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就是市场,到了晚上,许多本地人在市场外面的大路边上卖芭蕉,一块钱一斤,还有卖菜的,我自己不做饭,自然不用买菜。不过我喜欢买凉菜。买四块钱的凉菜回去,不用拌饭,就能慢慢地吃下去。凉菜辣辣的,香香的,也只有喜欢吃辣椒的人,才会像我一样大口大口地吃。除了凉菜,中建厂还有一家小超市,卖着各种各样的零食。十多块钱就能买回好几样零食回来,然后几天时间里,下班了就像老鼠一样,把这几样零食逐消灭。当然,这种情况并不是时常发生。通常要去中建的时候,我们是在晚饭后,几个人结伴走出去。结伴出去,是因为据说亚尼厂通往中建的那条路治安不好,有劫匪。去的时候是黄昏时分,买完东西回厂就已经天黑了。

有一天晚上,阿蒙让我去四区看肥皂。阿风的车已经走了,不过阿欣阿东也要去四区看她们要的东西,我们三个人就结伴出去了。到了中建市场,每人买了一根煮玉米,一边啃着玉米一边朝四区走。在厂门口,被几个保安拦住了,不让进。我们冲着那几个保安吼道:“亚尼厂的,让不让进?”四区的保安是村里请来的,与我们厂没有关系,自然对我们不熟悉。一听说是亚尼厂的,保安倒是放了我们进去。我们这才注意到坐在保安室的一个抽烟的人,居然是女的。那个女人翘着个二郎腿,和一帮保安说笑着,笑声特别邪。我们走过保安室的时候,她居然冲着我们吹起了口哨,吹完口哨还自我欣赏般地狂笑了一番。我们懒得理会那一帮人,朝生产车间走过去。车间一团漆黑,电线短路了,正在找电工维修。我们一个肥皂都没有收到,不过却趁这个机会去宿舍看了一下。宿舍也和亚尼厂的格局差不多,我们望着宿舍,心里想着:或许不久以后我们就要在这儿安顿下来了。而且我们还约好,等工厂搬过来了,还是我们三个人挤一间宿舍,那时宿舍不闹鬼了,我们也能睡个安稳觉了。可是我们终究没有盼到这一天。

香港来的财务总监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对仓库进行大盘点,专门盘点那些库存了八百年却没有卖出去没有用出去的,据说相当一部分产品还是亚尼厂尚未成立,老板还在做贸易公司时库存下来的东西。香水、香精、肥皂、沐浴露、浴盐,这些在仓库里面堆了几年,蒙上了厚厚一层灰的老土懂,被我们的财务总监当成了宝贝,全部搜集起来,拉到罗马楼门前的院子里面,一卡板一卡板地摆放着,然后她带着几个工人在院子里面慢慢地清理。清理好的产品,每个卡板上chā一个旗杆,绑上一块纸板,上面写着产品的名字数量。有人笑话说,亚尼厂实在是开不下去了,所以在盘点仓库。那些chā在货物上的旗帜,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背在死囚身上的耙子。盘点好的东西又没有地方堆放,只好放在院子里面。遇到变天的时候,全罗马楼的人都下楼去,帮着盖油布,以防着这一堆产品被雨淋到。等天晴的时候,再揭开油布,慢慢地盘点。有几次有客户来工厂参观,这些清家当的货物摆在院子里面实在太难看了,才叫了货仓的人拉进仓库暂时堆起来,等客人走了,又把这些货拉到院子里面,耙子依旧高高地竖着,像是死囚犯背在背上的耙子。

工厂过了九月,淡季来了。没有多少事情,不过为了一个月三十六个小时的加班费,我们还是去办公室里面混着。电脑开通的网络的人,大都在上网。我的办公桌也早已安排下来了,和阿丽桌子平齐,隔着一条走道。阿丽请了一个月长假,尽管如此,我依旧特别闲。两个人的事情合起来,还没有刚进厂时阿丽一个人的事情多。我的电脑不能上网,只能接收邮件,没事的时候,就发邮件给小莲,或者玩弹钢珠儿的游戏。写字楼也处理失控状态,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不会投诉谁上班开小差。这期间易从沥林调到陈江甲子路那边,我们的家,自然也从沥林搬到了陈江。搬到陈江的好处,就是离惠州更近了一些,离亚尼自然也近了一些。我学着家住惠州市区的同事,星期一早晨才坐车去上班,星期三还回家一次。家似乎成了我最牵挂的地方,而亚尼厂,却变成了旅馆,一个我可以挣钱的旅馆。

有一天易突然对我说:“我们要一个孩子吧。”我和易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呢?像我,还是像易?男孩子应该像易多一点吧,女孩子呢,应该会像我吧?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当然想要个孩子。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看着孩子成长,就是在看自己成长。易和我商量好了,女孩子跟着我姓,男孩子跟着他姓,而且绝不反悔。所以,我当然盼望着有一个小女儿了,既跟着我姓,又像我小时候的模样。

第二百零五章

第二百零五章

早孕把我折磨得不像样子的时候,工厂终于结束了赶货的旺季。按照工厂的惯例,一批老的职员都要离去。我们这些新人得独自一人完成工作任务了。阿丽请假还没有回来,香港来的财务总监却把我们召集在一起,商量改组的事宜。所谓改组,不过也只是把每个人的工作任务重新划分一下。在这个时候,不管怎样划分工作任务,大家也忙不到哪里去。改组会议连续开了几天,我们物控部这边居然有一个人闲着没有分配工作。夏天物控部新来的人,除了我以外,都是顶替老人的。现在老人们都走了,那几个新人就接了老人的位置。我当初来的时候,是为了减轻阿丽的负担而来,所以到了淡季,我的位置就是多的。财务总监最后给了我一个全物控部最闲的职位:管车辆。

管车辆特别简单,物控部这边要出车去拉货,或是送货的时候,由负责的物控员写一张申请单给阿蒙签了字,然后我就拿着申请单去行政部找行政部去叫车。行政部叫好了车,会打电话告诉我车牌号,对着车牌号,看着杂工把货装上车就行了。在这个时候,我并不用指挥多少,因为负责这些物料的物控员,比我心里还要着急,车子到了仓库门口,我只要告诉她们一声:“你的车来了。”她们就会飞一样跑下罗马楼,去仓库守着发货。我倒是慢慢地走下楼,看着装车就好了。尽管这样,我依旧没有力气走太远。去了仓库,得找一张凳子坐下来,因为站一会儿都觉得累。

每天要发的车辆一点也不多,顶多就三四趟车。不发车的时候,就坐在办公室里面。老板很少在工厂,办公室是一个自由的天堂。坐在凳子上累了,就躺下来休息。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就玩打钢珠儿的游戏。一只手拿着鼠标,或坐着或躺着,按一下鼠标,一只或是一大群钢珠儿在屏幕上消失,然后就有更多的钢珠儿突然出现在屏幕上。我不是游戏高手,即使这些免费的游戏都不会玩。不一会儿,一盘游戏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