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一个外孙,生下来也得了黄疸,用黄裱纸泡水洗了,黄疸就好了。

房东阿姨自己有四个孩子,带了自己的孩子又带孙子,她告诉我豆豆得了黄疸,可以肯定的是,豆豆直的得黄疸了。不过,用表裱纸治疗黄疸的民间做法,我却不敢相信。黄裱纸不过只是一张黄纸而已,哪会有治病的功效?但是不少广东人却用这种方法治疗黄疸,据说可以治好。不过,人家的一番好心我得领会。我借口说去买黄裱纸,抱着豆豆去了东江门诊部,找给我治病的医生,让她帮我看豆豆的病。医生看了看豆豆,让我赶快送豆豆去惠州市里面的医院去,因为他们的那儿没有检查黄疸的仪器。我一下着急了,打电话给易,让易回来,送豆豆去市里面看病。

我抱着豆豆回家的时候,又遇上了房东阿姨。这个时候易的姐姐也来了。房东阿姨关心地问我,有没有买到黄裱纸,我说没有找到。她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去那儿买。易的姐姐在家带豆豆,我去买黄裱纸。黄裱纸买回来,放到开水里面泡了泡,盆里的水就变成了黄色。开水变成温水后,我们把豆豆放进盆里,用那一盆黄水给豆豆洗澡。

第二天早晨,易的姐姐还要如法pào制,却被我制止了,因为我发现豆豆脸上起了一些小红点,不知道是不是头天晚上洗那一盆黄水引起过敏了。易回来了,我们带着豆豆去了惠州市人民医院。检查、办住院手续,出生才三十八天的豆豆,就这样住进了医院,成了小病号。

豆豆被护士按倒在床上,剃头,找可以打吊针的血管。我看见豆豆躺在床上一个劲地弹动着双脚、挥动着小胳膊、大声哭喊着做出本能的反抗。这时马上有人按住了她的脚和手,豆豆无法动弹,只有一个劲儿地哭。找到了血管,针孔扎进头部血管里面,我把她抱回病房,开始打点滴。小小的孩子,病床前挂着三瓶yào水,打完一瓶,再换一瓶。吃的yào被护士弄成了粉末,我冲了水喂进她的嘴巴里面。

易和他姐姐都要上班,我一个在医院里面守着豆豆。医院有饭堂,饭堂工作人员每天三趟,一间病房挨着一间病房地来卖餐。在医院订餐比外面还便宜,早餐三块,午饭、晚饭都是六块。六块钱的快餐,两荤一素一汤,订了餐给了钱,到了吃饭的时候,就有人送餐过来。送来的快餐热乎乎的,饭盒外面写着病房号床位号菜式,所以永远都不会送错。饭堂中午有盐焗鸡晚上有清蒸鸡,味道不错。除了鸡,西红柿炒鸡蛋也不错,不过西红柿炒鸡蛋永远地被写成了“西红栖炒鸡蛋”,淡淡的圆珠笔痕迹刻在饭盒上,从医院饭堂提到病房,送到我们手上,然后我们吃完了盒子里面的食物,把这只盒子扔进垃圾桶。“西红栖炒鸡蛋”这几个大字,就这样完成了它的旅程。

有一天傍晚,易来医院看望我们。在医院小坐了一会儿就要回去,我们把他送到住院部外面,他抱了抱豆豆,就大步流星地向医院大门走过去。豆豆撵路,见他走了就开始哭。我对她说:“我带你去找爸爸。”然后抱着她一路追过去,我们出了医院大门,走到公jiāo车站,却不易的身影。他已经上车了。

豆豆在医院住了整整一个星期。进医院的时候,天气挺热。一个星期以后,已经立秋了。出院的时候易去接我们。打了一辆的士回到阔别一个星期的小家。一个星期没有人住,席子发霉了,屋子里面特别凉。打开窗户,擦干净席子,把豆豆放到席子上,然后打电话给易的姐姐,告诉她,我们从医院回来了,让她中午来吃一顿饭庆祝一下。放下电话我就下楼买菜,下了楼我就开始奔跑。抬起一只腿,迈开第一步,却发现腿软,跑不动,想走快一点也走不了。生一个孩子,身体恢复得居然这样慢!

第二百三十章

第二百三十章

易的姐夫豆豆的姑父从广州来惠州打工,租了房子和我们门对着门。每天晚上我做家务,豆豆被姑父姑妈带着玩。把她放到床上,她开始呀呀学语。玩忘了形,偶尔会拉尿拉大便到他们床上。有一天黄昏时分,易的姐姐抱着豆下楼。从家里到易姐姐的工厂,要经过一家电子厂外围,那家电子厂的院墙上有许多盏不同颜色的灯,一到黄昏时分,灯就亮了,豆豆第一次看到五颜六色的灯光,特别高兴,张大了嘴巴看着它们,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惊奇。我告诉豆豆:这是灯灯。从此以后,豆豆的脑子里面似乎装了一个小闹钟,每到黄昏时分,她就开始哭。于是我抱起她,锁门、下楼。她看见我下楼就不再哭了。下了楼,走出院子就能看到灯了。她不厌其烦地看着灯,我厌其烦地告诉她,灯的颜色。看灯,是我们每天要进行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有一天下大雨,到了看灯的时候,小闹钟又开始闹起来。我抱着她来到阳台上,指着外面的雨,告诉她:下雨了,我们出不去啦!豆豆眨巴着眼睛,望着外面的雨看了一会儿,没有闹了,不过她特别不高兴,因为没有看到灯。

我像一个老妈子,穿着以前的旧衣服,洗尿片或是做饭或是带着孩子四处转悠,围着豆豆团团转。我像其他广东母亲一样,用一个大大的背带,把豆豆背在面前,带她打预防针、带她买菜、带她出去玩,所谓的乐趣?没有。所谓的自己?没有。所谓的理想?不知道。理想是什么?不知道,没有时间回答,我还得给孩子喂nǎi!

星期天到了,别人在休息,我要洗尿片。放假了,易回来了,易的姐姐姐夫易的外侄女小红都回来了,我们团聚在一起,这个时候我才有短暂的休息。易带豆豆,易的姐姐做饭,我和小红去买菜。我们不能去太远,因为豆豆随时有吃nǎi。

有一天我对小红说:我们出去玩吧,去看看衣服,因为我已经找不出一件体面的衣服了。易马上说:你得带上豆豆,因为只有你是母牛,有nǎi!我背上豆豆,和小红挤上公jiāo,不敢去太远的地方,只能去靠近东江工业区的龙湖市场。下了车,先逛市场,给豆豆买了秋衣,再去超市,我得包装我自己!刚到服装柜,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挑选衣服,突然听见一声屁响,紧接着我听见豆豆拉大便的声音。豆豆正是生理xìng腹泻期,每次大便都得弄脏衣服。我对小红说:我们快点下楼,豆豆拉大便了。来到超市门口,找了一张凳子坐下,松下背带,把豆豆抱出来。背带上、裤子上,全是大便的痕迹。幸好刚才给豆豆买了新裤子,于是以最快的速度为豆豆擦屁股,换好裤子,收拾好战果,挤公jiāo回去,洗裤子洗背带!

在工业区遇见了熟识的人,总会走出来看一看豆豆,然后再夸几句:“小孩子长得好呀!”于是我就像祥林嫂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人家,我家豆豆生下来七斤九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