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家,这下遇到了老乡,好说话了。他们五个人全部被录取了,虽然华子的女朋友连身份证都没有,也被录用了,不过工厂让她赶快找人把身份证寄过来。总算被录取了,以为这样就可以进厂了,不过招工的却说,每个人得jiāo四十块钱压金。二零零六年,jiāo压金的工厂早就绝迹了,却在东江路口冒出这样一家要压金的工厂,让我对工厂的印象大打折扣。不过,为了让这群孩子们有个安身之处,而不是蜗居在乡下的小屋子里面,易爽快的掏了两百块钱给他们付了压金,让他们进了工厂。

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当易的姐姐背着一个大大的牛仔背包,一路叹着气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我和华子正坐在家里看电视。易走进来,接过她姐姐肩膀上的大牛仔包,沉沉的牛仔包放在地上。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走了进来,是易的外侄女小红。易的姐姐对易说:“快把腊ròu挂起来。”易拉开牛仔包,取出腊ròu,挂到窗子边上。一边挂一边问他姐姐:“你们家今年的年猪好大呀!”易的姐姐说:“杀了两头大的,后来一想,反正喂大了也是杀了吃,所以又赶着杀了一头小的。给你们背过来的是最先杀的那一头猪,熏得有一点腊内味道了。”易挂完了腊ròu,他姐姐又打开一个包,包里面装的全是老家的晒土豆片、梅干菜。她指了指这两样东西对我说:“这两个也好吃。”

易的姐姐是一路从重庆吐到广东的。她晕车可是一点都不假,坐公jiāo久了都会晕。她说,上次就吃晕车yào,可是yào不见效。不过,到了我们家,换掉脚上的布棉鞋,脱掉笨重的大棉袄,洗了一把脸,她马上又忙起来了,剁猪脚,泡土豆块,开始准备我们的午饭。来我们家本该由我们准备的第一顿饭,却被她给我们做了。

当腊ròu的味道飘满整栋楼的时候,我们坐在桌子边上吃着猪脚。易的姐姐先给我舀了一碗猪脚,看着我吃完了,才对易说:“她的胃口还不错。”后来,在她的印象里面,我的胃口永远都不错。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孕吐就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后面的日子,因为有了腊ròu,我每餐都大碗大碗地吃饭,体重在那几个月也开始突飞猛进的向前发展。

易的姐姐带着华子和小红进厂很顺利。她和小红在东江工业区打过工,于是就进了以前打工的电子厂,华子也带了进去。不过华子上班老是安不下心来。有一天,易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去东江路口的那家工厂,去帮华子的女朋友取一下身份证,他女朋友的母亲从顺德快递过来的身份证应该到了。我对易发火了。那个女孩子,还不算我们家的儿媳fù呢,她难道不能自己过来取身份证吗?还要我,一个孕fù走路出去帮她取?我对易说:“你有空就帮她去取吧,谁叫她是你的外侄媳fù呢,不过她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可以不帮她。”易说:“人家一个小孩子,你就帮帮她吧。”我说:“谁是小孩子呀,都jiāo男朋友了,还是小孩子呢。你愿意帮她你就帮她,我没有空。”那个身份证,还真让易跑了很多路,每次从外面回来,就在东江路口下车,然后走到那家工厂门口去问身份证到了没有。如此问了好多次,才拿到了身份证。然后再打电话告诉华子女朋友的家人,让他们来惠州拿身份证。

一天上午,我正在准备午饭,易打电话给我,华子女朋友一会儿就来拿身份证,让我不要为难她,把身份证给她,还要我不要告诉她,华子在哪里,因为易的姐姐不喜欢她。我对易说:你让他到了我们家楼下打电话给我,不要让她来我们家,因为我讨厌她!果然没有过多久,我的手机就响了,她真的来楼下了,还有一个陪着她来身份证的同学。她问我华子在哪里,我告诉她,华子跟她母亲去东莞了。具体在东莞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她显然不相信我的回答。不管她相不相信,我只能这样对她说。把身份证给了她,我对她说:“你赶快回去吧,年底了,社会治安不好,不要到天黑还没有到家,让你的家人担心。”她说她去东江路口坐车。

看着他们走了,我马上打电话给易的姐姐,告诉她,华子的女朋友过来了。易的姐姐有一些紧张,问我,她们还在不在。我说她们向着东江路口的方向走了。易的姐姐说:“我们都不要告诉华子。今天我得把他守得紧紧的,不让他出厂。”后来才知道,华子的女朋友其实并没有去坐车,而是在东江工业区的一个网吧里面玩了一天一夜,等华子上线。结果是,华子被他老妈管着,出不了工厂。然后第二天早晨华子的女朋友才离开东江工业区。后来呢,当华子知道事情经过,是好久以后。那个时候他早就对那个女孩不感兴趣了。我,易,易的姐姐,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一次可恶的法海。其实年少的时候,我们自己何尝没有遇见过法海?那个时候我们是何等着恨着那些拆开我们缘份的人啊,时过境迁,我们就忘了当年的自己。

有一天接到了小莲的电话。她告诉我,她要走了,问我有没有空回三峰聚一聚,大家一起出去唱歌。我爽快地答应了,不过那个时候怀着小家伙,唱歌是不能去了,我说:我来三峰见见你就行了。

坐车去了沥林,在离三峰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下了车,打了小莲的电话,告诉她,我到了。然后小莲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工厂里面走出来,告诉我,她已经结束了工作,就等着结工资买车票回家了。

和小莲已经半年不见了。半年时间,我和小莲的变化都挺大的。我有了自己的家庭,也有了孩子;小莲呢,变得时髦了很多,漂亮了很多。我知道,她回家以后,很快就要结婚,以后也许不会再来广东了。所以这次的再见面,是为着别离,更长的别离。三峰那间我们曾经共同生活过的小窝,在小莲离开以后,会有新的人住进去。我们,很快就会成为过去时。

小莲对我说,在三峰这几年,太累了,所以想离开。我说,其实我们当初进三峰是错误的。还好我们两个人一路相互照顾着,这几年时间我们都走过了。我们沿着沥林的街道向前走,然后就去了小莲哥哥家。以前我多少次在肚子饥饿的时候跟着小莲来到这里,毫无顾忌地吃着小莲嫂子为我们准备的大餐呀!这一次也不例外。小莲哥哥的两个孩子已经长得很高了,像极了小莲哥哥。时间真是一把刀,改变很多人,我们也逃不掉这一把锋利的刀,任这把刀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的脸上一刀一刀地刻下去。

吃过了午饭,小莲让我住一晚再走,我推迟了。第二天是我的生日,易得回去给我过生日呢,我连易都懒得去见了,从沥林坐车去了人人乐,买了一只大电饭煲,提着电饭煲回了家。

第二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