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力和果冻。他说,其余的东西先别买,等他姐放假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买。他姐是二十九放假。到了二十九,吃过了早餐,他也懒得等他姐过来,先去了他堂妹那儿。走的时候丢给我一句话:“你会儿我姐过来了,你们两个人一起出去买就是了。”

我在家里等了好久,易的姐姐还没有过来,这两个人都靠不住,我还不如靠自己。我锁上门,去了菜市场。家里有足够的腊ròu,我们不用买ròu,不过蔬菜得储存一点在家里。因为年初一到年初三,小小的东江菜市场没有人卖菜。三个人,吃四天,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人半个月的菜量了。大白菜、萝卜、辣椒、土豆,我用了三趟,把这些东西搬回家,堆在屋子的角落里。买完菜,易的姐姐来了。做好了午饭,我们打电话给易,让他回家吃饭。易却说,让我们先吃,不用等他。不用问,他肯定在打牌。

一点多钟他才回来,刚吃完饭,他堂妹夫一个电话把他叫走了。易说同他商量好了,他们一起去乡下买土鸡。原以为下午他会去超市搬大米,这个希望又落空了。我不想大年三十家里一粒米都没有的时候,才去买大米。在老家,这是忌讳。他出去了,我对易的姐姐说:“我们去买米。”易的姐姐说:“等我弟弟回来,让他去搬吧。”我告诉他,易肯定要玩到半夜才回来,所以不用指望他了。她才极不情愿地跟着我去了超市。

二十斤散装大米,装了满满两袋。我和她一人抱着一袋从超市出来,一路搬回家,然后再去第二趟,买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买了东西我们就去摘草莓。那个冬天特别喜欢吃草莓。从果园里面摘回来的草莓,放在水龙头底下冲洗一下,一整颗放进嘴里面,凉凉的,酸酸甜甜的挺好吃。

我们把摘来的草莓吃得剩不了多少了。最后几颗,易的姐姐舍不得吃,要留给她弟弟。留就留吧,反正我也吃够了。累了一天,晚饭当然是易的姐姐做了。我们做好了晚饭,易准时地回来了。他告诉我没有买到鸡。我问他没有买到土鸡,干嘛不知道早一点回来,他说去买海鲜了,买了虾和鱿鱼,放在他堂妹家的冰箱里面。买海鲜当然用不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剩下的时间,不用问,他肯定在打牌。不过打完牌,肚子饿了还得朝家里跑。即使是在他堂妹开的面包店里面,他也得不到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不过,易却有事没事就朝那儿跑,不去那儿就没劲。

过了二十九就是三十。早晨刚收拾好屋子,易的姐姐就来了。易的姐姐主厨,我和易坐在家里看电视,等饭吃。快中午的时候,易才记起来去堂妹那儿拿海鲜。这一次我没有叮嘱他,他却很快就回来了,一刻也没有逗留。因为他堂妹家中午吃团年饭,人家没有安排他的一份,他自然不会在那儿久留。不过,吃完晚饭,他又不安分起来,要去面包店。我对他说:“年三十,你就不要出去打牌了,年三十要是输了钱给人家多不好呀!”他却说:“我都忙了一年了,今天晚上你就让我出去打牌吧,你给我一点钱,我要是输完了,整个假期我就不打牌了行不?”易的姐姐早早地回工厂宿舍睡觉去了,我一个人在家,裹了厚厚的被子坐在床上看春晚。电视机的效果不好,只能将就着看节目。屋里面冰冷冷的,不过外面却异常热闹,烟花bào竹声一阵接着一阵地响,透过窗户,我看见外面的天空中弥漫着烟花的色彩。

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依旧是一个人守着电视。这是二零零七年。我在小小的出租屋里面,和腹中的土豆一起迎接二零零七年的到来。

第二百二十章

第二百二十章

易在年三十晚上如愿地输掉了身上带的大部分钱,在二零零七年到来的时候,输掉了剩下的一小部分,终于在凌晨一点多钟,身上再也找不出可以输给别人的现金了,才灰溜溜地跑回家。输光了钱,不好意思伸手找我要,他倒变得安分多了,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看电视。

年初二我们去惠州市区。我打算给土豆买一些见面礼。易的姐姐说还早呢,不过我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着该开始准备了。我们在西湖边上下了车,沿着糊边散步,遇见一个卖小孩儿帽子的小贩。帽子特别漂亮,据说是杭州产的唐装帽子,小贩给帽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皇帝帽。冲着这个皇帝帽,我要了一顶红色的帽子。易看了看帽子说:“这是男娃戴的帽子。”然后,他倒是抢了头功,付了钱。这是易送给孩子的第一件礼物。这顶帖子放了一年,到二零零七年冬天,豆豆出生几个月以后,戴在头上还有一点大。有一次豆豆小姨把这顶帽子戴在豆豆头上,然后学着古代臣子朝拜皇帝的模样,笑着对豆豆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豆豆见了居然一个劲儿地笑。

我们从西湖走到人人乐购物中心,在人人乐三楼,我为土豆挑了几样衣服。土豆的预产期是夏天,不过我听说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怕冷,得穿厚一点,我就担心夏天买不到厚衣服,所以给土豆买的全是厚的。后来才知道我真是杞人忧天,因为夏天出生的孩子,不过只需要穿上一件蔳蔳的衣服就够了,哪需要穿太厚的衣服,穿多了不把孩子捂成一个痱子卷儿才怪!人人乐的衣服挺好看,不过就是太贵,我倒不嫌贵,可是看着我掏钱买衣服,易的姐姐却在替他弟弟心疼:一套小小的外套,就要八十多块钱啦!一个小小的帽子,这顶帽子才多小呀,你给我一块布,不用半个小时,我就能给缝一顶这样的帽子出来,还要二十多块呀!我的一套秋衣,也不过就二十块钱呢!什么,一双袜子也要二十?我一个冬天就买十块钱五双的袜子穿,五双穿过一个冬天呢,你给小孩子买二十块钱一双的袜子,太贵了太贵了!

易的姐姐见我不听她的劝告,坚持要买贵的,跟在我身后使劲地剁脚,我才不理她,我就想给小孩子买贵的。我的心情她没有办法理解。她十八岁就极不情愿地当了妈妈,有了孩子,我可是熬到了快三十岁才好不容易有了土豆,土豆的分量自然比那个时候她的孩子重多了,我得给土豆好的条件!

易的姐姐说服不了我,就对易说,易也不理她,只顾跟在我身后,拿着单子去买单,易的姐姐才对我们说:你们买多贵的东西我管不着,反正你们比我会挣钱,可以买贵的!要是你们把钱拿来给我买,我可以给小孩子买很多东西,可是你看看你们,花了那样多钱,才买了几样东西呀!简直是糟蹋钱!

后来终于知道易的姐姐说话有道理。土豆出生以后,我也学着拿很少的钱,买便宜的东西,那是跟着一些家庭环境比我们好得多的妈妈学来的。他们的条件比我们好,但是为孩子买衣服却舍不得花钱,总是买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