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因为孩子在一个劲儿地长,再贵的衣服也穿不了几天就小了,所以得不停地买。所以,只能买便宜的。买贵了就是浪费。再后来,不仅仅只是给孩子买便宜衣服,我自己也学会了买便宜衣服。看上了一件衣服,正价的时候不去买,一个劲儿地盼着转季跌价。价钱跌到最便宜的时候,才把它拧回家。这一季穿不完,下一季再穿也不过时。

过了年初五,易和他姐姐都去上班,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易的姐姐每天中午提着热水瓶给我送开水。虽然烧开水用不了多少电,但是她坚持每天从工厂里面打了开水,提着热水瓶沿着东江工业区的街道走到我这边,来看一看再回厂里去。我一个人过得不错,不过她一天不来看一下就没得不踏实。做姐姐的人,就是不一样。在东江工业区,她不仅仅只是姐姐,很大程度上,她替代了婆婆的角色。因为她来广东的时候,易的老母亲有jiāo待过她,要她有空得多照顾我。其实易的姐姐也挺不容易,自己有一份工作要做,好不容易盼到了下班,工友们都出去享受自己的生活了,她却要提着热水瓶往返于我们家与她的工厂之间。见了熟人还乐呵呵地告诉人家:我去看我弟媳fù呢,我弟媳fù怀孕啦!

这种和谐的日子在一个清晨被一群不速之客打破了。不过,他们只是暂时破坏了我们的氛围,因为很快我们就找到了更好的对我对易的姐姐更方便的窝处。那天早晨,我像平时一样,坐在家里看胎教的教材,突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以为收房租的来了,打开门一看,房东儿子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走在前面的那个警察,脖子上挂着一只数码相机。警察见了我,一双眼睛瞅着我的肚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才问:“住你们这儿的那个大肚婆呢?”我心里明白,他们问的那个大肚婆其实就是我。因为整栋楼只有我一个孕fù。不过,看来我们的警察同志其实也不熟悉具体的情况,而房东儿子这个带路的家伙,也同警察一样不熟悉情况。我心里一想:不会是抓计划生育的来了吧?虽然抓计划生育是计生委的事情,但是有时候他们会联合警察一起出动也难讲。按照规律,过年后肯定要抓一段时间的。土豆,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第一个孩子,不是超生,按理说应该光明正大地出生,不用东躲西藏。可是现在我脚踩的是广东的土地,而不是老家湖北。人在外面,现在又是特殊时期,少惹麻烦最好。我的心里咯蹬了一下,不过我很快就对警察说:过年前大肚婆就住在我对面,不过过完年我就没有看见她了,似乎搬走了。然后我再假装指了指对面的房门,对房东的儿子说:“这户人家现在没有住人了吧?”房东的儿子平时看着另一栋房子,没有看我们这栋,他也不知道,见我问他,他也就跟着说:“这间房子应该没有住人了。”警察见从我这儿问不到什么,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重点放在我的肚子上。不过那个时候怀孕四个月,又是头胎,肚子看起来很小,一个大男人,当然分不清是肥胖还是怀孕。警察虽然对我的身份有怀疑,却还是走了。

警察走了以后,我立即回屋,把门反锁了,然后打电话给易,告诉他,警察来找麻烦了,说要找一个大肚婆。不知道是不是又开始抓计划生育了。我们这些外地人,就算是光明正大地生孩子,见了广东计生办的,还是得绕道行驶,因为我们是在广东,不是在自己家乡。易说:“他们走了没有?”我告诉他们,他们问完我的话就走了,不知是去五楼还是去楼下。易说:“你去我堂妹那儿,不要在家里面呆了。”我不敢下楼。不敢回家。我只想保护土豆。

我想起了很多年前听一个同事讲的类似的故事。我那个同事怀着孩子的时候,有一次计划生育的挨家挨户来搜大肚婆,我那同事懒得同他们讲道理,于是锁上门躲进了厕所。等搜查的人走了以后,才从厕所里面出来。多年前的故事,告诉了我答案。我也效仿同事,躲进了厕所,反锁了厕所门。然后,用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楼道里面传来走路声。我仔细听着,仿佛是许多双脚在走。不会是那几个人又倒回来了吧?我心里猜测着。走路声在某个地方停了下来。然后,由近向远消失了。外面鸦鹊无声。这种寂静有一点可怕,或许此时,有某个人站在外面,观察着我们这栋楼的动静。这是危险来临前的寂静。又有脚步声传过来。依旧来是许多双脚在走路。他们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走路。脚步声又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儿。

我躲在厕所里面,不敢吭声,等着易的堂妹过来。过了很久。走廊上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这次来的一定是女人了。高跟鞋从厕所门口走过,我听见易的堂妹在叫:“嫂子,嫂子。”我打开厕所的门,看了看周围,除了我和她,没有其他人。她说:“快换上一件大衣服,跟我走。”易的厂服放在家里,我穿上他的厂服,锁上门就跟她下了楼,躲到了面包店的阁楼上。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这期间,面包店一楼的特别热闹,时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易的堂妹让我阁楼上他们的卧室里面睡觉,可是我无法入睡。口渴。特别想喝水。易的堂妹上来过一次,给我端了一杯水,那杯水三两口就被我喝得杯底朝天了。楼下的人多,我不想下去。易的堂妹在楼下忙着生意,顾不到我这边。我只能忍着口渴,坐在阁楼上,等易的堂妹上来。

这期间,我下楼去吃过午饭,喝够了水,然后依旧躲在阁楼上。时间到了下午,我打了电话给易,易告诉我,他在回来的车上。我告诉他,我还在他堂妹这里。又过了很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阁楼门口。易来了。他告诉我,听说我们楼下的臭水沟里面发现了一个弃婴,刚刚生下来连衣服都没有穿的一个女娃,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冻死了,有人报了警,所以警察来盘察是谁丢掉了孩子。原来如此,虚惊一场。不过易告诉我,警车还在楼下,让我不要回去,省得被警察问来问去。

这间期易和他堂妹去看过几次情况,警车还在,所以他们没有上楼就回面包店了。易的姐姐下了班去找我,没有找到,却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了易。易告诉了她发生的事情。她晚上没有加班,就去面包店了。我们聚在一起想办法。我明确告诉易,我不想住在那儿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个事情。我怀孕的事情谁知道?不就是房东老婆知道!其他人并不知道我怀孕了。所以今天当警察来查房的时候,肯定是她告诉警察,我们这栋楼有一个怀孕的,然后她让她儿子领着警察来找我?幸好我不过只是一个被调查的对象,又不是罪犯,虚惊一场之后,事情就过去了。如果以后有计划生育的来查房,她也肯定会像个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