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了。”其实说不管是假,只是这个做娘的早已管不住自己那个叛逆的儿子了。我们走过路边的电话亭,易的姐姐停下来,一边拔弄着电话本,一边给华子的同学打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地打,问他们,华子是不是去了他们那儿。那些同学都说没有去。易的姐姐对他们说,如果华子去了,麻烦帮忙照顾一下华子,华子不够钱花的时候,让他们借点钱给华子花,她帮华子还债。

一本电话本被她翻遍了,该打的电话都打完了,她又才拎着这一包没有送出去的被子回去。好久之后,我们才知道,华子那天从我们这边溜走以后,去了东莞,后来又从东莞到了深圳,在深圳干起了城管。他在深圳干城管的时候,经常打电话给我们,看样子混得不错。不过城管也没有干多久,因为他和他的一帮同学混在一起,只要其中一个同学说不想干了,其他的人全部跟着一起辞工。没有干城管以后,他人那一拔人一个劲儿地换工作,跑来跑去不过只是糊了一张口。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

晚上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梦见医生告诉我,孩子是个免唇儿。我马上哭了,问医生,除了免唇,有没有腭裂。医生告诉我,只是免唇而已。第二个梦,梦见我坐的公jiāo翻车了。车上的孕fù算上我,总共有四个,我们四个孕fù全部流血了。离产期越来越近,精神越来越紧张,总担心孩子有问题,所以做了这样的梦。虽然我知道梦只是梦而已,并不能证明什么,不过我还是不放心。水口医院在东江工业区有一个门诊部,就在东江菜市场边上。虽然前几天刚刚做了产检,我清空是去那儿做了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豆豆每天早晨五点多就开始功夫,把我从睡眠中吵醒。即便醒了,也只能躺在床上,不想吵到易的姐姐。快八个月了,豆豆的个头越发大起来,走在街上,总会有人问我:怀的是不是双胞胎?我告诉他们,不是双胞胎,只有一个。他们就会说:“才怀了一个,肚子咋这样大呢?肯定是个大个子。”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我突然记起好久没有去水口医院做产检了。易不在家,易的姐姐又要上班,没有人陪我去。

晚上去东江门诊部做产检。在东江门诊部做产检的唯一好处就是方便。从家里走过去不过几分钟时间而已,但是在这里做检查是要付检查费的,一次十五块钱。我在水口医院可是免费检查呢!就是这一次产检,我才知道,又出问题了!

已经四个星期没有检查了,可是检查才发现,四个星期以来,宫高腰围体重不但没有增加,反而降下了。医生对我说:你过几天再来复查吧!我不敢偷懒,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水口医院,直接找fù产科主任。fù产科主任为我做了简单的检查,结果是,小孩子真的没有生长多少。她问我:你是不是漏羊水?还真被她问到了。漏羊水都快一个月了。每天都要漏。她告诉我,有胎膜炎,所以才会漏羊水。没有足够的羊水,小孩子长得就慢。医生一脸严肃地说:“真拿你没有办法,早就给你说过了,要按时产检,你却偷懒。产检的事情,能偷懒的吗?漏羊水了也不吭声,幸好没有出大事,出了大事就麻烦了。”

又是吊针,吃yào,还开了洗的yào。从早晨九点钟开始打吊针,一直打到下午一点多钟。然后,乖乖地呆在家里,按时吃yào按时冲洗,按时产检,不敢再偷懒。漏羊水的险情排除了,去产检的时候,医生摸了摸肚子,对我说:“看你的肚子,怀的像个男孩子。“这句话如果让易听到,肯定高兴得不得了,男人骨子里都想要儿子。不过对我的作用却不大,我倒想要一个女孩子。女孩子多好呀,从小就可以帮我做家务,给我端茶递水。男孩子呢,想他帮你做家务想他帮你端茶递水?做梦吧!

荔枝熟了,大年,特别便宜。易回来了,买了几斤回来,我一颗接着一颗地吃。我真有口福,赶在小家伙出生以前吃荔枝。想想这日子,过得比杨贵妃还滋润。杨贵妃当年吃的荔枝,从广东运到西安,再吃到她嘴里,哪有我吃的荔枝新鲜呀?而我呢,嘴里吃着刚从树上摘下来的荔枝,肚子里面还怀着小宝宝呢。杨贵妃呢,做了那样多年的妃子,她有个啥?连怀孕都不曾有过!

每天都吃荔枝,吃完了去买,特别方便。易的姐姐对我说,少吃一点荔枝吧,上火。可是我嘴馋呀。有了荔枝,我都不吃别的水果了。吃,不停地吃。直吃到有一天,吃上了火,嘴唇烂掉了。于是戒口一个星期,不再吃荔枝。

预产期是六月二十九日。一进入六月,我、易、易的姐姐,就进入了紧急备战状态。我早早地就从银行里面取了钱放在家里准备着去医院生小孩,易的姐姐给手机充足的话费,不让手机停机,易离我们远,只能用南遥控家里的一切。想着孩子随时会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把孩子的衣服毛毯用香皂洗过了,在太阳底下晒干,然后打包,装进袋子里面。nǎi瓶用开水烫过,放好,去买了葡萄糖,因为听说孩子刚出生的几个小时,喝葡萄糖比吃牛nǎi好。唯一没有给自己准备东西。没有人告诉我该为自己准备什么。后来才知道,生孩子的时候,吃一点巧克或者喝一点蜂蜜会减轻疼痛,可是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也没有买。

我一天一天地数着时间。眼看离预产期只有几天了,不仅仅只是易和他的姐姐,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在关心着我的肚子,见了我,他们就会问:还没有生啊?豆豆还乖乖地躺在肚子里面,没有一丝要出生的兆头。时间摆了一下尾巴,就到了六月二十九日,预产期。晚上我听到一个喜讯,住我楼下的小罗,生了一个儿子。她的预产期还在我后面,结果却提前生了。

我对豆豆说:豆豆,快点出来吧,我们俩一起做游戏呢!可是豆豆却想偷懒。她想着,要是出来了,就得自己吃nǎi自己拉尿自己哭自己笑,多辛苦呀,还是呆在娘胎里面享几天福吧!易看见孩子还没有出生,他开始不安。这个小家伙,没有少让他cāo心,他担心再出状况。他对我说:我请半个月假,在家里等着小家伙出生吧!我不让他请假。与其在家里等着小家伙出生,还不如出去工作,等小家伙出生以后,他多陪我几天。三天一次的产检不敢怠慢。每次出去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最后几天会有个散失。

从六月二十九日开始,我们每天掰着手指头慢慢地数着日子。每天早晨起床,易的姐姐会问我:“今天感觉怎么样?会不会生?”我告诉她,没有感觉。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虽然去上班了,却不放心,怕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孩子突然就生下来了。所以,出去上一会儿班,就会打电话回来。有一天没有打通我的电话,她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