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再来一盘。从上班玩到下班,从下班玩到加班。玩累了就吃零食。我的抽屉里面,水果零食一大堆,不过吃得却很慢。去买的时候,看着那些东西,总觉得自己能一下子完一箩筐,结果买回来以后却不想吃了。所以抽屉里面不想吃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当它们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就拿去给别的同事吃了,自己再放一些东西进去。最喜欢吃的水果是石榴。拿一只石榴到办公室里面去,不一会儿就被我剥了皮,吸了水,然后垃圾箱里面全是石榴籽儿。听说吃奇异果能防止高血压,我买了一些奇异果。奇异果好吃,但是果皮扔进垃圾箱特别难看。清洁工阿姨帮我在垃圾箱外面套了一只胶袋,每天去收垃圾的时候,拧着胶袋就行,不用倒箱子。

当我恶心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在一个星期天,易带着我去陈江医院做了产检。小家伙太小了,去做B超的时候,医生让我憋尿。憋尿的方法,就是喝水,喝完水还要不停地跳动。那个时候我喝水已经很少了,为了检查,我得一杯接着一杯地喝水,直到喝得我想吐了,还没有一点尿急的感觉。想不停地跳动,却没有足够的力气。我跳几下就得停下来。眼看着快到医院下班了,检验医生对着外面等着做B超的人叫:“尿急的人,先进来做B超了。”我于是混了进去。医生检查了一下,对我说:“你先出去,等真的急了再进来吧。”我只好灰溜溜地出去了。不过刚才没有完成的检验却起了作用,没有过多久就真的尿急了。

检验结果几分钟就出来了。小家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孕囊,而且没有心跳。医生拿着检验,问我们:“这个小孩子你们打算要还是不要?”我们有一点自豪地告诉她:要。医生板着一张脸对我说:没有发现小孩子的心跳!她告诉我们,正常情况下,一个多月的胚胎,做B超是能检测到心跳的,这个小胚胎却没有,或许是一个发育不良的胚胎,当它成长为胎儿的时候,或许带着缺陷。而且更为不幸的是,在检查出胚胎的同时,也检查出了囊肿。因为准备怀孕的时候没有做检查,所以不能确认囊肿是以前就有,还是怀孕以后才有的。医生建议我们过几天再去复查。不过医生又说了一句:这个小孩子,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更好。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一个小生命,居然被医生判定为一个不良产品,而且刚开始就被叛了死刑!

我和易都沉默了。易都三十多了,我也快三十了,流掉一个小胚胎,是多么沉重的一件事情!如果坚持要生下来呢?或许真如医生说的,是个有缺陷的孩子?我们更承受不起。易问我怎么办。我想了想,对他说:先等几天再说吧。才一个多月,还小呢,难道医生说它不正常,它就真的不正常了?我们不要太早下结论,先把它当成一个健康的胎儿好了。其实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也没有底。但是在这个时候,我只能自己坚强,易才会跟着坚强。男人有时候其实是很脆弱的。

那天中午易带着我沿着陈江的小巷子逛了好久,只为了找到可以吃午饭的地方。陈江有很多专门卖小吃的小巷,卖的东西很便宜,不过味口就不敢恭维了。而且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就算是山珍海味,或许吃在我的口里面也如同嚼腊吧。吃了午饭,去汇佳买了一床厚厚的被子,还有一大堆食物,坐车回亚尼。上了车,易不放心我一个人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去,坚持送我过去。那几年,几乎我每进一家工厂,他都要跟到工厂门口去看一看,他笑话说,怕我跟着别人跑了,他好去找我。在工厂门口,易止步了,这是他能到的地方。站在工厂外面就能望见宿舍楼。他看着我把被子搬进宿舍,等我下楼来。然后,我们去我经常吃饭地小餐厅吃晚饭。易吃快餐,我吃汤粉。那天或许是因为有易在,我的心情特别好吧,我居然一口气吃完了一大碗汤粉。然后,迎着夕阳,我看着易坐上了回陈江的车。易上了车,摸了摸口袋,他出来的时候,居然没有带一分钱!幸好的的口袋里面有,那个时候我每个月发了工资,已经不去存钱了,全部留给自己花。给他付了车费,目送着他离开,然后开始一个人陪着小胚胎成长的日子。

第二百零六章

第二百零六章

天气渐凉,我发现我也像阿蒙一样怕冷了。虽然上班不用穿小棉袄,不过到了晚上一定得裹上厚厚的被子入睡,新买的被子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地发挥了它的用处。阿东依旧是经常在半夜的时候梦呓,不过这个时候天气冷了,我和阿欣都只是躺在床上把她叫醒。晚上的加班,打了加班卡就坐在办公室里面吃东西,甚至有时候我连打班卡都不想打,也不去办公室。当然,不打卡就没有加班费。不过后来工厂发生了一些预想不到的事情,我那样偷懒地上班,拿到的却是全额的工资。转眼一个星期就过了一半。怀孕开始肚子就隐隐作痛,而且一直这样痛着。小胚胎还小,当然不会为了肚子痛这一件小事情去找医生,末了还开上一堆yào。我得保护好小胚胎,让它不受yào物的污染。

星期四早晨,像往常一样起床,去洗手间,一天就这样开始了。可是,这个早晨却让我的心凉到了极点。流血了。内裤上沾着新鲜的血迹。这是流产的先兆。前几天医生给他判死刑的时候,我和易还在坚持,可是他却要放弃了?我的心里恐慌成一团,不知道该怎样办。只能打电话给易。拔通了他的电话,告诉他这个不幸的事实。然后,我去办公室找阿蒙请假,一个人走出工厂,坐车回陈江。

从亚尼厂到陈江的路,我走过好多次了,可是这一次却特别艰难。上了车就开始呕吐。塑胶袋就在前面,但是车子在行驶,我不敢动一下,生怕不小心会摔倒。一个本来就已经出现流产症状的小生命,我担心再摔一下,它们以更快的速度离我们而去!同车的好心人帮我摘下一个塑胶袋递给我。我用塑胶袋套住嘴,一个劲儿地呕。其实吐不出多少东西,因为吸胃里面没有多少食物。我一个劲地吐清水。一路吐到陈江平南路口。在平南路口下了车,我朝着易工作的地方缓慢地走过去。易的工厂在大岭背村,平时走过去几分钟就到了,可是那个早晨,我走了好久。还没有进工厂了院子,就看见易来了。他哭丧着脸,努力不让眼泪从眼眶里面流出来,看样子比我还要伤心。他带我回宿舍,告诉我,车间还有点事情,等他处理玩就带我去医院。

我躺在床上,不能动也不想动。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想睡觉却睡不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来,我们去陈江医院。又是陈江医院,上次给小家伙判死刑的地方。小家伙已经被判过一次死刑了,这一次再来,医生又该给他判什么刑呢?

这一次我们找的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