不相信,她说她没有听见。确实,豆豆只是偶尔叫一声妈妈,刚好她叫我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听见。但是我却又一次像祥林嫂一样,见了人就告诉他们,豆豆会叫妈妈了,豆豆只有两个月零二十八天就会叫妈妈了。有一天我和房东儿媳fù说起这件事情,豆豆在那个时候聪明地叫了一声“妈妈”,令房东儿媳fù大吃一惊,她似乎比我还高兴,大声叫:她真的会叫妈妈呢!豆豆的语言发育确实很愉快,三个多月的时候,饿了,或是想出去玩,她都会不停地叫“妈妈”,四个多月会叫“爸爸”,五个多月会骂人,骂“狗日的”。豆豆八个月大,我出去工作,豆豆jiāo给我父母带,老人带孩子,没有对豆豆进行专门的语言教育,所以豆豆的语言优势到后来表现就不明显了。直到后来上了幼儿园,有一天老师告诉我,豆豆的想象能力特别丰富,拿着一张画,老师不告诉她是什么,她都会像讲故事一样,把画里面的内容讲出来给老师听,而且讲得有条有理!这或许是胎教的收获吧。

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转眼就过了百日。早就说好了,豆豆生下来就带回湖北老家的,却一直因为天气原因没有回家。进入十月,老家和广东的气温相差不大,我们才送豆豆回去。从惠州坐长途汽车到广州,从广州挤火车到宜昌。依旧是2288次车,依旧是七十六块钱的车票,与从前回宜昌不同的是,这次我的身边多了两个人:一个是易,一个是豆豆。火车早晨八点多钟在宜昌站停下来。易的亲哥哥在火车站外已经等了我们好久。他是生活在宜昌的重庆人。

去了易的哥哥家,易的嫂子早就准备好了早饭。宜昌人如果不急着赶八点上班,早饭当正餐吃,煮饭炒菜。豆豆被当成了宝贝,被他们抱着去公园拍照。小家伙很上镜头,被宠了半天,我们才赶着坐车回宜都,在宜都叫了一辆的士,一路往乡下行驶,在我家门口稳稳当当地停下来。

当车子在我家门口停下来,我们搬行李的时候,引起了在路旁地里干活的几个农fù的注意。后来她们对我母亲说,当她们看见是我们一家回来了,看见高大个子的易出现的时候,她们就知道,我的对象肯定不错,因为太差的人我是看不上的!

这个户籍湖北的易豆豆回到了老家。马上就有村里的fù女主任来我们家看孩子:这个孩子是你自己生的还是拣来的还是偷来的?不是你偷的和拣的孩子,是你亲生的呀?孩子的爸爸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你有没有他的户口本?没有?有他的身份证吗?没有?记不记得他的身份证号?记不住?他老家的地址你记得住吗?他父母的名字你知道吗?他家是什么成份,地主还是贫农?不知道?你不知道他家是什么成份吗?成份过时了?没有人问成份了?那你们有没有办结婚证?有没有办谁生证?男方有没有婚史?是一婚还是二婚还是三婚还是四婚?男方结婚前是处男还是非处男?男方除豆豆以为有没有孩子,挂牌的和没有挂牌的?你的孩子准备在哪儿上户口?

豆豆哭了,要吃nǎi了,我没有时间理那个农村fù女主任的话。我丢给她一句话:你知不知道我的户口不在村里,我不是农业户口,我的户口挂在镇上,所以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直接叫乡fù女主任来问我,我只同她说话不同你说话。真是麻烦,生个孩子回了老家,还要受盘查。

第二天,乡fù女主任真的来家里了。这个家伙我认识,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那个时候一个小小的办事处,她在我们村所在的办事处蹲点蹲了许多年。经常看见她扎着个马尾巴穿着一双半新不旧地布鞋从家门口走过。每当她从家门口走过,我家的大黑狗准会跑到家门口叫,狗讨厌干部呢!于是,我得走上去唤狗,告诉黑狗,你只可以叫,但是别咬了我们的干部!咬了干部,我们就得给她付yào费,yào费贵呀!

因为有一点旧jiāo情,所以乡f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