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组,鸡毛蒜皮的事情多了。纸箱写编号、封纸箱、给纸箱放卡纸,压过高周波的车充还得检查一下再装箱,装箱还得讲究美观,车充朝着一个方向去放,杂事儿够多了。不过,都是新工人在一起,大家在一起倒也相处得很融洽。生产部派了一个刚招进来没有几天的副经理带我们干活,同时也派了一个质检来跟我们的质量。可谓到生产的最后一关,质量都不敢忽视呀。质检是一个四川女孩子,个头和我差不多,年纪也差不多,人也挺好的,就是这几天短暂的包装生涯,我和她——子严,就成了好朋友。她是很真诚的人。以后我慢慢地会讲起她。

三楼的两台高周波机一直在不停地转动。外厂请过来的那两个人cāo作一台,李小山cāo作一台。两台机器转动,供着我们这几号人的包装。那边,外厂的两个人cāo作一台机器,还可以一边说话一边干活,可是李小山一个人开一台机器,就忙多了。他的手似乎停不下来。装了车充的吸塑盒子许进机器的模子里面,只听见吱地一声响,吸塑盒就压好了。他又得双手快速地把压好的吸塑盒提上来,再放一个新的下去。四月的天气并不热,只见李小山却已经热得满头大汗了。他一个人生产出来的产量并不比那两个人少多少,不过他的产量似乎还不令上面的人满意,上面还一个劲儿地叫他快点,再快一点。意思是,他快一点,我们这几个人也就可以多包装一些产品。我在包装组做的事情还真多,写箱子编号,封胶纸,点数,似乎每一份工作都做过。当然,只要看到哪里有事情做,所有的人,都是一涌而上去干活了。新来的生产部副经理同我们一样,也在试用期,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算起来都是大孩子,他不像生产部经理那样动不动皱着一张黑脸皮来瞪着我们,闲睱的时候还同我们开一些玩笑,所以只要上面的人物不来三楼,三楼的气氛倒是很活跃。不过,我们的产量也不算少,我们包装好的一箱箱产品,靠车间的墙壁放着,每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仓库就会有人用叉车拉下去,一卡板接着一卡板地往下拉。

我们这样干了几天活,就走了几个货柜了。那个时候只记得好长好长车厢的车子停在货仓门口,这样的车子一停,工厂的时钟就被打乱了,不管是在上班时间或是下班时间,也不管是在白天或是在深夜,车子一来,仓库和仓库门口的cāo场上,一定是灯火通明,仓库的人把货一卡板一卡板地拉出来,从外面请来的搬运工,把货物一箱一箱地往车上搬。展顺厂yīn盛阳衰,要干重活的时候,都找不出男人。由小乡巴佬万某亲手包装过的车充,就这样随着货柜远渡重洋,落到小日本的手上去了。

可是据业务那边讲,要走的货柜有几十只,这几天走的那几只柜子,只是冰山一角。看来我们在包装组的日子还长着呢。业务部这边,又在鬼叫了,据说小日本要求我们尽快出货给他们,给了最后的期限。虽然我们这一班人的速度并不慢,但是按小日本给的最新产量,我们只做了一半。又得增加一班人马了上来了。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增加到包装组的人马很快就到了。小小的包装台,一下子就bào满了人。依旧只是两台高周波机在转动,高周波机的速度没有变,包装的人多了,我们倒是闲多了。以为新来的人马会减轻我们的负担呢,谁知工厂却有特别的安排。这天下午上了一会儿班,生产部经理上来了。他看了看我们这几个早几天来包装的人,以及带班的副经理,还有品检部的子严,对我们说:“从今天晚上开始,包装要开两班了。你们这几个人是老人,经过几天的工作,包装的产量也上来了,所以我们决定,晚班的担子就尤你们来扛。现在你们回去休息,晚上八点钟再来上班。”天啊,下午两点多钟回去休息,晚上八点再来上班,这就是所谓的转班吗?资本家真是万恶之首呀,只知道算他们的帐,根本不管我们的体力能否应付得过来。不过,貌似我们七零后的人,体质还差不多,记得那个时候,在资本家的工厂,猝死、过劳死的相当少,而且就算劳动强度大一点,我们也不会像如今的八零后,九零后,动不动就要跳楼。算起来,我们七零后还真是好使的一代人。工厂方面或许就知道我们顶得住,才这样安排吧?

废话少说。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就准备睡觉。我睡上铺,玲玲也睡上铺,我们的铺位是对着的。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一点多钟才结束午睡,精神好得很,怎么能睡得下呢?想必玲玲也同我一样,躺在床上没有睡着。不过,我没有叫玲玲,不想打扰他。而我,确实在床上越躺越清醒了。实在是无聊,我开始拔弄席子。那个时候年轻,身体硬朗,夏天也懒得朝床上扔垫子,直接铺了一张草鞋在床板上就成了。我翻开草席的一个角,只见床板上爬着几只小小的虫子。看样子,它们已经不是第一天生活在这里了,不知道同我一起生活了多久,到如今我才有功夫发现它们。不那个时候的我不喜欢杀生,懒得要它们的命,只是动手用纸皮赶开它们。只见它们顺着墙壁爬下去了,想必是爬到下铺的床板上去了。或许过不了多久,它又会回到我的床上来。后来还真有那么一天,我无意间再打开席子,依然看见了小虫子,于是把发现告诉了一个老乡。老乡告诉我,那小虫子就是传说中的蟑螂。别看它小,但是越长得飞快,繁殖起来也飞快,据说展顺电子厂的每间宿舍,都有这位仁兄光顾。老乡还告诉我,她刚来展顺的时候,晚上老是睡不着,身上发立痒,后来才发现床上有虫子,然后买了古龙香水把床板从头到尾喷了一遍,床上才没有虫子了。看来,我也得在床板上浪费一瓶香水了。

从两点多开始躺在床上,一直到下班铃响,我也没有睡着。铃声一响,我就从床上溜下来了。同我一起溜下床的,还有玲玲。我发现玲玲从上铺溜下来的动作,有点像猴子。或许,她看我的时候,也会觉得我像猴子吧。她问我:“你睡着没有?”我说:“一分钟也没有睡着。”她说:“我也一样。”然后我们就去饭堂了。一顿不吃饿得荒,这句话就是针对我们这一批年轻力壮的人说的。

到达饭堂的时候,饭堂还空空的。平时下班,我们前加工段的人总是走在最后,所以打饭的时候,总得等好久。今个儿下午有空,好不容易才占了一次便宜。迅速洗了碗,在大饭桶里面盛了一点饭,然后去窗口打菜。晚餐不错,有豆角炒瘦ròu,黄豆焖猪脚。,炒辣椒,还有一个青菜,每人还有一块西瓜。平时只有一个素菜,今个儿多了一个青菜,水果只有在星期六早期天晚餐的时候才有的,今天也有了。据说台湾老板过来了,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