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一把超大号的雨伞。我拄着雨伞在太阳底下走来走去,不敢坐摩托车,因为我没有力气坐在摩托车上,我怕我会摔倒。当然,我走路的时候,也随时可能摔倒,站着摔倒了,我还能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前行,可是从摩托车上摔下来,会伤得更重!

去医院治疗的效果并不理想。伤口依旧感染,疼痛依旧继续。易只有十二天假期。当易的假期快到的时候,我强迫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可是却坐不稳,有伤口的那边,根本不能承受身体的重量。易离家去沥林三峰的时候,伤口依旧没有好。易的姐姐帮我买菜,帮我洗衣服做饭,我在家一边养伤一边带豆豆。豆豆跟着我们住在农民房,日子也难过。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她就长了一身痱子,不过她倒听话,很少哭,吃饱了就睡,半夜也很少闹。豆豆身上的痱子,第一茬好了,接着长第二茬;第二茬好了,接着长第三茬。从医院回来没有几天,豆豆的皮肤开始发黄。生理xìng黄疸来了。可是这个黄疸,一直到出生半个月还没有好。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得了黄疸病,但是我自己都病着,没有办法带她去医院。

豆豆连续几天没有拉大便了。我不放心,让易回来带豆豆去看病。我们去了惠州市人民医院。水口医院因为伤口的事情,已经伤透了我的心,我不想带豆豆去那儿。因为要带豆豆出去,易、易的姐姐都去了,我也跟着去了。沾了豆豆的光,给豆豆看完病,我找医生看了伤口。医生让我连续打三天吊针,可是我只让医生给我开一天的yào水。因为后面两天,我没有办法过去。yào水打得很慢,天快黑还没有打完。易先送豆豆和她姐姐回家,因为他信迷信,说还没有满月的小孩子不能走夜路。他送了豆豆和他姐回家,然后又从东江工业区坐车去医院接我。

晚上九点多钟才打完针,我们走出人民医院。易说,打的回去吧。可是我想节约一点钱,对他说:我们挤公jiāo算了。按中国传统的坐月子,一个月不能出门不能吹风,这些禁忌我早就犯了,再吹一点风再没有什么了。我们从人民医院门口的马路走出来,等了好久没有等到车。易开始骂我,说我一根筋,说要是打的,早就到家了。他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我生完孩子才十多天,还在月子里面呢。我站在公jiāo站前落泪。嫁了外乡人,就等于少了一门亲戚。我想着:要是找一个湖北老乡多好呀,不用在广东生孩子,回湖北生孩子,这个时候围在我身边的人可有一大群呢,哪用受这种罪!易看见我在落泪,不再发火了,拦了的士,上了的士,我吹到了久违的空调,居然在车上睡着了。我睡得真香呀,可是从人民医院到东江工业区,只有短短的十来分钟车程。十多分钟以后,我不得不下车,回到农民房里面去。

人民医院的治疗效果不错,那天晚上,伤口没有以往痛了,我睡得很香。第二天,我拿着病历本,抱着豆豆,去找东江门诊部帮我产检的那个医生,让她给我治疗伤口。在那儿,我享受了红外线治疗,连续几天的吊水配合着每天半个小时的红外红治疗,伤口没有继续感染了,每天医生给我检查,总会带给我一些好消息:伤口消肿了、伤口开始结痂了、伤口的坏皮肤脱落了、新的皮肤长出来了,每次我抱着豆豆出去,带上尿片,到了换尿片的时候,叫一声护士,一个年纪大的护士就会过来帮忙换尿片。我打吊针的时候,把豆豆放在我身边,豆豆躺在椅上,时不时挥动着手和脚做一下运动。每天抱着豆豆过去,医生总说,眼看着豆豆一天一天地变化着,小家伙长得快。

有一天,我发现伤口好,我能行动自如了,双腿坐在床沿上没有疼痛感,而且能够坐着抱着豆豆喂nǎi了。这时月子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这二十多天,我受够了!易的姐姐出去上班了,我偷偷地打开风扇,坐在地上,狠狠地吹了半天,庆祝伤口痊愈!

接着,豆豆满月了。满月这天,易一大早就从外面赶回来,按照本地的风俗,买了两米红布挂在房东家的大门上,放了万响的鞭pào。那个鞭pào阵天地响啊,引来了好多赶早上班的工人围观。我抱着豆豆沿着院子里面走了一圈,宣告我成了一个自由的人,出了月子,我可以自由走运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吹风扇、洗冷水,可以光明正大地抱着豆豆出去逗圈子、窜门了!自由真好!

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易的姐姐在豆豆满月以后就搬回厂里去住,不过中午和晚上都会过来帮豆豆洗澡,带豆豆玩。眼前这个胖乎乎的家伙,刚生下来的时候曾经带给我一阵喜悦,但是喜悦过后,我似乎有一些不认这个家伙。我还在想着:这就是我的孩子吗?为什么我觉得她是那样陌生?我排斥她,我觉得她是个小怪物。记得有一天,护士抱豆豆去洗澡的时候,我问易:你记不记得豆豆的模样?易说:自己的孩子,当然记得呀!我说:如果护士给孩子洗澡的时候把我们的孩子换掉了,该怎么?易说不可能。我告诉他,我不记得豆豆的模样。因为在我的眼里,每个刚生下来的孩子似乎都长得一个模样,如果把豆豆和一大堆孩子放在我面前,我肯定找不到她。所以,我努力记豆豆的模样,我努力让她和我亲近。与孩子是在不知不觉中亲近的。她吃了你的nǎi,你们之间就有了一条无形的纽带,这条纽带把你们的两个人紧紧地连在一起。我与豆豆,注定了也要被这条无形的纽带连着。

每天早晨从豆豆的第一阵啼哭开始。豆豆起床早,五点多钟准醒。醒了准哭。只要豆豆的哭声响起来,我准被吵醒。于是给她喂nǎi。小家伙吃着吃着nǎi就睡着了。这个时候天才蒙蒙亮。可是我却已经睡不着了。床前的地上早已推了一堆垃圾,我打扫卫生、洗衣服、准备白天用的尿片。豆豆白天用尿片,晚上用纸尿裤,一天不知道要用多少张尿片,不知要尿湿多少次裤子。只要是晴天,阳台上永远挂着一张又一张白色的尿布,风吹过的时候,远远望过去,就像白色的船帆。我做完准备工作,豆豆再次醒了。于是又喂nǎi、抱着她到阳台上吹一会儿风。小家伙张着一双大眼睛,歪着个头,望着眼前的世界。

从豆豆出生一个星期出现黄疸,一直到满月,黄色一直没有退,但是不明显,粗心的人还以为豆豆是个黑小鬼。不过,看她的额头两边露出的那两块黄色,就觉得可怕。我带着豆豆去当初生豆豆的水口医院问医生,让医生帮忙看看,不知道小家伙是不是得了黄疸病?医生看了看说不明显,告诉我没事。可是我心里却不放心。有一天房东阿姨见了豆豆,她看了看豆豆的脸,对我说:“你的孩子得了黄疸病。你快去买两张黄裱纸,泡水给她洗一下。”她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