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师。我们有些焦急地说了状况,医生比上次的医生说得委婉一点:“这是先兆xìng流产,这个小孩子或许本身有缺陷才会出现这种状况,你们想好,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易把目光转向我。这个时候,我心里比上次更没有底。医生都给他判了两次死刑,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健康的孩子呢?可是让我亲手杀到一个小生命,还真于心不忍。所以,我艰难地对医生说:“你先帮我看这个小孩子有没有流掉。如果还没有流掉,我就要。”然后我对易说:“小孩子到底有没有缺陷,就看我们的造化了。造化好,就一定没有事。如果造化不好,我们也只能认命。不过,我家八辈子祖宗没有干过坏事,我相信小孩子一定会没事的。”我都这样坚持了,易当然站在我这边。于是又去做B超。易去jiāo费的时候,医生开始批评我:“你想要孩子,出现了这种状况,你就不要在外面跑了,得马上卧床休息,绝对的卧床休息,而且最少要休息一周,现在还不知道小孩子还有没有,得等B超结果出来。就算还有,小孩子能不能保住,还要看会不会继续流血。如果到了下午还在流血,这个小孩子肯定没有了。”

我像个犯错误的小孩子,低着头听医生批评。我知道在外面行走对孩子不利,可是我不走进医院,谁帮我保护这个孩子呢?就算打急救电话,医院也一定是把我拖回医院去救治。而且我还能走动,犯不着打急救电话呀!

又是憋尿。憋完了尿去做B超。等做完B超再出来,下班时间到了。主任医师已经下班,只剩下一个普通的医生在。我担心中午小家伙会出意外,于是让这个医生给开了yào。全是清一色的保胎yào。吃的喝的,打的。打了一针黄体胴,然后和易回工厂。回到工厂我就躺在床上休息。流血过后,似乎只剩下最后一点力气了,躺着是最舒服的方式。吃过了yào,易上班,我继续休息。躺在床上一点也不舒服,但是没有力气走出屋子。想坐下来看看窗外的风景,坐几分钟就没有力气了,只得继续躺着。这期间去过一次洗手间,又出了一点血。只是血而已,却没有见其它的东西。想起医生说的,下午还在继续出血,小孩子就保不住了。不过我不相信医生的话。保胎针都已经打过了,yào也吃过了,小孩子肯定没事的。易去车间忙一会儿就会回来看我。他比我更担心。我告诉他,下午又出过一次血,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只能安慰我,让我不要乱想。不过那几天易比我还要紧张,洗手间是公用的,他进洗手间,只要见到类似血的东西,就会惊恐万分地问我:“你是不是又流血了?”所幸下午出了一点血之后,就没有再出过血了,也没有见胎儿流下来。我一直躺到第二天中午,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却不知道该吃什么。易说:“我们去平南市场看一看,那儿食物多。”我每走几步就得坐在路边歇一会儿,一路走走停停去了平南市场,突然想吃水煮鱼。去了一家小小的打着湘菜馆招牌的小店,点了水煮鱼和一盘青菜。

在那儿吃饭的全是附近工厂的工人,大都吃五块钱一份的快餐,上菜的速度却非常快,一会儿我要的水煮鱼,居然一点辣味都没有。虽然汤里面漂着一层酸辣椒,鱼却就像用白开水烫的一样没有味道。炒青菜也是五块钱的标准。不过没有闻到油烟味就能有食物,我勉强吃了一点鱼,喝了一点汤。易的味口倒好,我吃不完的菜,全给他装进了肚子里面。

在易的宿舍一直睡到星期六。下午有一趟车去东正集团,易对我说:“你先回东江工业区吧,我明天早晨回来,给你煮一点东西补一下。”我坐上了小货车,比挤公jiāo的速度快多了,也舒适多了。司机把我送到楼下,我一个人上楼,回家。

听说小米粥特别补身体,家里刚好还有一点小米,我淘了小米,用电饭锅煮粥。一锅粥很快就煮好了,拌了红糖,以为自己能一口气喝三大碗,可是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看见那东西就觉得恶心。煮好的小米粥就这样被我倒进了下水道。没有力气下楼找吃的,我只想躺着休息。

第二百零七章

第二百零七章

那个小家,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去过了。头枕在竹枕头上,觉得枕头特别臭。用手拍了拍枕头,发现枕头边上有一只小臭虫在爬动。我坐起来,移动了枕头,杀掉了臭虫,却发现床单上有死掉的臭虫壳。床上不会还有一个臭虫窝吧?我这样想着,拿着枕头,在床上敲打了几下,枕头里面哗啦啦掉出许多只臭虫,在床单上爬来爬去。原来我刚才枕着的竹枕头,就是臭虫的家!

我杀掉了床单上的虫子,把竹枕头扔到地板上,一个劲儿地拍。拍几下就有几只臭虫爬出来。我整死了它们,再拍几下,又有几只臭虫爬出来。我蹲在地上拍了好久,直到最后从枕头里面钻出来的是臭虫仔。然后,去洗手间洗手。洗完手,急忙打电话给易,告诉他,竹枕头里面有臭虫。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易让我丢掉竹枕头,换棉枕头睡觉。他说家里等他回来再收拾。

可是睡在床上也不自在。睡一会儿,就觉得身上痒,揭开被子,准能在裤子里面抓到一个臭虫。我捉臭虫一直捉到后半夜,被子里面没有虫了,才闭上眼睛睡觉。后来才知道,那个臭虫是长在席梦思靠背上的。因为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席梦思靠背上有臭虫在爬。这种情况以前在其他工厂我也遇见过了。每次都是见到一个就杀掉一个。

第二天一大早易就回来了,把竹枕头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洗床单洗被子,晒棉被。床上的用品全部拿到楼顶上去了,只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席梦思。我就躺在光着身子的席梦思上面睡觉。我觉得很冷,却又没有被子盖,拿了几件大棉袄盖在身上,还是冷得直打哆嗦。可是家里面找不出能够御寒的东西了。刚抱上楼顶的被子,得让它好好地晒一下,把臭虫全都晒死了才拿回来!

易洗完了被子,又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才去市场买菜。过了一会儿,他就拧着菜回来了,带着歉意地对我说:“市场上没有多少菜,全是你不吃的,我买了一点大骨煲汤给你喝。”等他熬好大骨烫,我已经睡了一觉醒了。我喜欢吃土豆,易放了许多土豆。大骨汤我没有喝多少,倒是吃了不少土豆。易看到我吃了土豆,特别高兴。这些天来,只有这一顿我吃得多一点。

休息了四天,得准备回工厂上班。虽然医生让我卧床休息一周,不过我还惦记着那份工作。走的时候才请了两天假,假期到了。晚上突然想吃橙子。二零零六年的橙子特别便宜,一块钱一斤。易出去买了一大袋橙子回来,他告诉我,整整十斤。我一口气吃了两个。剩下的登子星期一上班带回工厂了。

已经流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