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那张桌子拧回来了。那张桌子小得只能放下三四只饭碗,因为小,所以特别矮,把桌子放在床边上,坐在床沿上够着桌子吃饭刚刚好。桌面是纸夹板做的。有一些年代了,表面脱漆的地方露出纸夹板本来的面目,像一个癞子。易的堂妹夫走了以后,我问易为什么拧了一只癞着头的桌子回来。易说,免费的东西,有用的就行了。这张癞头的桌子,在我住在东江工业区的时候,它就是我的餐桌。后为从东江工业区搬到东莞谢岗的时候,我们就把它扔掉了。

易对我说,有了桌子有了厨房有了电视,就像一个家了。怀小家伙到四个月的时候,我们买一了一部DVD,我每天放着胎教的CD,让小家伙在肚皮里面就开始听音乐。胎教的书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关于胎教的方法我左想右想。因为一个多月的时候出过意外,有风险的胎教方式我不敢用,怕再出意外,只能让他听音乐,每天早晨十点钟开始听,一直听到十点半。等小家伙七个月的时候,我又买了两张儿歌,胎教的碟子停止播放了,每天放儿歌,我看儿歌的画面,小家伙听音乐。那两张儿歌的碟子一直听到小家伙出生八个月。当我生下小家伙以后,第一次放碟子给她听,她特别高兴,显然在娘胎里面她就对这两张碟子不陌生了。

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易有机会就朝家里跑。有时候回来只是在家里呆一会儿,有时候呆一晚上。有一天下午,易回来了。那天他没有去他堂妹那儿,而是径直回了家,捂着被子,背靠着背靠半躺在床上。我坐在桌子边上写孕期日记。突然听见楼梯口传来敲门声。我们住的那栋楼,每层楼的楼梯口都有门,可以单独锁起来。上班时间留在家里的人不多,所以经常处在关闭状态。我去开门的时候,有一男一女站在门口。给他们开了门,我就回了屋。回屋刚坐下,却听见有人敲我们的门。打开门,刚才的一男一女出现在我们家门口。正要问他们找谁,那个女人却问这儿是不是易的家。我这才看清楚,那男的是来过我们家的易的堂妹夫。同易的堂妹夫只有一面之缘,刚才在楼道里面我都没有认出他。这个女的,当然是易的堂妹了。

客人来了,易当然不能半躺在床上了,他乖乖地叠好被子坐起来,陪着他们聊天。我用电热壶烧开水。烧好了水,却发现没有杯子。易的堂妹善解人意,说冬天不口渴。从那以后,我准备了一次xìng杯子。家里有客人来,不再愁没有杯子倒水了。不过,家里来的客人并不多,只是易的亲戚而已。

这是易的堂妹第一次来我们家。她比我大几岁,看起来特别苍老。因为易是她哥,我这个比她小几岁的人,也自然成了她嫂。每次来我们家,她总远远地叫我“嫂”,叫得我不好意思答应。至于易的堂妹夫,又比易大几岁,他叫易为兄弟,而不是哥。叫易为兄弟是有原因的,据说很早以前他们两个人一起闯过东北,相互称了兄弟。

虽然他们开的面包店,据说就在东江大剧院旁边,过了天和百货再走几步就到了。天和百货我倒是天天都去,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他们的面包店。这是有原因的。用中国的家族观念来讲,堂兄妹与真正的亲兄弟姐妹,隔了一层,在不久之后易的姐姐也来广东以后,有事情我总是找易的姐姐,毕竟亲姐妹不一样。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间面包店是他们老乡聚会的场所,当然有不少易的同村人,每天下班以后就会在那间店里面游dàng。人多嘴杂,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他们的话柄。毕竟我和易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一个外来人,去了面包店,少不了被他们背后评论一番,然后他们的目光自然注意到我的肚皮上了。中国人好事,似乎结婚以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看女人的肚子有没有隆起来。如果女人的肚子是平的,那就有问题。在这个时候,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出我的肚皮是隆起来了或者还是平的。再过几个月瞎子都能看出来了。当你的肚皮隆起来的时候,自然也有人来围观。我可不想成为让他们围观的小丑。

日子平淡地过着,这期间易的堂妹又来看过我一次。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地来,坐一会儿又匆匆忙忙地走。有一天,天气特别冷,我打电话给易,让他给我买外套。易说:“你过来吧,我们去买。”坐上了去陈江的车。公jiāo车在中途停了一下车,上来了几个人。突然头顶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我抬起头一看,小李子带着老婆孩子坐在我后面,冲着我笑。离开了三峰以后,就没有见到过以前的旧同事了。偶尔的联络,都是用电话。三峰厂全年几乎无假,能在车上遇见小李子,简直就是奇迹。我有一些惊喜地问他:“大工作日的,你咋有空出来闲逛?”小李子告诉我,工厂没有订单,整个冬天都是双休。他还告诉我,小莲辞工了,做到年底就回家。小莲,可是同我吃过同一个锅里的饭、洗过同一桶热水、睡过同一间宿舍的好伙伴。她要走了,我当然得抽空去看看她。正想着第二天去找她,却因为一个电话没有去成。

买好了衣服回到易那儿,易的电话就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易犹豫了一下,接听了电话。是易的外侄打过来的。他告诉易,他从学校出来,来广东了。这个刚满十七岁,还在上中专二年级的孩子,肯定是厌倦了学校的生活,就偷偷从学校溜出来了。易问他找到工作没有,他说没有找到。他说他在顺德,和好几个同学在一起。易说:“你来我这边吧,我帮你找工作。”他没有来惠州的车费,让易寄一点钱给他。易问他要多少,他说要五百。我在旁边对易说:从顺德来惠州,哪要五百块车费?易告诉我,他和他同学一起过来。

易要给他外侄寄钱,存折放在家里,我们当天就回东江了。第二天下午,我在家里看电视,接到了易的电话,他告诉我,他在惠州汽车站,接到了他外侄,让我在家里准备饭菜。我问有几个人,易的回答吓了我一跳:四个!

菜市场早就只有素菜了。我买了几样小菜,又兜去天河百货。天河百货的ròu档也收摊了,只有几块不像样的ròu,用塑胶盒装着,贴了保护膜和标签,摆在冷柜里面。我选来选去,选了两块稍微好一点的ròu,提着一堆菜回家,一边走一边想着:煮一锅火锅给他们吃。还没有进家门,就看见走廊上站着几个半大孩子,易和他们在聊天。客人来了。

匆匆忙忙地洗菜、做饭。易和他外侄也上来帮忙,半个小时功夫,饭熟了。摆上饭桌,我和易坐在床沿上,他们几个人各自拉了自己的行李箱当凳子坐了。小小的屋子哪经得起这样折腾,六个人坐下去,屋子里面早已水泄不通了。

电饭煲很小,是为我和易量身订购的,煮不了几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