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吃了yào丸,就去打吊针。

真正的夏天还没有到来,病房里面没有开空调,不过晚上并不热,只是蚊子出奇地多。我躺在床上,成了蚊子的口中餐,一只又一只饥饿的蚊子向我飞过来,在我的脸上、身上吸着血,还留下一个小红点。蚊虫的叮咬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腹中的孩子出了状况。我躺在床上,看着吊瓶里面的yào水慢慢地滴进针管,这一滴一滴yào水,是用来拯救小生命的好东呀!一瓶yào水滴了一半,旁边还有两大瓶呢,医生过来问我有没有吃晚饭。我告诉医生,还没有。医生吩咐易:你快去给他准备晚饭。

过了一会儿就见易提着一份盒饭回来了。他打开盒饭,开始一勺一勺地喂我吃饭。我问他为什么没有给自己准备,他说他已经吃过晚饭了。到了半夜有一点冷,找护士要了一床被子盖在身上,暖和了很多。我让她再给我一床被子,这样易就可以找一张床位睡一觉,但是护士不肯给。只好让易躺在里面,我躺在外面,两个人挤着躺在一张小小的床上。易躺下去就打起了呼噜。他或许太想睡觉了吧。

可是我躺在床上,心里想着小家伙可能要我熟睡的时候,就悄悄溜走了,所以怎么也睡不着。医生jiāo待过我,要全卧,不能坐起来。我像僵尸一样躺在床上,难受死了。躺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想坐起来,一只手上绑着针管,我用另一只手支撑着。在床上挣扎了老半天,才坐床上坐起来,我不敢直挺挺地坐着,把枕头垫在背上,半躺在上床。半躺了一会儿,比全卧还更累,只好又继续卧下去了。几大瓶水直到凌晨三点多钟才打完。打完了yào水,护士过来问过有没有不舒服,我没有任何感觉,实话告诉她。然后,我开始闭上眼睛睡觉。一觉醒来,天蒙蒙亮了。

回到东江工业区的时候,菜市场几个卖菜的人刚开工。连菜都没有买,回家洗完衣服,倒到床上就睡觉。睡到十点多钟,买了几样食物,回家吃了午饭接着睡。头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特别想睡觉。一觉睡到晚上六点多钟,我才挣扎着爬起来,同上一次一样,流过之后,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躺在床上,没有其他的办法。

第二百二十四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度过了最危险的几天之后,我和豆豆安然无恙。去做产检,各项指标都正常。我才问那天晚上为我诊治的医生,为啥各项指标正常了,还会出血?医生说,这种突发状况,有时候连她们都查不到原因。过了这个关口就没事了。

终于到了七个月。我再也不担心出血了。假如出现紧急状况,我可以生下豆豆,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可以存活下来的小人儿了。豆豆是个调皮的家伙,有事没事总喜欢在肚子里面动来动去。动得最多的时候,居然连续动一百多次。身子真正开始行走不便了,肋骨以下都是发酸。易偶尔回来一下,在家里面坐上一会儿就走。每次回来他都想看看豆豆闹腾的样子,可是豆豆这个家伙就是不如他的愿,他在家的时候,她就乖乖的,他刚走,她就开始在肚子里面大闹天宫。

易的姐姐到饭堂帮忙以后,就搬过来和我住了。她和我同住的好处是,每天一大早她就去菜市场帮我买好菜和早餐,我不用自己出去。天气已经很热了,她和易都不让我一个人在外面跑。白天我几乎呆在家里面。我们住的这栋房子,二楼有五六户人家,共用一个洗手间和一个很大的客厅。客厅被我们每人割据了一块,摆上煤气罐,摆上案板,当作厨房用。不做饭的时候,客厅安静下来,就是一个讷凉的好地方。我特别怕热,在小屋子里面坐一会儿就会流汗,当别人上班去以后,我就搬了凳子坐到客厅里面,把风扇也拿到客厅里面来,客厅的空间大,自然比屋子里面凉快多了。胎教的书早就被我看了很多遍,又买了早教的书来看。四个月大开始喂辅食、五个月吃粥、六个月吃粥,四个月练习扶坐、六个月练习扶站;感冒了喂小儿感冒yào、胃口不好的时候吃开胃yào,豆豆还没有出生,我就像个全副武装迎接战斗的战士一样,迎接我们家小宝贝的到来。易总是被调来调去,哪儿的工作难做就派他去,等他把工作整整得有条有理了,公司就换他下来,让他去新的地点。

华子要来了。我和易的姐姐帮他找房子。易的姐姐同我说:给他找一间便宜的房子住着就好了,反正也住不了几天,进了工厂就住工厂,不住外面。我想了想对她说:我们去龙娃子那边看看,那儿的房子便宜。那儿还真有空房子,不过不是去年他们住的那间。

华子来的时候,把行李放在我们家,我和易的姐姐带着他去认房子。认了房子,易的姐姐才对他说:“你去剪个头吧,剪完头再去你舅妈那儿取行李,收拾好床铺好好休息,明天出去找工作。”华子乖乖地答应了。华子去了理发店,我和易的姐姐说,才过了一个年,华子看上去比去年乖多了,懂事多了。不过,我们看到的全是假象。

易的姐姐刚上班走,华子就匆匆忙忙地回来了,没有剪头发。我问他:你没有剪头发啊?他说,理发店里面人太多了,等他把床铺收拾好了才去剪。说着就背上行李出去了。华子走了没有几分钟,我突然觉得不对劲,因为我觉得华子不会安安分分地在乡下呆着。可是又一想,他应该不会乱跑的,因为他身上没有钱。华子来惠州,是从广州过来的。在广州,华子的老爸易的姐夫亲帮华子买好了车票,送他上车,只给了他几块钱从惠州市来东江工业区的公jiāo车费。

明知道华子身上没有钱,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会跑。想到这里,我打电话给易的姐姐,告诉她,华子取走了行李,我还对她说:“你要不要过来一下,我们两个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在乡下。”易的姐姐说:“他身上没有钱,不会跑的。”结果,华子还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不见华子过来吃饭,我在家里一直等,天快黑了他还没有过来。这个时候易的姐姐提着为华子准备好的被子过来了。我们一起去了华子的住处。刚走进院子里面,就遇见了房东老太婆。这个八十来岁的老婆婆不会说国语,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用惠州话告诉我们,华子退了钥匙,要走了租房的压金跑了。说着她晃了晃拿在手中的钥匙。易的姐姐问她,华子走了多久。有旁人告诉她,下午见他背着包包过来,拿了钱就走了。华子真够聪明,从我那里取了行李,就直接来要了压金做车费,然后跑了。不用问,他肯定是跑到同学那儿去了。不过华子在广东的同学多,也不知道他去找哪个同学了。

易的姐姐提着被子在原地呆了足足有十分钟,然后才对我说:“我们回去,我不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