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十多分钟的路程,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所幸我挺着六个月大的肚子,走路的速度并不慢。一大早就出发,到东江路口挤公jiāo到水口菜市场。在菜市场下了车,再走几分钟的路去水口医院。那个时候我的胃口特别好,见了东西就想吃,可是要验血,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强忍着饥饿去医院抽血,jiāo完钱以后,产科医生在我的产检本上盖上了水口医院的方形蓝色大章。这是免费产检的章。盖了这个章,就可以免费在水口医院产检,直到孩子出生。六个月的土豆已经是一个大土豆了,在我的肚子里面活蹦乱跳的,不知不觉中,我对她的称呼变了,我开始叫她豆豆,不再叫她土豆。每天早晨醒过来,摸摸肚子,叫她:豆豆,该起床了,腹部立即就会有一个小地方凸起来,那是豆豆在练功。

有一天早晨易告诉我,他去工厂jiāo接工作,下午就得去惠州下角的一家工厂。易走了,我在家里帮他收拾行李,做好了午饭等他回来,像他每一次要外出工作一样。他没有按时回来吃饭。直到下午一点多钟才回家,吃了饭背上包就离开了家。他说,公司的车在等他。看着他背着背包慢慢地走出房间,走下楼,我跟上去要送他,他说不让我送,等他到了目的地就打电话给。每次外出都是如此,他不让我去送他。

习惯了有他在家的日子,习惯了被他照顾,原以为他可以一直呆到豆豆出生再外出,可是公司的事情比我们的私事大,他得服从公司的安排,他得好好地做好这一份工作。他还得领着公司的工资养活我们。易让他姐姐过来和我同住,但是她姐姐说,工厂每天都加班到很晚,太晚了过来不方便。她不过来也罢了。虽然是姐姐,但是有一些生活方式与我们却不一样。比如说,我定期去产检,她就特别反对,她说她生了两个孩子,没有去做过产检,生孩子没有去过医院,孩子也没有问题;比如说,易和我都坚持给豆豆做胎教,她却说一个胎儿哪能听懂那些连大人都听不太懂的音乐;比如说,我说想吃牛ròu,她却说,牛ròu不能吃,老家人说了,吃了牛ròu,孩子会像牛一样流口水;我说想吃羊ròu,她说,羊ròu不能吃,吃了孩子会得羊癫风。比如有一次,医院给我开了一堆营养品,她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两百多块。她一听傻了眼:两百多块呀,哪有这样多钱来吃这些东西!老是被他这样说,我生气了,拿出银行卡在手里面晃了晃,告诉她:你弟弟的那点破工资算什么,我这张卡上的钱,是我以前自己挣工资的时候存下来的,够我一个人吃喝几年呢,我不用花你弟弟的钱,也能生活得很好!她听了没有说什么,搬了一张凳子坐在走廊上流眼泪。看她抹眼泪,我打电话给易,告诉他:我把你姐姐整哭了!然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易对我说:你别理她就是了,你想怎样花钱就怎样花,她就是多话!她哭过之后也就把事情给忘了,依旧每天按时给我送开水,她的思想还是老一套,与我们有代沟。不来与我住,给我给她都留一点私人空间,我们才不会经常拌嘴。

第二百二十三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有一天易的姐姐告诉我,饭堂招一名女工,她说她想去饭堂,在饭堂上班比车间自由,只是每个月的工资少几十块。我问她想不想去,她问要问问我们的意见。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她想去饭堂帮忙,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对于易的姐姐那样年纪的人来说,做饭堂其实双做流水线好多了。而且,我也有一个自私的想法:如果她去饭堂,她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我。我打电话告诉易,易三两句话就说服了他姐姐,第二天她就去饭堂帮忙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搬过来同我住。眼看怀孕快七个月了,眼看着果实就要丰收了,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了乱子。她去的是大饭堂。大饭堂里面七八个厨工,她每天正儿八经干活的时间其实没有几个小时,很多时候聚在饭堂里面聊天。她告诉我,从去饭堂上班以后,终于能吃上一口热饭热菜了。而且还能喝到刚煲好的骨头汤。这是以前在车间干活的时候享受不到的待遇。她在大饭堂工作不到一个星期,又被调到小饭堂去帮忙。小饭堂是用于招待客户的饭堂,他们厂有一个常驻客户,也就十来个人。她和一个厨师一起负责那十来个人的饮食起居。偶尔有其他客户来工厂参观,他们才临时多准备一桌饭菜。去了小饭堂,生活条件自然也跟着好了起来。所以她私下里开玩笑对我说,她吃得比我还要好呢!生活好了,她的身体也比以前好了。以前在车间上班,几乎每个月都要感冒一次,每次感冒了都得去打吊针才好,去了小饭堂也没有感冒过了。

易好长时间没有回来了。有一天早晨他打电话告诉我,他在回家的车上,一会儿就到家了,他说要在家里吃中午饭。家里面只有几样素菜,他回来了,我得去菜市场买一点像样的菜。我拿了钱,就小跑着去了菜市场。买了ròu,又一路小跑着回来做饭。饭做好的时候,他就到家了。

天气开始热起来,我得不停地喝水。易的姐姐提过来的开水不够喝,每天下午就没有水喝了。可是我很懒,不想自己烧开水。那天觉得特别口渴。易已经不在家了,他回公司,准备坐车去外面,我溜到楼下的小店,买了一瓶冰红茶喝,张开嘴几大口灌进了嘴巴里面。那个冰爽呀,真是比喝白天水强一百倍!肚子里面装满了冰水,也不觉得口渴了,上楼回家,一个人守着空旷的屋子。

眼看着太阳落下去,我在屋子里面坐了好长时间,想上厕所了。去了洗手间,还没有上厕所,我先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吓坏了:内裤上有血迹!又流血了!小家伙一个多月的时候,流过一次血,被医生给判了死刑,我好不容易才把她保住的,后来产检,医生告诉我,小家伙各项指标都不错,我总算放下心来,只差九天就七个月了,却又出了状况,这一次,小家伙又得站上审判台,听医生的宣判了。

我打电话给易,问他在哪儿。他说,还在公司,一会儿就走。我说:你快回来,有急事。易慌张地问:怎么啦?我告诉他,出血了。打完电话,我开始搬箱子找银行卡。等易回到家的时候,产检本、银行卡全部都准备好了。我们走到东江菜市场,拦了一辆摩托车就去了水口医院。

医生已经下班了,fù产科只留下一个值班医生和一个值班护士。我哭着告诉医生,流血了。医生一边给我量血压,一边对我说:别着急,你慢慢说情况。量完血压,就去做B超。做完B超回来,医生拿了B超单一看,看不出问题,她立即打电话给B超医生确认结果,特别问他,是不是前置胎盘。B超医生告诉她,不是前置胎盘。产科医生这才给我开了yà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