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让它们留下来陪伴这只孤独的箱子吧!

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我坐在床沿上看着阿欣和阿东收拾行李。阿欣的弟弟已经来厂门口接她了。她把笔记本电脑、大棉被让她弟弟先拎回去了,只剩下一只箱子,阿东就可怜多了,没有人来接她,她得自己一个人回去。她的行李不多,却不好收拾,因为衣服太多了,我们都忙完好久了,她才收拾好。阿欣笑着对她说:“死阿东,记得把你的狐狸皮收进箱子里面,下次还得用这张皮去勾引男人。”阿东一看,红裙子还挂在床着,赶紧收进了箱子里面。我看了看阳台上,裙子的腰带还挂着,正好有风吻来,毛绒绒的灰色腰带还真像极了狐狸的尾巴。我说:“狐狸尾巴还挂着呢。”阿东又急急忙忙地把腰带收起来。

收拾完行李的人,三三两两地聚在工厂的院子里面聊天打发时间。工厂里面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一些本地的阿姨,被劫匪洗劫过一次的工厂,已经没有多少东西了,但是这些阿姨还不死心,跑进工厂里面,沿着办公室挨个地找她们认为有用途的东西。电脑显示屏、键盘、计算器、没有用完的白纸,全被他们拣回家了。在混乱中,停在工厂后门的两部电动叉车也不知被什么人开走了。

饭堂已经停止了早餐供应。我们全都饿着肚子,等着八点半到了,结工资走人。还不到八点钟,突然听到人事部主管在楼下喊话:“集合了。”接到号令,我们全部聚到宿舍楼下的院子里面。有人问人事部主管:“八点半有工资发吗?”人事部主管说:“政府的人八点半过来,等他们过来商量工资的事宜。大家相互转告一下,没有到的工人,打电话让他们赶快赶回工厂。”

阿蒙赶到工厂的时候,已经八点了。她也饿着肚子。从外面回来的一个同事带了蛋糕,阿蒙从她那儿要了一块蛋糕,分了一半给我。这就是我们的早餐。吃完蛋糕,喝了保安给的水,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从八点等到八点半,时间一下子又快九点了。政府的人没有来,不过有一队特警队开进了工厂。工厂的各个岗亭这才有了人把守。

初冬的天气有一点冷。我们一个个又饿着肚子,站在院子里面被风吹得特别难受。平时把守工厂的保安,此时也同我们一样,站在队伍里面,等着政府的人解决工资。政府的人却迟迟未来。有一个保安提议:政府的人还没有来,我们向着政府的方向去yóu xing,去要回我们的工资!此话一出,立即有人跟在他后面排起了队。有一些人犹豫着该不该走进yóu xing的队伍里面,这时另一个保安喊话了:“要工资的,全部跟在后面排队。不排队的人,难道你不讨工资,工资就会飞进你的口袋里面啊!”我和阿蒙也站在队伍里面。我们商量着,等下yóu xing的时候,一定得先保护好自己。工资是次要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yóu xing的队伍缓缓走出厂门。这些人大都穿着亚尼厂的制服。队伍缓缓地向着太阳城的方向走过去。

第二百一十章

第二百一十章

我和阿蒙在队伍的中间。队伍非常整齐地走着,并没有拥挤不堪。我和阿蒙担心的拥挤现象关没有发生。我们跟在队伍后面向前方走了不远,却见队伍掉转头回工厂来了。问了前方,才知道政府的人已经在路上了,我们于是回工厂等待。

十点钟的时候,政府的人终于来了。三个中年男人一个年轻男人,有一个穿红衣服的秃顶看上去特别令人讨厌,另外那个穿灰衣服的中年男人和那个年轻人看上去倒很和善。当他们来到厂门口,我们的人立即把他们团团围住了。人群里面喊出了口号:“我们要吃早餐,我们要工资!”年轻的那个朝我们挥了挥手,说:“我们来亚尼厂,就是来解决你们的工资问题的。我们来之前已经同你们工厂的人事部主管通过话,工厂欠了你们两个月的工资。摊上这样无良的老板,我们只有共同解决问题。”有人说:“封了亚尼厂香港帐号,从香港划一点钱过来,我们就够发工资了。”穿灰衣服的中年男人说:“我们已经同香港那边联系过了,亚尼厂在香港其实就是一个贸易公司,说穿了就是一张空壳。亚尼厂的香港帐户,昨天就已经被冻结了。你们在这里要工资的时候,香港公司那边的职员,同你们一样,正在向香港政府大门口走去,他们也要讨要工资”,那个中年男从顿了顿又说:“据我们知道的情况,亚尼工厂欠大陆供应商的货款,已经四千多万了。工厂的厂房是租的,已经欠了三个月房租未jiāo。水电费也欠了两个月的。就在工厂破产前,供电局已经停止给它供电了,这是你们都知道的。工厂里面值钱的东西,昨天晚上已经被抢光了,剩下的东西即使变卖了,也远远不够发你们的工资。”有人高声喊道:“亚尼厂发不出工资,我们找谁要工资去?”穿红衣服的中年男人很不耐烦地朝人群望了望,然后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看样子他想朝队伍里面发威,不过工人的声音比刚才更高了:“我们找谁要工资去?我们找谁要工资去?”穿灰衣服的中年男人朝队伍喊道:“你们不要激动,我们商量好了会给你们一个结果。”然后这三个人去了罗马楼一楼的陈列室。

有几个工人跟了上去,守在罗马楼门口。这三个人,虽然身上没有揣着一叠叠的人民币,可是我们的工资全寄托在他们身上了。不好好守着这三个家伙,说不定等会儿他们就溜到爪哇国去了,我们的工资就没有希望了。

工人的队伍里面,时不时有人结伴去罗马楼门前,看那三个人还在不在。这三个人就一直坐在罗马楼里面,说是商量事情,却也没有听见他们大声讨论。直到中午的时候,他们才把我们召集到饭堂去开会。几百号工人挤进了饭堂,而且一个劲地朝前挤,很快饭堂就被围得水泄不通。穿灰衣服的中年男人告诉我们,工资在天黑前全部发给我们,但是只能拿到七成工资。因为工厂没有值钱的东西可以变卖,工资是工厂的房东先行垫付的,即使是发七成,也得几十万块钱才够发放。职员的工资有固定的底薪,按固定的底薪加三十六个小时加班费算;其他的人,全部按工人的工资标准核算,加班小时当然是三十六个小时,因为这是劳动法规定的加班时数。人群里面立即zhà开了锅。因为车间的普通工人,每个月的加班时数,远远不止三十六个小时。十月份工厂还特别忙,他们几乎一整个月没有休息过,每天晚上加班到很晚。十一月加班不多,却也远远不止三十六个小时。除了工人,比工人还要辛苦的人,就是保安了。他们是两班倒,每个班工作十二个小时,本身工资标准就比工人高一些,现在要按普通工人的工资标准给他们发放工资,每个月只给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