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们为他创造了一批产值,心里高兴,就吩咐饭堂多炒了一个青菜,又加西瓜了。一顿吃得饱饱的,我和玲玲又回宿舍去了。

依旧是在床板上折腾了半天也睡不着。八点钟很快就到了。我们起床打卡,上三楼车间去了。白班的那批人还没有下班,我们上去了,他们就从包装台上退下来,准备纸箱去了。开高周波的依旧是那三个人。从外面请来的两个人,一听说要开两班,所以有一个人先找地方休息去了,我们jiāo接班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也在jiāo接班。可怜的李小山,没有人接替他,也没有人说他可以下班,所以他就一直这样开着机器,直到第二天下午,高周波机压伤他的手。

上夜班了。从晚上八点,得一直上到明天早晨八点钟了。刚上班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有多累。平时晚上这个时候,也是在车间里面加班。一直上班到十一点半的时候,副经理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夜宵票,让我们去饭堂吃夜宵。夜宵是稀饭,外加一勺子咸菜。其实那个时候肚子根本不饿。不过吃夜宵可以顺带休息一下,这个时刻当然不能放过。我吃了几口稀饭,在饭堂里面坐了几分钟,就又上三楼了。

夜宵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本来精神还不错的,谁知吃了几口稀饭,再上三楼,就觉得有些累了,想睡觉。难不成稀饭里面放了安眠yào?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偷偷地观看其他人。他们也像我一样,显得有些累了,我看见有几个同事,一边装箱子,一边打哈欠。刚才玲玲明明没有吃稀饭的,怎么她的眼皮也在打架了?看来不是稀饭在作怪,瞌睡虫来了,对谁都不会放过。质检部的子严也有些累了,她来回巡视的时候,腿看上去很乏力。晚上品质部加多了一个人来巡视,只听见子严对同事说:“你先在这里看一下,我得找个地方打一会儿瞌睡。”然后,她就向着车间的一角走过去了。我们这几个蓝工衣的,当然不能开岔去打瞌睡,于是用羡慕的眼神瞧了瞧子严,然后还得各自忙各自的活儿。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一边打哈欠,一边干活了。品质部晚上新增加上来的质检是一个男的,看见我们在打瞌睡,他就不停地同我们说话,让我们不要睡着了。可是我们每一个人,仿佛被高人施了催眠术,眼皮合下去容易,睁开却是一件难事情。时间过得好慢,不知困了多久,问过有手表的同事,才到凌晨两点多了。子严打了一会儿瞌睡就回来了,不过看样子她没有睡好。上夜班谁不困呢?品质部的那个男孩子看样子也累了,而且他的眼皮也渐渐地睁不开了。说话的速度也放慢了,我们答话的速度当然也慢了。我终于支撑不住了,记得前一秒我的手里还一边忙活儿,一边同品质部的那个男孩子搭话呢,后一秒钟,把车充放进纸箱里面以后,手都没有从纸箱缩回来,我就坐着睡着了。那一刻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我希望休息,终于如愿地睡着了。尽管我是坐在座位上,我居然做起了梦。我梦见自己躺在教室里面几张拼在一起的旧课桌上在睡觉,真是舒服极了。车间里面的吵闹声,也在那个时候,从我的耳边飞过,但是我的耳朵却没有机会理那些吵闹声。耳朵也需要休息。

梦做得正好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副经理走过来了。我就这样被拍醒了,睁开眼睛,原来我没有躺在教室的课桌上睡觉,我坐在车间里面。从座位上站起来,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又开始包装了。虽然眼皮依旧在打架,不过却没有机会睡着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终天天边有了一丝鱼肚白。天要亮了。眼看着就要下班了。眼看着不久就可以回宿舍美滋滋地睡上一觉了,可是这个时候,瞌睡却没有了。一直干活到八点钟,上白班的人来了,我们才下班。可怜的李小山,依旧没有他下班的份。因为展顺厂第二个会开高周波机的人,还没有培养出来。生产部经理对李小山说,你再坚持一会儿吧,今天我会安排一个人来跟你学,他学会了,你也就可以两班倒了。那个意思是,在新人还没有到来之前,你还得坚持一会儿。我下班的时候,只见李小山同上夜班的我一样,一边打瞌睡,一边开高周波机,这可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上了一夜的班,回到宿舍,倒床就睡,一直睡到午饭时分。起来吃了饭,又接着睡。睡到下午两点多钟,突然一觉醒来,再也睡不着了。下午两点多钟真是魔鬼时间。问过不少上夜班的人,他们也总是睡到那个时候,就不自觉地醒了,然后就是睁开眼睛看床板。这样一直到吃晚饭。吃过了晚饭,离上夜班的时间也没有多久了,赶紧抽空补睡了一下。上班预备铃一响,就从床上溜起来,去上班了。

上了三楼,眼光习惯xìng的向高周波机那边看过去。不知道可怜的李小山这个时候下班没有。我看到他cāo作的那台机器终于换了人。他从昨天早晨就一直在开机了,也该换下来了。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朝包装台走过去。上白班的人还在。从他们那儿,我才知道李小山出事了。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他已经很累了,可是接替他的人还没有上来,所以他还得继续开机器。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机器压到手的。据说被压到手的时候,流了好多血,他当时就昏了过去。展顺电子厂虽然剥削人,但是工人受了伤,厂方还是在最快的时间叫了救护车,把他送到了医院。当然,在这个时候,任何一家工厂也得这样做。李小山住院了。这下,他终于可以休息几天,不用开那架该死的高周波机了。

接替李小山的仍然是男孩子。而且因为这次事故,工厂再也不敢让工人开太久的机器了,他们决定,让两个男生轮流开机,一人一班。其实早就该这样了,或许,他们早一点这样安排,就算在李小山出事的前一秒钟把接替的人找上去,李小山也不会流那次血。

李小山受伤的事情,被我们议论了一会儿,就没有人再说起那件事情了,虽然我们就在他曾经流过血的不远处包装。在工厂里面,这样的事情似乎随时可能发生。我们除了在心里同情他,再也帮不到他什么了。光我们还得工作。说得具体一点,我万某人还得和大家伙一起,装箱子,准备早日把这批货送到小日本手里面。

一连上了好久的夜班,时间就要到五一节了。我们心里想着:劳动节了,总得放我们两三天假,让我们好好地休息一下,再来上班吧?前面说过了,我们这些上包装组的,基本都是新进厂的工人。里面有几个人像我一样,刚刚从老家来广东,所以对广东还充满着好奇,总想等放假的时候,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外面的花花世界。可是工厂迟迟不张贴放假的通知,有一些工人私下问车间管理五一放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