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要了,送我们一个拥抱就行了。”然后,我提着行李走出了为之奋斗过几个月的亚尼厂,坐上了开往惠州市区的客车。

在人人乐门口下了车,转车回东江工业区去。等了好久的车,却等不到开往东江工业区的车。于是稀里涂糊地上了开往水口湖滨工业区的车。因为这辆车走的大部分路线,和去东江工业区一样的,只是到了水口龙湖市场的时候,就各自开往不同的工业区去了。

我靠着车窗,坐到龙湖市场下了车,天已经快黑了。到东江工业区的时候,路灯已经亮了起来。易在楼下等我。我一路从工厂搬着行李回到东江工业区,已经没有力气再搬着行李上楼了。易提了行李,我用最后一点力气上楼。

第二天早晨就去龙湖邮局寄钱回家。在邮局打电话的时候,我对母亲说:“这可是我今年寄给你的最后一笔钱了。以后,得等我重新出去工作才有钱寄给你了。”

寄完了钱就去买电视。我想要买一台新电视,但是易贪便宜,说他住在龙湖市场的一个同事要卖电视,很便宜,只要一百块钱。我们于是去看那台电视。那是一台有了一些年代的杂牌,电视的图像特别模糊。我不想要,就对易说:“我们先去市场转一转,等会儿再来搬电视吧!”可是易却领会不了我的意思,让我付了钱搬电视回家。这台破电视被我们搬回家以后,我很少看它。一看到这台电视心里就特别恼火。有一次我还开玩笑地问易:“你是不是和那个女同事有一腿,然后你们两个人合伙起来骗我?这个破电视,顶多只能卖十块钱,你却花了一百块钱去买,赚了我九十块。”易听见我这样刻薄他,只好一笑而过。后来这台电视被易卖给了收旧电视的,还真只卖了十块钱。

我买了一本胎教的书,每天在家里看,然后写孕期日记。那个时候还没有买电脑,怀着小孩子不能跑去网吧玩,一天的大多数时候,我就是坐在屋子里面,坐累了就去楼顶晒太阳,或者到楼下找二手女房东聊天。女房东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婆,有一天她突然问我:“你是不是怀孕了?”那时怀孕才三个月,肚子还远远没有隆起来,她咋会知道?我有一点惊奇地问她:“你怎么看出来的?”她说:“我一看就知道。”这栋楼里面,她是第一个知道我怀孕的人。原以为她的嘴巴会很紧,谁知她是个大嘴婆,后来就因为她这张大嘴巴,还给我惹了一点小麻烦,然后我就退了房,换了住处。

第二百一十二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把家收拾了一下,该摆的摆了该放的放了,发现屋子里面还少了一样东西:桌子。房东给我们提供的物品,只有一张床,和一块圆桌板。我们住的这栋楼,一层楼居然只有一个洗手间,一间厨房。我不喜欢在公用的厨房里面去做饭,我把这块圆桌板搁在纸箱上,它就成了一张桌子。这张桌子上摆着电磁炉和碗筷,是我的厨房所在。做好了饭,我就蹲到电磁炉边上去吃饭。尽管没有几样家具,但是屋子却显得特别拥挤。在东江工业区,能租到的就是这样的出租屋了,想租一间好的都难。就是这样的出租屋,租金也却不便宜,因为我们住的地方离东江夜市近,价钱自然被抬高了很多。每天早晨按时起床,起了床去市场买菜。买回的菜很多时候并没有吃,放着放着就放烂了。从菜市场回来的时候,早已经冻得不行了,放下菜,就下楼去找太阳。那个冬天其实气温并不低,但是我觉得特别寒冷,似乎比我刚来广东的二零零一年还要冷很多。穿了大棉袄坐在家里面,居然会冷得直打哆嗦。可是冬天的太阳似乎永远都很晚才露出个头,而且还白头一张脸,即便是好不容易才盼到的一星点儿太阳,仍然是一点热度都没有,还伴随着一丝刺骨的寒风。在这样的时候下楼去找太阳,却让人越发感到寒冷。

要想天气暖和一点,一定得等到中午太阳最旺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太阳晒到身上倒是特别舒服。可是为这舒服的那一刻,得等上半天的时间。而这最舒服的太阳,也是转瞬即逝的。时间只要到了下午三点,在风的伴随下,阳光很快就减弱了。广东的冬天,其实也没有暖和到哪里去。在这样的天气里,我晚上得盖上两床被子,才能保证一整个晚上脚底是暖和的。就在这样的时候,胃却老是同我作对。吃不下东西,却一个劲儿地口渴想喝水。睡觉的时候,在床头放一杯水,渴醒的时候,端起杯子猛地喝几口。几口水喝下去以后,就要上厕所了。于是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脚底发凉,得重新捂好了脚睡觉。一个晚上如此几番,根本睡不好觉。

一个人守在家里面,没有人说话,日子特别难熬。易回家的时候,我就像过节一样,煮上一大锅好吃的等他回来。他在家的时候,我的胃口也会稍微好一点,能比平时多吃一点东西。有一天他回来吃午饭,我买了一只猪脚炖着香菇和花生米。易说好吃,让我吃,可是我不能吃ròu,只能吃花生米。他一个人吃不完一锅猪脚,剩下的晚上热了吃。易对我说,晚上的猪脚一点儿也不腻,让我尝一点。我勉强吃了一块ròu,然后跟易一起坐车去陈江。上了车我就开始吐,从东江一路吐到陈江。后来小家伙出生以后,易说我怀着小家伙的时候倒没有多少反应,我就反问他:“你有没有看到我呕吐过,有没有在公jiāo车上收拾我呕吐的东西?”被我这样一问,他就无语。

我在陈江的时候,易上班,我一个人守在宿舍里面,看着他上班去,看着他下班回来。无聊的时候,就去楼下走一走。厂外面有卖甘蔗的,一块钱一根。买一根甘蔗回宿舍坐在桌前慢慢地嚼,吐了一地的甘蔗渣,等着易回来收拾。易总是很好脾气,把满地的甘蔗渣收进垃圾袋,然后扔出去。那些甘蔗,是我吃得最多的东西了。如果没有甘蔗,我不知道我该吃什么了。有一次去汇佳,回来的时候口渴了买水喝。易给我买了一支冰红茶。因为那个时候我特别忌甜味的饮料,红茶还有一点茶的味道,易猜想着我肯定能喝。可是打开瓶盖刚喝上一口就难受。而且从此以后很长时间,看见甜味的饮料就恶心,一直到怀着小家伙七八个月大的时候,我突然想喝饮料,大瓶大瓶的可乐买回家,不一会儿功夫我就能全部搞掂。冰红茶、雪碧,见什么想喝什么。

有一天他堂妹夫和他一起来我们家。来的时候,易拧着一张桌子,他堂妹夫提着一些泡辣椒。泡辣椒是他堂妹的杰作,她听易说我想吃泡菜,就从自家的泡菜坛子里面抓了些泡菜让易提回来。听说我们要买一张饭桌,他堂妹夫立即说不要买了,从他们店里面拧一张回来就好了,让易随便先一张桌子拧回来。易却非常客气地把店里面最小也最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