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个小时加班费,没有一个保安愿意。人群里面发出愤怒的声音。其中一个年纪大的保安,用嘶哑的声音喊道:“我们的工资一分钱也不能少!我们的工资可是辛辛苦苦站岗站出来的,要是少发了我们的工资,我们就去跪政府!”所有的保安跟着叫了起来:“要是少发了我们的工资,我们就去跪政府!”商量来商量去,毫无结果。三个政府人员要退出饭堂的时候,许多工人堵住了门。工人们倒挺规矩,只是堵门而已,双方并没有发生冲突。堵住门的工人对他们说:“我们从早晨一直饿到现在,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了,得给我们一口饭吃!”穿灰衣服的中年男对他们说:“我们已经联系好了快餐厅,他们正在做你们的午饭,等一会儿饭就过来了。大家别激动,原地休息一会儿,吃过午饭以后,我们就发工资,让每个人在天黑以前离开亚尼厂。”三个人说完,向着罗马楼走过去。又有几个工人跟在他们身后,充当免费的“保镖”。

我们在工厂里面,向着政府来的工作人员讨薪的时候,工厂门口停了几十部供应商的车子,大车小车都有,从工厂的前门一直停到后门,把工厂围得严严实实的。许多车子后面挂着“还我血债”的字幅。有激动的供应商想冲进工厂院子里面,却被荷qiāng实弹的特警拦在门口进不来。

快到一点钟,午饭还是没有过来。有工人想出去买吃的。走到工厂门口,被特警劝了回来。特警对他们说,外面的情况非常危险,供应商收不到货款,或许会拿工人出气,所以宁愿饿一下,也不要被当作了靶子。有小贩在这个时候蹬着三轮车卖吃的来了。他们在工厂的后门,同我们隔着工厂的铁门,通过门中间的缝隙进行jiāo易。我走过去一看,卖的是糯米小丸子。平时在外面,一块钱一小份,但在这个时候,卖小丸子的中年fù女却要两块五毛钱一份。这些小贩,真会发厂难财呀!实在是太饿了。如果没有小宝宝,让我再饿两天都不会饿倒,不过这个时候,这了这个刚开始发育的不知是万易还是易万的家伙,即使这没有多少营养的糯米小丸子卖到了二十五块钱一份,我也会买一份来充饥。

买来的小丸子份量比平时少了好多,我吞下了几个小丸子,喝了一点水。不一会儿,胃里面像有一股火在燃烧。吃了不易消化的糯米,又是甜的,难受极了。整个孕期,我都特别忌甜食,特别是早晨吃到了甜食,肯定一整天都会难受。

第二百一十一章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一半点,一辆脚蹬三轮车运来了午饭。是快餐。运来的快餐被堆放在院子里面的空地上,有几个保安守着,工人们则按政府人员的要求,三个人一排排起了队,手牵着手向着地上的快餐走过去。走到放快餐的地上,保安发给三份快餐,由其中一个人拧着,到了饭堂每人一份地吃。还从来没有吃过摆在地上的快餐。我和两个女同事一起向着快餐地走过去的时候,觉得我们像极了乞丐。只有乞丐才会从地上捡东西吃呀!我们不是乞丐,我们是用自己的劳动来养活自己的光明正大的劳动者!为了讨回工厂欠我们的薪水,为了让已经饿了两顿的肚子里面能填充一点食物,让下午的战头更有力量,我们,做了一回乞丐!

有的同事的饭盒里面有鱼。看到鱼块,我一下子来了食yù。原以为自己的盒子里面也有鱼,打开一看却是叉烧ròu炒荷兰豆。要是在平时,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菜了。不过那段时间我特别讨厌ròu,看见ròu就觉得恶心,所以这份免费的快餐,我只吃了几口饭就把它丢进了垃圾桶。肚子依旧饿着。我喝了许多水,然后一个劲儿地上厕所。我和阿蒙、阿欣、还有一个即将临产的同事结成了战线联盟,去找政府来的人谈判。阿蒙对他们说,工厂欠我们十月、十一月的工资,能不能十月份发全额的,因为十月份不管是工人还是职员,都很辛苦,谁也不知道工厂会倒闭,大家都在卖力地干活,直到十一月,大家才闲下来。政府的人说,他们也希望发全额的工资给我们,关键是一下子找不到足够的钱。租这栋厂房给工厂的房东,只能拿出七成的工资先行垫付给我们。我们对他们说,你们再想想办法吧,工厂的许多工人,还等着领了工资回去养家糊口呢。我们职员的工资倒还过得去,只是工人的工资太低了,本来就不多,再给他们打七折,他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穿红衣服的中年男人嫌我们啰嗦,喝斥我们,让我们离开。阿欣大声对他说:“为什么要我们离开?罗马楼是我们的办公楼,我们就要坐在这里。说着,我们每人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大门口晒太阳。

三点多钟,穿灰衣服的中年男人对我们说:“你们去饭堂门口吧,过一会儿要在饭堂门口集合,工资一会儿就到了。”听到工资就要到了,我们有一点儿高兴,不过他说的话我们似乎不敢相信。鬼晓得他是不是在骗我们?四双眼睛半信半疑地望着他。他说:“你们快去吧。”我们回到饭堂门口,守在宿舍门口的特警让我们回宿舍提自己的行李,因为等一会儿工资就来了,我们先提出了行李,宿舍楼就封楼,领了工资我们就得马上离开亚尼厂,一分钟都不允许停留。

特警也这样说,工资肯定是有发的了。我们上楼搬行李,走出宿舍楼,把行李放在草坪上,然后坐在草坪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等着发工资。政府的几个人临时从外面弄来了几台电脑,人事部的文员在赶着核算我们的工资。有一个小文员正在为职员十一月的加班时数犯难,卡钟被撬掉了,我们的考勤资料也随着那部卡机一起丢失了。有一个政府人员对她说:“给他们算满勤就是了。”那个小女孩子还在犯困惑:“今天他们都没有上班呢。”政府人员对她说:“让你算满勤,你算满勤就是了。”

四点多钟,终于有一辆警车开进了院子。工资来了。有供应商知道我们要发工资了,想来抢警车里面的钞票。可是警车里面坐着两个护着钱箱的警察,厂门口也有特警把守,他们自然进不了厂里面来。警车停下来,我们所有亚尼厂的工人,全部戴好了厂牌,然后在人群的外围,拉起了警戒线,有特警把守着。工人们排好了队,人事部的文员分成两班人马给工人发工资。很快就轮到了我。签工资条的时候,才知道发放的是全额的工资,一分都不少,而且我还赚了。十一月我请了几天假,也没有加够三十六个小时的加班,但是也给我算了全额。

领了工资走出警戒线,见到有两个政府人员坐在宿舍楼门口。我冲着他们笑了笑。有一个人对我说:“你们可是拿到了全额的工资呀。”我说:“谢谢你们,其实该给你们送一面锦旗谢谢你们。”另一个开玩笑说:“锦旗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