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天假,他们也说还不知道放几天,人事部那边没有透露出半点风声。记得那个时候,假期没有现在这样多,什么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还不是法定假日,一年当中,有薪假期只有五一、十一、元旦,然后春节的时候有四天。展顺电子厂据说从三月份开始就一直在赶货,每天晚上都加班,算起来不仅仅只是我们这些新工人想出去走一走,就连老工人也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白天的太阳了。

四月三十日中午,公告栏里面贴出来的一张有老总签名的公告,摧毁了许多人的梦想。上面写着,因为赶货,五一的假期取消,五月一日到三日,正常上班,这三天的假期,等赶货结束后补休。不放假也就罢了,上面说要上班,我们也只好认了,可是这三天班,却被算起了正常上班。补休两个字,让三倍的加班费就这样泡汤了。写到这里,我又差点忘了,似乎那个时候,即使节日加班,许多工厂也没有给到三倍的加班费,只有两倍。就算给两倍的也好呀,上一天班顶两天。可是,没有!工厂不给,你能怎样着?大多数工人们都不吭声,少数几个想吭声的人,也只有忍着不说了。于是,来广东之后的第一个劳动节,我就在工作中度过了,而且还是夜班。只有劳动最伟大!只有劳动最光荣!劳动节嘛,顾名思义,就是要劳动。不劳动,叫什么劳动节呢?

五一节那天白天,睡到下午两点多钟,按照生物钟的规律,是该醒的时候了,可是那天却很奇怪,到了那个时候,我不但没有醒,反而睡得特别踏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午加餐吃了鸡腿的缘故。迷迷糊糊中,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同宿舍的人,除了玲玲和我上夜班,其余的人此时应该在车间里面干活,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呢?懒得去开门。我想继续睡觉。可是,敲门声却越来越响了。看样子,来的人不敲开我们宿舍的门,是不会回去了。得去开门了。我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见玲玲已经溜下床去开门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小保安。他问玲玲:“你是不是上夜班的?”玲玲说:“是。”保安说:“你们这儿还有一个上夜班的是吧,你们俩现在赶快去一楼仓库集合。”去仓库集合?又有什么事情等着我们?问保安,保安也说不知道,叫我们快点去仓库就是了。我和玲玲洗了一把脸,就去仓库。其他几个上夜班的同事已经比我们早到了。只见货仓中间停着一辆大货车,几个仓管在朝车上装箱子,一个比沈殿霞还肥许多倍的老女人,一边对着仓库的人指手划脚,一边吩咐我们这几个上夜班的人:“你们赶快上车。”我们几个人挤进了货车的座位里面。上了车,我悄悄地问子严:“那个胖胖的女人是谁?”她朝我摆了一下手,然后附在我耳边小声说:“等下再告诉你。”

货车装完了货,就从工厂出发,向着前方开去了。子严告诉我,那个胖女人,就是展顺公司老板的姐姐,也是现任总经理。原来她就是那个在五一不放假的公告上签字的女人!她大笔一划,我们的假期就泡汤了。子严还告诉我,工厂里面的人不叫她老总,都叫她周姑娘。我觉得奇怪了,怎么要叫她周姑娘呢?如果在我们老家,你随便叫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姑娘,人家不骂得你半死才怪。子严告诉我,因为她没有结婚,还是单身,所以就叫姑娘呀!来广东以后,我算又长了见识了。可以这样称呼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的。不过,人家都这样称呼她,我也记住了。心里想着:以后要是同她过招,一定得叫她周姑娘,千万别叫她周总,因为据说她就喜欢别人叫她姑娘的。我又问子严:“我们这是去哪儿?”子严说,工厂这边,高周波机忙不过来,所以我们得去外面压高周波,车上刚才上上去的,都是没有包装的车充,我们得把那些全部包装好了才回厂。进厂才三天半,我居然被鬼使神差地安排去外面出差啦!虽然只是出去做苦力,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我问子严:“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儿吗?”子严说,要去租高周波机给我们的那家工厂,具体在哪里,她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在我的心里,广东最神秘的地方,就是深圳了。于是我就假设:我们不会是去深圳吧?想到深圳,我的心里就一阵激动。后来证明,我只是制造了一次让自己激动的机会而已。

第二十七节(一)

第二十七节(一)

五一节没有休息,不过可以坐免费的车出去出去转一转,所以被保安吵醒睡眠的事情,很快就忘在脑后了。来广东以后,还是第一次坐车子出去呢,那个时候的我,把这次出行当成了一次旅游,我一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边和子严聊天。至今还记得那天下午的太阳很好,窗外的景色在阳光的照shè中,特别美。沿途正在修路,车子走得很慢,走一段,就停几分钟,再走一段,再停几分钟。为了赶时间,司机还走了一段黄泥小路,才绕过了修路的地段。如今,在广东呆久了,觉得哪儿似乎都是一个模样,坐在车上再也没有当初那样的好心情来看风景了,所以至今特别怀念那个下午的阳光、货车,还有那段路。十年了,那段路现在也该变样了吧?

货车行驶到了凤岗镇的一个小地方,拐进了一条小巷。至今忘了那个小地名了,怎么回忆都记不起来了。我以为那儿就是深圳了,一问才知道,那儿原来也只不过是东莞的一个小镇,算起来和塘厦还是邻居。据说再朝前走一走,就真的是深圳了,可惜那天的旅程就只能走到那儿。货车在一个大院子里面停下来。我们下了车。与我们的车同时到达的,还有一辆丰田越野车,周姑娘和副经理坐在那辆车上。周姑娘带路,我们跟着她进了一栋厂房的三楼。那儿就是我们要工作的地方了。

三楼很暗,或许是没有开灯的缘故吧。周姑娘到了三楼门口,就开始骂娘了。很快,一个老板娘模样儿的人走过来,同周姑娘打招呼。周姑娘问她:“我一个小时以前就打电话让你们准备的,你们都准备到哪儿去了?”老板娘马上陪着笑脸说:“我以为您没有那样快过来,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好。您稍等一下啊,我现在就去安排,现在就去安排。”说着打开了车间的灯。车间里面,摆着许多台高周波机。看样子这间小作坊不景气,没有生意做,所以车间的灯也关了,机器也停了下来。老板娘又叫工仔抬了几张桌子过来,搭成了工作台面。看那个老板娘的模样儿,就知道她的那间小作坊,自然是没有展顺电子厂实力雄厚,当然得对着比他们大的主儿点头哈腰了。即使刚才周姑娘在骂娘的时候,她也只有陪笑的份儿。当然,对于比她的派头小的人,就不知道她怎样欺负别人了。摆好的桌子,周姑娘说:“你叫几个人帮我们搬一下货。”老板娘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