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24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部拧回来了,我们在宿舍里面吃。是他付的钱呢。”不用问都知道是男的付的钱,如果让阿东付钱,两个人的晚餐她肯定只点一个人的份量,哪还有给我们打包的份儿?那段时间阿东隔三岔五地就出去和男网友约会,每次出去都是那一身打扮,每次出去之后很快都回来,而且还拧着一包食物。至于相亲的事情,总是没有下文。不过阿东却乐此不疲,用她自己的话说,即使相亲不成,还能出去混一顿好吃的。原来在网上和男网友聊天,还能骗吃骗喝,我和阿欣还从来没有试过。

有一个星期天,阿东去见了一个非常特别的网友——这个网友是个秃顶。而且见面的场面也很特别,秃顶与别的网友不一样,见了阿东,坐下来没有说上三句半话,就把房产证、离婚证、驾照等等一大堆证件摆在阿东面前,向阿东表明自己的态度,说自己就是冲着和阿东结婚,才来赴约的。依旧是请阿东在外面吃了一顿,然后秃顶就要和阿东开房。阿东虽然是个结婚狂,但也不是随便的人,才见第一次面,自然没有答应秃顶的要求。秃顶于是马上变脸了,把自己的那一大堆证件收进口袋里面就走。那时已经天黑了,秃顶又是第一次来惠州,不熟悉地形,阿东带着他去外面找了一家旅馆安顿下来。然后阿东就回自己的窝去了。阿东其实有意想和秃顶jiāo往,第二天早晨没有去上班,请了半天假去找秃顶。结果秃顶却不领情,连早餐都没有请阿东吃,就一个人溜走了。阿东一个人发了半天呆,才慢悠悠地背着包包来工厂。我和阿欣知道阿东这次准没有戏了,所以笑她说,秃顶就是一个爱占女人便宜的家伙,他来见阿东的目的不为结婚,而是要和阿东发生一夜情。可是阿东还傻得可以,居然对我们说,秃顶的房产证和离婚证是真的。阿欣说:“那个秃顶肯定不是好东西,鬼晓得他的那一堆证件是从哪个假证件市场上买来的,他就是用这一堆证件来骗女孩子和他玩一夜情。”阿东不相信阿欣的话,还天真地以为秃顶会和自己jiāo往。打电话给秃顶,秃顶不接;在网上给秃顶发信息,秃顶不回。即便他在线,只要阿东和他打招呼,他就立马下线了。一个让阿东狂想了好久的做老公的人选,就这样从她的视线里面消失了。不过,用阿东的一句话说,就算秃顶人间蒸发了,她也没有亏,还骗了人家一顿吃的呢!

第二百零三节(二)

第二百零三节(二)

有一天阿东买了一条红色灯芯绒的超短裙,裙子配着一条灰色的毛绒腰带。阿欣私下对我说:你看阿东,三十岁的女人了,还穿小女孩的裙子。我说:她的这条裙子,顶多值四十块钱吧?阿欣说:你别小瞧了她的这条裙子,还是一个牌子货呢,要一百多块。我们都说,阿东买这一条裙子不值得。可是阿东却把这条红裙子当成了宝贝,似乎穿上了红裙子就能jiāo上好运。我们给她的裙子取了一个名字叫:狐狸皮。那条灰色的腰带,自然是狐狸尾巴了。每当下班以后回到宿舍,看到阿东匆匆忙忙地换上狐狸皮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她又出去约会了,过不了多久,肯定会有一堆好吃的给我们带回来。

不过有一次却很例外,阿东换上狐狸皮以后,我们看见她跑出厂门,上了厂外面的一辆小轿车。本以为她钓到了一个有钱的主儿,准备等会儿她回来的时候祝贺她,谁知出去了不到三分钟,就见她匆匆忙忙地跑回来了。阿欣问她:“死阿东,是不是忘记拿身份证呀户口本呀离婚证呀之类的东西,才像赶死一样赶回来,看你气喘吁吁的,肯定有事情吧?”阿东说:“他走了。”这不见面才两三分钟呢,那个家伙怎么就走了?阿东朝身上披了一件外套,告诉我们,她上了他的车,车子刚驶进太阳城工业区,那家伙的电话就响了,然后他就把阿东送到厂门口,然后两个人就散了。阿欣说:“好不容易捞到一个有车的,这样快就没戏了?”阿东说:“不会的,他就是我对你说过的,和我结拜过的弟弟。”阿欣说:“明明结拜了姐弟,你还想和人家拍拖?”阿东说:“我弟弟说了,如果我真的嫁不出去了,他就将就一下,把我娶回家算了。”后来很长时间,阿东和她的这个弟弟还有联络,不过联络了一段时间以后,似乎就没有下文了。

阿东还是不想放弃。工厂不忙的时候,她几乎八个小时都泡在网上,去的最多的当然是西子湖畔,她只想找一个男人,可以把自己嫁出去。可是,这个人却不知在哪儿。同阿东一起合租房子的,也是我们厂写字楼的一个文员,那个女孩子同阿东一样悲惨,三十岁了还没有男朋友,据说是被一个男生给耽误了,而且她活到三十岁,只喜欢过那个人。错过了以后,她不曾谈恋爱。阿东就和她惺惺相惜。

第二百零四章

第二百零四章

关于我们宿舍闹鬼,以及亚尼厂内有鬼的事情越闹越大,公司从香港调来的财务总监不但没有站出来辟谣,反而和我们一般见识,说工厂里面有鬼,她把我们的故事说得更加具体了,她说她就曾经见过鬼。她还说,其实她有特异功能,比如说我们都看不到的鬼,她就能看到。她看到的工厂与我们看到的不一样,她看到的工厂上空,有一团灰蒙蒙的烟雾弥漫着,而且在工厂的院子里面四处都有野鬼在游走。她还告诉我们,她一点都不害怕它们,因为她从小就看见了,她不伤害它们,它们也不会伤害她。每周从香港过来,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烧纸钱。在工厂的大门口、在后门、在罗马楼门前,纸钱不停地烧,工厂的效益却不见好起来。最后她只好建议老板把工厂搬到另一个院子里面去。

另一个院子离亚尼厂并不远,就在中建电子厂旁边,步行也就十多分钟。我们本来在那儿就有一个仓库。对于那个位置,我们亲切地称它为四区。亚尼本厂呢,生产车间我们亲切地称之为三区,写字楼当然称之为罗马楼了。财务总监说,四区那边干净,这是有证可查的,那个中建电子厂,生意好得很,而且正在如日如天地发展。我们搬到那儿去,过个三五年时间,也就能成为惠州的头字号化妆品公司了。四区是生产肥皂的,各种各样形状各种各样味道的肥皂都有。负责四区的主管叫小明,年纪不大,但是我们却叫他小明叔叔。每次去四区,都是仓库的阿风开着叉车过去,去的时候叉一车生产肥皂的皂料过去,回来的时候再叉一车生产好的肥皂。叉车出去的时候要经过中建电子厂门口。有时候晚上加班的时候,遇见阿风的车去四区,就悄悄地坐上他的叉车,美其名曰去四区看一看生产情况,其实是出去办私事。阿风开叉车特别快,一个女孩子坐在叉车上,行驶在路上特别拉风的。中建电子厂门口