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巴狗一样把计生办的直接领到我家门口。

我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因为就在这件事情发生过几个月,土豆快到预产期的时候,易告诉我,他的一个同事的老婆,也住在我们这边,只不过和我们不是同一栋楼罢了,预产期和我的预产期差不了几天,有一天在家里玩,结果被计生办的人来个了瓮中捉鳖,抓走了,花了五千块钱罚款才放出来。我想,如果当时我依旧住在那栋楼,说不定被请进去的人,还会多一个我呢?

易开始四处找房子。春节过后,房子并不好找,没有太多空房。易找了老半天,在他们公司对面找到一间房子,没有窗户,光线不好,白天在家还得点灯。就是这样的房子,房租居然比东江夜市贵很多,而且还得过一段时间,以前的租户才退房。易jiāo了五十块钱压金,等那间房子退房。我私下对易说:我们再找找看吧。如果找到更好的,你就去那儿把压金退了。

第二天易上班去了,中午易的姐姐下了班就带着我找房子。我们沿着东江菜市场找,在东江菜市里面找到一间位于二楼的房子,特别大,打电话给易,易马上就在电话里面对我说:“谁让你大中午出去找房子了,你不怕被抓呀?大着肚子还四处乱跑。”一听说被抓,我立即像惊弓之鸟,躲回了出租屋不敢下楼。

天黑以后,易的姐姐匆匆忙忙来找我,说帮我找到了一间乡下的房子,就在他们工厂后面,问我要不要去看一看。我顾不上那间房子是在闹市还是在乡下,一听说有房子了,立马跟着易的姐姐去看房子。不过几分钟时间,我们就到了。所谓的乡下,其实一点儿都不远,比华子他们住的那间房子方便多了。房子是广东本地人的农民房,一楼住着房东,二楼租给外来人。房子是简易的传房,没有铺地板砖,没有吊天花板,站在屋子里面,抬头望上去就是一片又一片的黑瓦,像极了老家乡下的房子。一楼的院子不大,不过却够全部租客晚上纳凉。这儿,中午我们曾经来过,中午来的时候还没有空房,不过晚上易姐姐的同事告诉她,有人退房了,所以她马不停地蹄地跑过去打听情况,然后又带我去看房。房子的条件不好,不过离易的姐姐近,下了楼就能望见他们工厂,在这一头大声喊话,工厂的院子里面都能听见。房子的条件不如夜市那边,不过价钱却只有夜市的一半。于我而言,不过只是去菜市场多花两三分时间而已。于是决定租下这间房子。

租了房子,我们就搬家。刚好第二天是星期天,易的姐姐放假。星期六晚上她就住到我这边来,星期天一大早,我们就开始搬。看上去屋子里面没有多少东西,搬起来却特别麻烦。从天刚亮就开始搬,我们来回搬了几趟,就将近十点钟了。一连干了几个小时的重活,我和易的姐姐早就饿得没有力气了。在路边的早餐摊上胡乱吃了一点东西,接着搬东西。这一趟,我们遇见了熟人:易姐姐的一个同事。他抱着孙子在路边上玩,看见我们两个女人像蚂蚁一样搬家,问易的姐姐:“你会不会骑三轮车?”易的姐姐说不会。我也不会。他说:“你们不会骑,两个人推车子不成问题吧,我去给你们借一辆三轮车,你们用三轮车搬家,比两个人用手搬方便多了。”

他在村庄里面帮我们借了一辆三轮车,我和易的姐姐推着三轮车没有走几步,居然把个三轮车给推翻车了。易姐姐的同事真是一个好人,他看了看我们说:“你们连三轮车也不会推,看来我做好事得做到底了。你们帮我带一下孙子,我帮你们搬家去。”我帮他抱着孙子,只见他坐上了三轮车,飞快地蹬着车子,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们楼下。然后,我们从楼上搬了行李下来,他帮我们装好车,又送到新居去。来去跑了两趟,终于搬完了。等我们把屋子收拾好,早就过了午饭时间。我们又累又饿。我和易的姐姐想互对视笑了。她说:“饿得没有力气做午饭了。”我说:“我也是,我们去吃快餐吧,吃完快餐再去买晚饭的菜。”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易姐姐厂门口就有一排快餐厅。二零零七年初,快餐挺便宜,素菜三块荤菜五块。跟着易的姐姐去了一家名为湖南土菜馆的快餐厅。因为她告诉我,这家店炒的菜最好吃。我们点了一荤一素两个快餐,一边吃快餐一边享用免费的茶水。就着两盘菜,我们每人吃了两大碗饭。就是因为那一顿饭,我也觉得那儿做的快餐好吃,从此以后,不想做饭的时候就去那儿吃快餐。

吃完了快餐,肚子饱了,可是人依旧累着。但是我们还得去菜市场,为晚餐做准备。我们搬家的时候易没有帮上忙,等我们搬完了,他居然打电话告诉我们要回来吃晚饭。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他可不知道我们徒手搬家的时候,每一趟我都得提几十斤重的东西!我用最后一点力气,迈着小小的步子,跟在易的姐姐身后,去菜市场买了几样菜回来,全身的骨头就要散架了。易的姐姐看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拖着疲惫的身子,去工厂提了一桶水过来,我洗了头冲了凉,才感觉轻松了很多。

易在家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沥林。几天之后,他被调到离公司半个小时路程的一家工厂上班。他每天早出晚归,每天早晨他去上班,我和他一起出去,到东江菜市场买菜,晚上做好晚饭等他回家吃饭。这期间,小红从老家来惠州了,也在东江工业区上班,易的姐姐每天晚上给我们送一次开水,有时候连冲凉的水也是她提过来,星期天小红不上班的时候,就来我们这儿,我和小红一起出去逛街。走在街上,别人说我们像两姐妹。私下里我对小红说:其实我们的年纪相差不了几岁,我们其实是可以做好妹的!易偶尔在晚上去他堂妹家的面包店里面打一会儿牌,不过不像以前那样贪恋牌桌,我打一个电话回去,他就会立即回家。

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易调回来的时候,我怀着土豆才五个月,一个月之后,我已经怀孕六个月了。日子一天一天地过,肚子一天一天地大起来。即使穿上加大号的厂服,也遮掩不住日渐膨胀的肚子。有一天易告诉我,他又要被调走了,又是去三峰塑胶厂。易和我商量着要去哪家医生生孩子。我想了想对他说,还是去水口镇医院吧。东江工业区属于水口镇,在东江工业区,也只有水口医院的接送车会接过来,惠州市区医院的接送车都不开到这边来。我这样安排,是考虑到以后生土豆的时候,叫救护车方便。

易说,你决定了去水口医院生孩子,我们就去水口医院验血吧。去医院验血还真是一件麻烦事,东江工业区里面没有直达水口的车,一定得走到东江路口去坐车。从我们住的地方到东江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